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就凭此剑斩断一切吧 > 第十五章 惊扰殷红色的梦
    王亦蓁刚睡着没多久,就被急促的叩门声吵醒。还未等及下床,门就被人一脚踹开,几个凶神恶煞的官兵站在门口。

    “喂!你们作甚…”王亦蓁未能来得及争辩,便被绑住双手,押到了楼下。

    在招福客栈楼下,王亦蓁看见了唐咲和林颛,同他一样被官兵压着。唐咲的脸上堆满疑问,林颛嘛…倒是没什么反应。

    “老弟。”唐咲小声问。

    “这什么情况?”

    王亦蓁闭眼沉思,一卷书在他的脑海中徐徐翻动,某页上,他看见郭弋提着弓走出纳财阁后堂,双手、弓、脸上沾满了血迹。

    王亦蓁叹了口气。

    “看来我走了之后,郭弋惹了不小麻烦啊。”

    他又回过头,看着唐咲。用眼神示意一旁的林颛。

    “放心,有他在,官府的人不敢拿咱们怎么样。”

    想要打破黑夜,不得不置身黑暗之中。

    琉韵擦去嘴角的血迹,强撑着从地上爬起。她现在具备和楣相等,甚至超越楣的力量,但未曾想,自己别说正面对抗魏苏生了,甚至连他的一根寒毛也碰不到。魏苏生携剑突刺而来,琉韵来不及格挡,寒光闪过,琉韵的右臂被整个砍断,鲜血如泉般喷涌而出。

    琉韵强忍着疼痛,跪挡在魏苏生面前。

    “我记得,你有愈合伤口的能力吧,是不忍心消耗魄璃中属于楣的东西吗?”

    “我对楣的爱...你根本不会懂...”琉韵提起魄璃掷向魏苏生,魏苏生只微微侧身,魄璃便没入魏苏生身后的殷红之中。

    “喂喂喂,荆轲刺秦王可是个失败的案例。”魏苏生转转脖子。“别太小看我了嘛。”

    魏苏生挥剑刹那,琉韵的瞳孔绽出耀眼的金色,四周的殷红中闪烁着无数光斑,成千上万把魄璃于阴影中显现,剑刃直指魏苏生的咽喉。

    “这里可是我的地盘,不会允许无礼的人在此撒野。”琉韵张开双手,向中间挥动。魄璃如雨点般袭来。

    “那你还真是,不懂得,待客之道!”魏苏生从容不迫地将长剑横于面前,露出优雅的微笑。

    “不能败坏谒州第一剑道世家的名声呀!”

    长剑如银蛇般在空中上下飞舞,精准地拦截了每一把魄璃。

    怎么会...琉韵惊恐地看着魏苏生,每一把魄璃的速度是百步穿杨箭矢的三倍之多,且魄璃可以斩断任何物体...魏苏生拿着的…只是把普通的长剑吧...

    忽然,琉韵发现,魏苏生并没有击碎或者格挡任何一把魄璃,而是在触碰的瞬间顺魄璃袭来的方向拨动剑柄,相当于在瞬间精准地完成“接化发”的动作...

    任何一个常人都无法企及的水准...他死之前,不也仅仅是一个二十出头的懵懂少年吗?

    不过...琉韵缓缓站起身,傲慢地看着魏苏生,瞳孔变成鲜艳的红色。

    “就为这里的第一位客人献上丰美的盛宴吧。”

    鲜血包裹住琉韵的躯体,飞流的魄璃被全部吸纳入血潮之中。

    魏苏生摘下头冠,解开束发的发带,双手持剑,直面着汹涌的血潮。

    琉韵的意念驱使血液涌动的人影状,张开“真”血盆大口吞下了魏苏生。

    琉韵血影中鲜红的眼眸慢慢变成绛紫色,深邃的瞳孔望穿交错的时间轴,聚焦在魏苏生身上。

    “不知被吞没在绝望的深渊之中,是否符合客人的口味呀。”

    被困在琉韵体内,魏苏生勉强的站起身,琉韵体内散发着黯淡的红光,借着这份微光他看见翻腾的血液上,布满了无数张扭曲的面孔。

    嘶哑、哀嚎、乞求、咒骂。沸反盈天的喧嚣在狭小的空间回响。

    “救救我...我不想死...我的钱….”

    “我还没享受天伦...”

    “放我出去...我一定要杀了...”

    “我到底造了什么孽...”

    这是亡魂的残念,他们腐朽的灵魂被剥离在轮回之外,永远困囚在魄璃之中。

    “可怜。”魏苏生长嗟一声,试着用剑破开血液的包围,却总在破开一些后,又被一张张扭曲的面孔包围。

    “你也...留下来...”亡魂们不住地嘶吼。

    “我?”魏苏生笑了笑,“我魏苏生一生不曾害人,为何要与你们同伍,遭这等罪。”

    “你...无知...不懂...”亡魂们的声音深邃而空洞。

    “是,我不懂,我作为一个局外人根本不了解你们真的有罪,还是死有余辜。”魏苏生伸手触碰扭曲的面孔,成团的血液也顺着魏苏生的手蔓延到魏苏生身上。亡魂们拼命地想凑到魏苏生身边,却没有吮吸到生灵的气息。

    “所以,可以给我一些时间了解一下吗?在这里挣扎了这么久,我想,你们很需要有人倾诉吧。”魏苏生将三尺青锋收回剑鞘,展开双臂跃入血潮之中。

    楣似乎听见了渺远的鸡鸣,却始终收不到琉韵的回应,她隐约觉得来自魄璃的连接感变小了,身上的伤口也开始疼痛。

    察觉到楣神色的变化,老文轻轻咳嗽了一声。向前欠欠身子。

    “楣姑娘,倘若真如古籍上所记载,魄璃会带来诅咒,那诅咒的形式又会是什么样的呢?”

    “诅咒的...形式...”楣摇摇头,不自觉地看向老文。

    “据老夫所知,魄璃会赋予持有者一些超越常人的能力,同样的,也会从持有者身上掠取某些东西...比如,楣姑娘对儿时的记忆还残存多少。

    “为什么你笃定魄璃会做出这样的交换?”

    “因为老夫认识的某个人,正因为魄璃得到了本不属于他的东西。”

    琉韵不是说,除了我以外,没有人持有过她吗?

    “那个人,现在在哪里?”

    “如果姑娘信得过我,就请把魄璃借老夫一用。”

    眼前不过是个风烛残年的老人罢了,即使自己负伤也无需顾虑,况且琉韵一而再再而三的消失也让楣的信念有些动摇。琉韵的话,完完全全是真的吗?

    楣将信将疑地将魄璃递给了老文,老文把魄璃搁在地上,以它为中心,用滑石画了五角星的图案,在五角分别放上紫苏子、:延胡索、冰片、茯苓、陈皮五味药。

    又对应着放上新鲜的牲畜肝、肾、心、肺、脾。盖上一层宣纸后,用银针扎破自己的手指,在正中央滴一滴自己的血。透明的剑刃沾染了血色,宣纸上渐渐浮现出清晰的图像。

    “他就在,这里。”老文淡淡地说。

    “在魄璃内部的世界。”

    楣吃惊地盯着,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一片殷红的背景下,庞大血影的背后忽然被划开一道口子,魏苏生伴着倾泻的血液稳稳地落到地面。

    “怎么可能,那些只顾自私自利的贪婪亡魂,怎么会放你出去,为什么,你没有受到亡魂的侵蚀。”

    “一次性问两个问题真的很为难人。”魏苏生耸耸肩。

    “看来你还是不太了解我,我能读出他们内心的想法,并且潜入他们的内心世界,我也没做什么,听他们说了几句话,解开了大部分亡魂的心结,他们不再怨恨我,就自然而然放我出来了。”

    成百上千的亡魂,仅凭他一个人吗?

    “能统一这么多亡魂,你果然有些能耐。”

    “过奖了,我只是多陪了他们一会儿。”魏苏生提起剑,一跃而起,从头顶将血影劈成两半。

    “只是多陪了十五年罢了!”

    琉韵又想将血液汇聚成血影,却被魏苏生一次次斩断。几番尝试后,琉韵的能量几乎消耗殆尽,她重新化为人形,伏倒在地。

    “你已经站不起来了么?”魏苏生走到琉韵身旁,提剑指着琉韵的后脑。

    “怎么?要杀掉我吗?”琉韵不屑地看着魏苏生,绛紫色的瞳孔不停转动,琉韵看到了,一刻钟后,魏苏生惨死的结局。

    不论过程如何,结局已经定了。

    短暂的延迟后,琉韵突然有一种被穿透的感觉,但身上被没有多余的创伤,魏苏生并没有下手,他皱了皱眉,望向那个彩色的池塘。跨过琉韵的身子,缓缓走了过去。

    “不!你不要碰...那是属于我的...我的...楣...”琉韵忽然意识到大事不妙,歇斯里地的喊着。

    “你的楣?”魏苏生冷笑一声。

    “我说过,我有读心的能力,可令我没想到的是,这个能力也能对你发动,很奇怪吧,明明你只是一把剑而已,为什么会有心?这心,属于你吗??”

    “当...当然...楣,是属于我的!”琉韵绝望的呐喊,瞳孔变得鲜红,无数魄璃向魏苏生袭来。

    “答案就在这潭池水中,这些彩色的波澜,本应是属于小楣的吧。”

    琉韵浑身颤抖,难以置信的神色溢于言表。他不是已经死了五十年了吗?为什么会这么了解我的…楣…

    这一次,魏苏生连手都不曾抬起,任凭魄璃在他的身体中穿梭,他却毫发无损。

    “就算能收回郭弋预知未来的能力,也会感到惊讶吗?魏苏生看向倒地不起的琉韵。

    “被你亲手掠夺肉体的我,虽然重新获得了生命,却自此变成无处安身的幽灵,又怎会被你的未来确定。”

    我虽为亦为亡魂,却不惧岁月蹉跎,倘无过多留恋,凭三尺青锋一心赴死,亦能使百鬼让路。

    魏苏生提剑朝着池水顺劈下去。池中斑斓的水剧烈翻涌。

    “不!!!!”琉韵呐喊着。

    “不...不要...”

    忽然,琉韵绝望的神色冒出一丝诡笑。

    “不要这么早就露出马脚嘛。”

    楣正一头雾水地看着宣纸上发生的事,忽然感觉头一阵剧烈的痛,不知从何处冒出海量的记忆涌入楣的脑内。包括琉韵那一抹诡笑。

    琉韵的声音忽然在楣耳边响起。

    “楣,你爱我吗?”

    “琉韵!是你!”楣焦急的问。

    “你去哪里了,为什么不回应我,老文说的传闻是真的吗?魄璃的诅咒是什么?刚才为什么要和那个人打斗...“

    “先别问这么多,告诉我,你爱我吗?你愿意相信我吗?”琉韵仿佛覆盖在楣每一寸肌肤上,说话时吐出的热息震颤着楣灵魂深处的脆弱。

    “如果...和以前一样的话,我肯定是相信...想相信你的...我也是...爱...爱你的。但是…”

    “那就好。”琉韵未等楣回复,便跃入池塘中,举起手中的魄璃,霎时如泉涌般的血液注入池塘。”

    “可恶!魏苏生在池岸旁恶狠狠地盯着琉韵。

    “这样对待她,算哪门子爱。你只是把她当作棋子罢了……真正贪婪的灵魂,是你吧!”

    “是又如何?”琉韵沉溺在池水中,十指交叉着抵在下巴下面,慢慢地向下沉。

    “虽然我碰不到你,但可以把她对你的印象小小改变一下吧。”

    不行,要赶紧从这里出去,把事实告诉楣。魏苏生的身体逐渐透明,隐出了魄璃的世界。

    “苏生兄,你…你终于回来了。”老文看见魏苏生站在身侧,悬着的心稍微放下了些。此时,楣已昏倒在床侧,魏苏生将楣抱到床上。他闭上眼,潜入楣的内心世界。

    睁开双眼,四周漆黑一片,无法触及任何东西。

    “怎么样了?”老文问。

    魏苏生叹了口气。

    “空空如也。”

    “所以说,是魄璃里面的…”

    “对,如你所见,琉韵就是背后的元凶,她现在虽然没有实体,但仍能干扰楣的思想,能不能找到对的路,只能看她自己了。魏苏生停顿片刻,语气变得沉重。

    “我本以为,小楣只是单单持有魄璃,被琉韵勾起复仇烟火而已,没想到她被琉韵夺走了心上的珍重,所以现在琉韵和小楣关联在一起,我若想解脱…”

    “要连楣一同…?”老文颤颤地问。

    “或许吧…”

    楣的脑内一片混乱,她的视线变得模糊,恍惚间,她感觉自己站在徐府的后院,有人推着手推车向她家运着什么,楣揉了揉眼,定睛一看,那人身着蓝色长袍,正是和琉韵打斗的人,而手推车中装满的,是成堆的铁铸的兵器。

    原来是他吗?是他诬陷了父亲,是他导致了父亲的死,是他致使自己走上了这条道路,这个男人,就是一切一切的万恶之源...

    楣睁开眼,发觉那个男人就站在老文身旁。

    “杀了他,才算为父母报仇了吧。”

    楣拾起魄璃,对准了魏苏生。魏苏生察觉到楣神情的古怪,想必是琉韵在作祟。

    “楣,不要相信琉韵的话,她是在蛊惑...”

    话音未落,剑刃已抵达魏苏生眼前,不过他并不想还手,因为无论如何楣都无法触碰到他,只要等楣冷静下来好好谈谈,就一定可以...“啊...”不知为何,老文挡在了魏苏生身前,被楣从后心扎穿,鲜血从老文的嘴角滴出...

    “文微!文微你在做什么!!”魏苏生一把搀住老文。

    “你不是...一直想...离开吗?只有杀死魄璃的...持有者...或是...让你...复活的人...你才会解脱...吧。”老文抬手抚摸魏苏生的面庞。浑浊的泪从眼角滑落。

    “可是...可是你也没必要为此...”

    “换做是你,你愿意杀死小楣吗?还不如...让我这个负罪的人...偿还...”还未说完,老文的手便缓缓垂了下来。

    楣松开握着剑柄的手,怔怔地站在原地,因为刚才脑海中浮现的记忆里,有老文,也有这个穿蓝色长袍的男人,他们认识父亲,与父亲私交甚好,平日里对她也是关照有佳...刚才的记忆...明显是被篡改了...”

    “但是那种情况下,我除了琉韵,又能相信谁呢?”

    老文停止呼吸的瞬间,魏苏生的身上升起蓝色的光芒,一丝一缕化作细微的尘埃散逸在空中,他抬起头,忽然露出了笑容。他的容貌极速衰老,转眼,已是白发尽染,若耄耋之年。

    “终于不再是,无处安放的孤魂野鬼了,老家伙,倘有来生,我定会报答,这五十年的恩情,”

    他又望向楣,轻轻地说。

    “如果忘了的话请你记住,我叫,魏苏生,只是大千世界微渺一角,不经意苏醒的生命罢了。”

    魏苏生化作湛蓝的尘埃,只剩点点微光。楣抬首往窗外,雨不知何时停了,天色也渐渐明亮。

    至于未完成的事,就交给你吧。麻烦了,撰录人。

    招福客栈楼下,领头的官兵不住的点头哈腰,向林颛道歉。

    “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只是例行公事,没想到冒犯了林大人,林大人若有什么吩咐……”

    “免了。”林颛摆摆手。“我还有客人,没空陪你们玩闹。”

    “诶…是…”官兵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

    “看到了吗?”王亦蓁露出无奈又戏谑的神色。忽然,他感觉脑海中的那本书有几页脱落了,坠入无底的深渊,消匿不见。忽然明白了什么。

    “将迷途者指引知反后,还是不辞而别了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