看我阅读

字:
关灯 护眼
看我阅读 > 大秦:最穷宰相,始皇求我贪污 > 第二百四十七章 他若是能咒死我,便算他本事!

第二百四十七章 他若是能咒死我,便算他本事!

第二百四十七章 他若是能咒死我,便算他本事! (第1/2页)

贩卖毒山参的歹人样貌已经画出来,以大秦对民间的深入掌控,只需将画像下发咸阳,以及附近县乡亭里,或许用不了一天时间,便可将歹人揪出来。
  
  老赵嘉身为嫌犯之一,在此期间接受监察,甚么也做不了,绝无可能逃脱责任。
  
  认罪,不过是走投无路……
  
  嘭——
  
  嬴政最恨欺骗,先前已有拔剑手刃他的冲动,此时又怎会有多余同情,抬脚将其踹开,厉喝道:「身为宗室子弟,不顾国家大政,竟还以身试法,押下审问同谋,按律处置!」
  
  「喏。」
  
  役卒齐声应喝,麻利给老赵嘉和他那知情不报的小徒弟戴上枷锁,双双拖出屋外。
  
  夏无且也跟随出去,审问那山参所含是何种毒素。
  
  陈平拿着好不容易画出来,却已无用武的假商贾素描,不禁一阵怅然若失。
  
  不过,他终究是聪明人,怅然片刻之后,便又是压抑不住的兴奋,这等根据证人口述,素描歹人画像的手段,实在是破案缉捕的绝妙法子。
  
  若是运用得当,他这县尉之政绩,那绝对是蹭蹭往上涨,用不了两年便要升官!
  
  「爱卿,你这为嫌犯画像之法,于郡县乡亭之治安有大用,当推广至大秦全境。」
  
  陈平正自想美事之际,嬴政突然又开口说话了,让他那凭借此法得功升官的幻想瞬间破灭。
  
  大家都会的法子,那也就烂大街了,终究还是要靠办事能力说话!
  
  秦墨揖手道:「陛下所言甚是,理应如此。」
  
  嬴政颔首不再多言,扶剑大步向屋外走去:「此间事,爱卿看着处置,朕且回宫处理政事。」
  
  「喏。」
  
  秦墨领命,和陈平紧随其后相送。
  
  院子里,夏无且和役卒们,正在审问那老赵嘉和小徒弟。
  
  嬴政路过时,厌恶看了一眼,边向外走边向身后相送的秦墨道:「巫祝接受医馆培训之事,爱卿也不必转圜了,此等装神弄鬼之辈,若不接受医馆培训,便不得再行医者之事,否则但有百姓告发,皆按谋害人命之罪处置!」
  
  他跟随秦墨和夏无且一同前来此地,目的之一便是想看看诡秘莫测的厌胜之术。
  
  毕竟,他本身是比较崇信此道的。
  
  但可笑的是,所谓有名望的巫祝,所谓很灵验的巫祝,也要靠阴谋算计和毒物去害人性命,所谓厌胜之术不过是个幌子,简直是荒谬至极,让他有种被欺骗的愤怒。
  
  而这也让巫祝在他心中的地位,直接来了个一落千丈,却是不愿惯着彼辈了!
  
  「喏。」
  
  秦墨揖手领命。
  
  嬴政大步到了院门外,翻身上了自己的汗血御马,在赵高和禁卫的拥簇中策马而去。
  
  「恭送陛下~!」
  
  秦墨和陈平揖手目送马队离去,转而又回到院内。
  
  此时审问已经进入尾声,老赵嘉情知必死,也情知无法隐瞒,交代清楚还能落个痛快,若不然受那残酷的五刑,实属跟自己过不去,所以竹筒倒豆子全撂了。
  
  阴谋毒害陶老头的主谋,确实是他无疑,但他并不是唯一的幕后谋犯,杜县但凡有点名望的巫祝,几乎都参与其中了。
  
  他被陶老头训诫,名声全毁气出病之后,杜县有头有脸的巫祝,结伴来探望他,为他感到不平,聊来聊去便敲定了谋算毒害陶老头的计划。
  
  一群巫祝分工合作,摸清陶老头的习性,以及在杜县新结交的友人,算计的极其周密……
  
  若非陈平是个心思缜密的大才,第一时间找到了陶老头吃剩的毒山参,他们甚至今夜便会安排人手,将剩余的毒山参取
  
  回,消灭最后一丝证据,将陶老头中毒之事,彻底坐实为中了厌胜之术,再将事情传扬出去,让所有医馆再不敢搞甚么培训巫祝!
  
  秦墨和夏无且以及陈平,都听得脊背发寒,这帮巫祝的胆子是真特么大啊,或者说无知者无畏。
  
  那学馆损害了不知多少世家大族的利益,可却无一人敢跳出来闹腾,因为世家大族都明白,跳出来闹腾唯有死路一条,嬴政认定的利国利民之政,谁敢坏事那便是自寻死路。
  
  可偏偏,这帮子装神弄鬼的巫祝,却比世家大族头还铁,竟敢对朝廷竭力推行的医馆下手,属实是厕所里打灯笼……找死!
  
  这也就是嬴政已经离开了,若是听到这老赵嘉的招供,说不得大开杀戒之余,还要把全天下的巫祝都给取缔。
  
  以后都别装神弄鬼了,祖宗鬼神谁祭祀不是祭祀!
  
  「交给你处置了,依法即可。」
  
  秦墨向陈平撂下一句话,与夏无且骑马返回临时营地,为陶老头配制对症解药。
  
  陶老头中的毒,也算是秦墨熟悉的老朋友了,钩吻断肠草!
  
  「秦相,医馆培训巫祝之事不好搞啊,若以朝廷之名强迫,恐怕更会适得其反,巫事鬼神深入人心,介时百姓站在那一边还真不好说。」
  
  夏无且一边为陶老头熬制药汤,一边愁眉紧锁的向秦墨道。
  
  秦墨点头,这事确实不好搞,哪怕到了后世,破除迷信几十年,有些人该迷信还是迷信,邪教甚么的还是有市场,更何况这人人崇信巫事的先秦时代。
  
  不过……
  
  「事在人为,做事,便莫要怕艰难阻碍!」
  
  秦墨嘿然道。
  
  ……
  
  次日,一道秦墨草拟的相令,送入宫内中枢值房,着四位辅相参详,若无异议,则用印,而后八百里加急,明发天下。
  
  秦墨难得行使宰相职权,老王绾、冯去疾、蒙恬、李斯四人皆是惊奇,诸位中枢大臣亦是好奇不已,纷纷放下手头事物,围拢上前查看。
  
  「令,礼部太祝令,统计大秦之巫祝,尽数登记在册,发予巫事勘验,不登记在册者,若行鬼神之事,皆按霪祀处置。」
  
  「令,巫祝若行医者之事,皆需接受医馆培训,发予医者认证,不受医馆培训者,若行医者之事,皆按谋害人命之罪处置。」
  
  两条相令简单明了,诸官看罢,有点头者,也有暗暗咧嘴者。
  
  第一条倒还好说,管理天下巫祝,本就是太祝之职责,如今更加规范化,使巫事者有官方的正式认证,乃是好事。
  
  但第二条就很刺激了……巫医不分家,民间巫祝更是靠行医者之事,再辅以一套玄而又玄的祈福,两相结合依为立身之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捡漏 星门:时光之主 清穿之四爷皇妃 大叔,你要宠坏我了苏允诺君少卿 天降横财 都市无敌战神 三寸人间 不死武尊 [综]网红美少年迪达拉 杨小宝苏桂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