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灵异 > 极品女鬼收容所 > 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暴露
    赵大人见大夫人不反对,也没有推开他,胆子就又大了一些,他拿着大夫人的手打向了自己的脸。

    大夫人有些心疼的说:“你这是干什么呀!”

    赵大人说:“我打了你,你也使劲打我几下解解气吧。”

    大夫人有些委屈的掉下了眼泪问:“你说你以后陪着我是不是真的?”

    赵大人虽然不是发自肺腑的,但是这个时候为了安抚大夫人只能说话算话了。

    赵大人说:“是真的,我知道我的错误了,家里有这么好的媳妇,我居然不知足还去外面鬼混,我该打。”

    大夫人靠在赵大人的怀里说:“你说话算话,以后不准你再出去了。”

    秦岩跟李天霸在孟超的府内,突然小白慌慌张张的闯了进来,李天霸问:“慌慌张张的你怎么了?”

    小白说:“不好了,诗诗被刑司府的人抓走了!”

    秦岩问:“什么时候的事情。”

    小白说:“就在刚才,有人拿着诗诗的画像问旅馆的老板,得知诗诗在旅馆后就把她带走了,我装作跟诗诗不认识才跑过来报信的。”

    秦岩现在想不通刑司府的人为什么会抓诗诗,难道是因为抓九窈公主跟周小雨的时候,诗诗跟她们在一起吗?

    孟超说:“看来你们已经暴露了。”

    刑司府如此兴师动众的抓一个小小的民女,肯定是有原因的。

    秦岩现在怎么想都不会想到是他为诗诗赎身的金子,暴露了他。

    李天霸问:“主人,我们要不要去救诗诗?”

    小白抢先回答说:“当人要救人了,她一个女孩子进了那种地方,能不能活着出来还是一回事。”

    李天霸说:“你这么积极,你怎么不赶紧去救人呢?”

    小白说:“我不是没有主人这么大的本事吗?我要是有他一半的本事你看我敢不敢去。”

    小白现在跟普通侍卫打架估计都打不过,谈何救人呢。

    李天霸说:“你还知道你自己的实力呀,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去刑司府是那么容易的吗?九窈公主跟周小雨法力那么高强都能被困住,他们抓了诗诗肯定会布置下陷阱等着我们去跳呢。”

    孟超说:“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咱们的人被抓了咱们还是应该想办法的。”

    李天霸说:“人肯定是要去救的,但是不能像这小子似的太猴急了。”

    小白自己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了,小白说:“我不是着急吗?她一个女孩子,我不是怕她有危险吗?”

    李天霸突然想到了什么对秦岩说:“主人,你再易容成赵大人去府里不就可以了?”

    秦岩说:“你以为易容成赵大人就可以了吗?上次易容成他的样子,他现在肯定有了防范。”

    李天霸有些失望的问:“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

    秦岩笑着说:“府里不是只有赵大人一人。”

    李天霸笑着说:“主人,你见过赵大人的两位夫人,要不你化成赵大人夫人的样子吧,这样子赵大人他们再防范,也不会想到你会化成他的夫人。”

    小白跟孟超尴尬的笑了起来,秦岩说:“我这次打算把你易容成赵大人的夫人,由你去府内查看情况,如果事事都需要我亲自来的话,我把你留在身边做什么?”说完秦岩戏谑的看着李天霸。

    李天霸眼睛瞪的贼老大,他可是堂堂的大将军呀,秦岩居然让他男扮女装去办事情。

    小白赶紧带着讨好的的表情说:“李哥,我觉得这件事情最适合你做了,就算你被发现了,你也好逃跑,况且做大事者不应拘于小节。”

    李天霸无奈的说:“就算我不愿意能怎么样,主人不去我肯定要去了。”

    秦岩说:“你这么说我真感动,没想到你对我这么忠心。”

    诗诗被带到了刑司府的书房,白洪跟赵大人两人一起准备在书房盘问她。

    诗诗见到白洪跟赵大人,一点胆怯的痕迹都没有,白洪心中不禁一惊,普普通通的民女如果见了官员应该是非常害怕才对,可眼前女子的表现跟她的身份一点也不符合。

    诗诗冷冷的盯着白洪跟赵大人问:“你们为什么抓我?”

    白洪问:“帮你赎身的是什么人?”

    诗诗盯着白洪冷冷的问:“我有必要告诉你吗?”

    白洪说:“外来人入侵鱼人世界,我想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不需要跟你解释吧。”

    诗诗看向白洪,原来不止她一人怀疑秦岩等人的身份,原来鼎鼎大名的白司长也怀疑。

    诗诗装作听不明白白洪的话说:“大人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呀,我不懂。”

    白洪说:“你不要再装了,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诗诗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下说:“我就是普通的一小民女呀?大人抓我来难道不知道我的身份吗?”

    赵大人眼见诗诗满嘴谎话一句实话都没有,没有耐心了:“我们把你叫到这里问话,足见我们对你的尊重,只要你把你知道的告诉我们,我们一定能保证你的安全。”

    诗诗说:“大人,你们问我的问题我都不懂,我怎么回答你们?”

    赵大人说:“你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你根本就不是普通民女,我劝你老实招供以免受皮肉之苦。”说完赵大人一直盯着诗诗。

    诗诗说:“你们敢滥用私刑,难道就不怕我告诉世人你们的丑闻吗?”

    赵大人笑着说:“你可是外来入侵鱼人世界人的朋友,你这样的人要是老百姓知道了,你觉的他们还会信任你吗?”

    诗诗说:“我劝你们放了我,不然你们绝对后悔。”

    白洪哈哈大笑说:“你以为我们是三位小孩子吗?我是被吓大的。”

    白洪见赵大人问不出什么对赵大人说:“赵大人,我来问吧。”

    白洪拿出一锭金子给诗诗看:“这就是为你赎身的人给的金子,这锭金子根本不是鱼人世界产的,还有在大街上跟你一起的两位女子,本是我们抓回来的犯人,两位女子跟为你赎身的人应该是一起的吧。”

    诗诗笑着说:“白司长真是会联想呀,为我赎身的人把我从醉花楼红姨手里赎出来以后,给了我一些钱就走了,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两位姑娘只是我在街道上遇见的恩人而已,她们见我哥哥要抓我回家继续卖掉,帮我教训一下我哥哥而已,这么好的人却被你们说成是清风营的人。”诗诗严词说道。

    白洪对着诗诗一边拍手一边说:“姑娘真是好口才呀,居然让我跟赵大人无言以对,我们有没有冤枉你,这两天就会见分晓。”

    白洪对着门口喊:“来人,把这位姑娘压进天牢。”

    诗诗说:“你凭什么把我关进天牢?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犯罪了?”

    白洪说:“我有没有冤枉你,我说过这两天就会有答案了。”

    说完白洪对侍卫说:“把她押下去吧。”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