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就凭此剑斩断一切吧 > 第五章 死不瞑目的意志
    楣掸掸衣襟,缓缓转过身。

    “客官说笑了,小女子不胜酒力。只是出来走走散心,刚才在席上的举止有些失礼了,还请客官多包涵。至于您所说的偷窃之事,小女子确乎无此打算,况且身为佘家长女,为了父亲的尊名和颜面,小女子怎敢胡作非为?只是碰巧罢了。”

    楣每说一个字,孟当脸上地肌肉便抽搐一下,等听她说完这番话,孟当已是怒目圆瞪、咬牙切齿。

    “呵,既是佘家千金,肯定对佘家事务有所了解,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佘三在苍蓝城的地下黑市是什么地位的人,他那些建造纳财阁,池塘园林的钱,恐怕没几分是干净的吧,嗯?将活生生的人明码标价,还配谈什么尊名颜面?我呸!”

    “看来,你知道的太多了。”楣知道自己的身份藏不住了,尽管找不出可能藏身的其他同伙,但已经没时间去想了。楣攥住手中的剑,一个箭步跃到大汉的身后,只有粗布衣物覆盖的脖颈暴露在剑刃之下。

    楣奋力挥剑,却在触及的瞬间听到了“叮”的一声,同时孟当转过身,一把扼住楣的脖子,楣来不及躲闪,被孟当提到半空中。被剑刃割裂的粗布下,露出金属项圈。

    “妄想用同样的招式杀死我吗?”孟当的眼神充斥着轻蔑。

    “太天真了。”

    孟当抬拳挥向楣,他力气极大,楣一时难以挣脱,挥动的拳头直面而来,楣无法避开。

    “别这么贪婪地想一蹴而就嘛。”楣急速翻转手腕,将剑刃迎着孟当的拳头刺去,在快要接触的时候又瞬间侧过剑柄,横着砍向孟当的手腕,再微微侧脸,极锋利的刃割断手腕,孟当的手便如飞矢般擦过楣的脸,落在几步外的地上。

    出乎楣意料,楣仍然挨了结结实实一拳,严格来说是一臂,这一下力道相当大,楣被砸到青石墙上,脑袋嗡嗡作响,脸上火辣辣的疼。

    紧接着,孟当又跨开步子,全力冲向楣,楣灵巧的向侧躲闪,“轰隆”的猛烈撞击声后,青石砖砌的墙竟然撞出一个大窟窿。

    如果刚刚自己被撞到,肯定活不下来,楣看到孟当残缺的胳膊鲜血直流,却仍面不改色地向她走来。摸摸脸上,还有残存的冰冷的血肉组织和骨头渣。

    “你是...什么怪物...感觉不到疼痛吗?”

    “怪物?”孟当又挥拳上前,被楣用剑挡住,剑刃抵住的地方,又留下半寸的血痕。

    “你这种杀人不眨眼的人才是怪物吧!”孟当的手顶着楣的剑,一使劲,将楣压倒在地,此时剑刃已完全陷入孟当手中。顺着剑柄流下的鲜血滴在楣脸上

    楣死死顶着,孟当的力气太大,单论力量她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剑卡在指关节一块相当硬的骨头上,动弹不得。

    “你只是...他们的仆人...罢了...为什么...这么拼命。”

    “少废话,你知道什么?你知道你和那个混账佘三毁了多少个家吗?让整个谒州地界百姓惶惶不安,若你不死,又会有多少无辜的人死去!现在,你无路可逃了。”孟当抬起了残缺的手臂,想给楣致命一击。

    楣轻撇嘴角,抬腿踢在孟当右腿膝盖后侧,加之孟当抬手向左发力,一下子失了重心,楣趁机向后蹬地,剑也顺着劲从骨缝中拔了出来,孟当向后踉跄,楣又一个箭步上前,提起了剑。

    “和金钱永别吧。”

    剑精准地贯穿了孟当的心脏,楣听见动脉破裂时的喷涌声透明的剑刃慢慢变成鲜红色。

    “你又知道什么?可怜的家伙,你又知道多少那些你为之付出生命的人的底细。只知小利却不懂大义,像你一样的黎民百姓至死不辨是非善恶,真乃国之哀。”

    楣打算趁早“收工”,刚要离开,却感觉左脚动弹不得,低头看,孟当竟然还能行动,用手死死扼住楣的脚踝。

    “怎么...可能。”

    “善恶也好...是非也罢...为什么要分的那么清...我...一介农民...又怎会看得清...像我一样千千万万的老百姓是一无所知,可像你一样的人又...做了什么?口口声声为了什么大义。”

    孟当抓住楣的脚腕将她摔倒在地,一拳砸在楣的腹部。

    胃里顿时翻江倒海。剑仍插在孟当的胸口,现在的她手无寸铁,难以招架。

    “既然为了大义,为何要滥杀无辜,你说啊!”

    “荒唐...我只杀有罪之人。”

    “难道我十二岁的女儿也有罪吗!!!”又是结结实实的一拳。

    “十二岁...女儿...我不可能...”楣坚定地说

    “我怎么会对那么小的孩子...”

    “可我的女儿就消失在你手中这把魄璃之下!”孟当将楣从地上拎起,低头瞪着她。

    “为此我要你,血债血偿!”

    “琉韵...琉韵,你在哪里...快来...救救我。”

    没有面部的被击打感,只听见了箭矢穿透皮肉的声音,楣抬起头,却发现一支箭从孟当的后脑勺穿入,从口中刺出,箭头扎穿舌头,从孟当口中顶出一块绿莹莹的玉珠,

    琉韵并未出现,却有人杀了孟当,是谁...是在帮她吗?难道是佘三的手下。楣环视四周,却没有其他人的踪迹。她缓缓拔出剑,习惯性地舔舐血迹,却是冰冷的。

    楣察觉到了诡异之处,她仔细端详孟当,才发现孟当的皮肤呈现灰白颜色,瞳孔早已放大,全身散发的阴冷的气息...无不透露着眼前的人似乎早已死去...

    楣拾起那块玉,并无什么特别之处,但也许,这是孟当能活动的关键,保险起见,还是收起来为好。

    楣掀起衣服,下腹部没有流血却一片殷红,可能是内脏出了点问题吧,楣尝试着迈开步子,却没有等来腹部剧烈的撕裂感。楣的身躯被一层薄薄的红光包围,耳畔传来琉韵亲昵的耳语。

    “抱歉...楣,我没有及时帮到你,我...我马上给你治疗,不会有事的。”

    之所以楣敢一次次进行暗杀行动,除了魄璃带来的拔群的力量,还有琉韵的帮助,琉韵可以短时间内快速愈合楣的伤口(当然,三年以来232次行动中楣只受伤过两次),但这种治疗对琉韵的消耗很大,没一会儿,琉韵的脸色就变得苍白,喘气也逐渐急促。

    “好了...好了琉韵!”楣一把抱住琉韵,打断了她的治疗。

    “我已经好多了,不要再为了我牺牲你自己了。”楣的眼中已噙满泪水。

    琉韵双手下垂,无力地倚在楣的肩上。

    “没事的,楣,为了你,我做什么都行。”琉韵的声音越来越小,化作黑影沉入了魄璃中。

    纳财阁还有六个人守着,楣以她现在的状态,恐怕...还是先回自己家吧,楣跃上房檐,几步便匿入月色中。

    残垣断壁间尘埃渐定,孟当僵硬的尸骸横置在“战场”当中,忽而墙头上跃下一个黑影,一只黑猫慢慢靠近孟当的尸体。

    它绕着孟当的尸体转了几周,叼住他的袖子拖拽,似乎没有预期的回应。

    “喵...”

    黑猫又向前爬了两步,攀到孟当微张的口边,伸入小爪摸索。

    黑猫琥珀色的瞳眸转了转,缓缓缩回了爪子,轻推孟当的下巴,合上他的嘴,又不知从哪叼了一块破席,盖在孟当的身上。

    “喵~呜!”

    片刻间消匿于夜色中。

    “无愧于谒州第一神射手,真是百步穿杨啊。”林颛看见郭弋精准一箭后,情不自禁地鼓掌。

    “过奖过奖,倒是您,这样浪费自己的奴仆值得吗?”

    “太轻率鲁莽,是他自找的。”林颛惬意地喝了口酒。

    “也有你指使的成分吧,”魏苏生擦拭着被酒沾湿的蓝色长袍,不经意地说。

    “要这么说,唐咲也有责任,没准是他。”林颛不怀好意地看着唐咲。

    “看我干嘛...”唐咲随和地笑了笑“你可别想像加害孟当一样陷害我。”

    “那就说不准咯!”

    “哈哈哈~喝!”

    “时候不早了,我还有些私事,倘无他事,小生就先退了”王亦蓁朝众人作揖。

    “亦蓁兄如此着急,怕不是想抢占先机吃独食?”郭弋不怀好意的看着王亦蓁。

    “不敢不敢。”王亦蓁摆摆手。

    “是有位医生儿时帮我医过病,恰巧他老人家在苍蓝城有间医馆,趁时候不算太晚,打算先去拜访拜访。”

    王亦蓁环视众人,郭弋似乎是听进了他的话,晃着头走入了纳财阁后堂。

    不经意间,王亦蓁瞥见魏苏生,倚着栏杆,笑而不语。

    忽然打了一道闪,紧接着是轰隆的雷声。

    “今天,会不会有个安逸的夜晚呢。”林颛说着,将杯中的余量一饮而尽。

    天似乎有些阴沉,佘三拿绢帕擦着手上的血迹,环顾后堂的一片狼藉,油灯被打翻在地,地上横七竖八地倒着几具尸骸,准确的说,他已不是佘三了。相貌更加年轻,面容也多了几分俊俏。

    他提起半盏残破的油灯,踱到一具肥胖靠墙的尸体旁,微光下,尸体脖子上仍有一道浅浅的伤痕,他小心翼翼地拾起香囊将几只揣入怀中,只留下紫色的那只,他拽开系住香囊的绳子,一团浅蓝的微光升到半空,他用手心轻轻捧住光团,血迹斑驳的墙上映出光团中少女的轮廓,那少女似乎在沉睡。

    “那毛头小子下手真狠啊。”他冲着光团絮语。

    “我本以为他只是装装样子,没想到嘛,三下五除二打翻了那些仆从,当然也包括我。不过,要是让知道我还活着,他一定会很失望吧,明明对你怀揣那么炽热的心,却没有达成目的。”

    “你叫...杨...杨...算了,叫什么无所谓了,”他挠挠头。

    “我可以说是很仁慈的了,不仅告诉他如何让你回来的捷径,还赋予了他超出常人的能力,对吧?”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

    “只需要杀死徐楣,夺得魄璃而已,仅此而已。不过...”

    他将手指伸入光团中,轻轻勾住少女的下巴。

    “你相信你的郭弋能把握住未来吗?把握住属于你们的未来。”

    他抽出手,甩掉指尖的温热,收起香囊,背着手走出了后堂。

    “我本不想加害于你们的世界,奈何你们无端破坏世界的均衡,无知者,亦有罪。”

    “当然,也包括你,佘三,虽然很抱歉没有保管好你的身体,不过,这也算是对你构陷杀害五无辜黎民百姓的赎罪吧。”

    躺在床上,楣想起孟当“临死”前的话,辗转反侧。

    “无辜的人...”

    “楣。”

    “杀人不眨眼...”

    “楣。”

    “真正的大义...”

    “楣!”

    “哎,哎...咋了...”

    “什么咋了?”琉韵气鼓鼓地说,“叫了你那么多遍都不搭理我,老实交代,你心里是不是有别人了。”

    “啊...啊不是,怎么可能,琉韵,话说你身子恢复些了?”

    “嗯呢。”

    琉韵眯起眼,仔细端详着。

    “楣,你怎么心不在焉的,是不是又胡思乱想了?”

    “没...没有。”

    “骗人!撒谎!”

    “好...好吧。”楣挠挠头。

    “琉韵,你说我真的错了么?”

    “错什么?”

    “杀了无辜的人。”

    “你有印象吗?”

    “emm...没有”

    “那不得了,没有就是没发生过。”

    “可那个人口口声声...”

    “口口声声说得跟真的一样嘛?”琉韵把楣搂入怀中。

    “嗯...”

    “楣,你要知道,有些人为了自己的贪欲已经无可救药了,那个人早就神志不清了,不怪你。”

    “哦...对了,琉韵,在我之前,有别人拥有过你吗?”

    “没有哦~”琉韵把食指放在楣的嘴唇上。

    “嘘~在你之前我一直在等待,等待你的出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