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就凭此剑斩断一切吧 > 第二章 尘封的记忆
    秋雨沾湿罗裙的摆,遁入泥土,只留下淡淡的痕,一行人无言地伫在乱坟前,苍老的仆人弯下腰,努力辨认了许久。

    “大概是在这里了“他指了指一座略显斑驳的坟碑旁侧的空地。

    另外两三个仆人用铲子在一旁挖出五尺见方的坑,把肩上的薄棺缓缓放入。十五岁的楣,仅仅是低着头,任凭裙摆被泥水染脏,即使,那是姐姐亲手为她做的裙,她也不在乎了。

    土地被重新填平后,仆人们站成一排,许久,苍老的仆人俯在楣身侧,小心翼翼地说。

    “大小姐,可以了,咱们回去吧...”

    楣咬着唇“大...大小姐?呵。连母亲去世下葬都要这么...狼狈,我现在也配得上这样的称呼吗?

    “您别这么想,您怎么说也是谒州州丞徐秉的嫡女...”老仆诺诺。

    “州丞?用来弃市的名头吗?”楣用力捏着衣袂,拼命压抑着那份即将倾泻的情感。

    “大..大小姐不必说这种丧气话,即使徐大人被误...被...额...无论怎样,您的叔父还在,徐家再现往昔辉煌不是不可能...”另一位头上裹着白巾的仆人小声劝告。

    “这种话...你们怎么说的出口!”楣转过身,怒视着这排仆人,她本想破口大骂,却睹见这几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面孔后,渐渐收敛了情绪。

    告发、入狱、处刑,突如其来的变革,只剩下这几个身影仍忠心耿耿地跟在她这个将将豆蔻的嫡女身旁,无尽的苍凉感涌上心头。

    “你们根本不懂父亲的所作所为,那些腰缠万贯的日子有什么用?往昔辉煌有什么用?他用尽一生心血去拯救苍生,就换来这种结果吗?”

    楣噙着眼泪,压抑着喉中的哽咽感。“那个徐厚淳,他又在干什么,身为父亲的兄弟,未曾伸出一次援手,眼睁睁的看着父亲死去不是吗?他这种贪生怕死的东西,凭什么接替父亲的事业,凭什么?”

    仆人们面面相觑,良久,老仆才敢开口:“大小姐...无论如何,这么称呼您的长辈...不大好吧...”

    “不大好...?”楣抬头仰视阴郁的天空,“只在意功名利禄的人,怎么会在意这些?”

    仆人们还想劝些什么,楣却突然笑了,从轻轻地哂笑,到放声大笑,笑声在滂沱的雨幕中回荡。

    “大...大小姐...您怎么了...没事吧...”仆人们慌张地问。

    “没事,”楣转过头,无神地看着他们。“走吧,趁滂沱大雨还没淹死可怜的虫豸。”

    楣换了一身干净衣服在窗边坐着,听着雨声,拨动那把沉重的弓的弓弦,不间歇的雨和着低闷的弦音勾勒着回忆,她想起了比赛的约定,私贩武器的罪名,惆怅而死的母亲,以及,父亲未完成的事业。

    想到这些,楣的心中生出一股莫名的火,她将那把沉重的弓奋力向墙边甩去,弓身重击在墙壁上,震得房梁也有些颤抖,一个精致的匣子从上坠落在地。

    为什么匣子会被藏在房梁上...楣颇不耐烦地打开匣子,却露出惊讶的神情。

    一把约摸半尺长的剑横置于淡黄绢丝中,令楣惊讶的是,整个剑是透明,她小心翼翼地握住剑柄,染指之处立刻变为黑色。

    她好奇地用食指触碰剑刃,瞬间被划破,流出的血滴竟被吸入剑身,慢慢扩散,剑也变得微微泛红。

    楣不顾指尖的疼痛,她更在意这剑的来头。

    “诶...绢帛下面还有信纸吗?”楣正想掀起绢帛,却听到了一串脚步声。是徐厚淳的脚步声。

    “万一是徐厚淳的东西,可就糟了!”楣慌乱中把匣子踢到床下,剑没来得及收,只得握在手中,藏在衣襟下。

    徐厚淳踱入了屋。并未察觉到楣脸上异样的神情。

    “楣儿。”

    “你没资格这么叫我。”楣头也不抬地说。

    徐厚淳悻悻地坐到屋子另一端的椅上,向前欠出身体。

    “叔父也理解你失去亲人的痛楚,但...现在这样的处境,你也很了解,我也是迫不得已,你父亲把你托付给我,也是为了保全你性命为先。”

    “那难道我们要躲一辈子吗?”楣愤然站起,把弓摔到地上,“难道对诬陷和官场的黑暗,我们只能忍气吞声,抱头鼠窜吗?难道父亲一辈子的心血全都白费了吗?”

    “不...不,楣,你还小,你不懂,官场险恶,这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难免,俗话说大丈夫能屈能亻...”

    “扯什么大道理,我已经十五岁了,不要再把我当成小孩子哄骗了”楣走到徐厚淳面前。

    “我可是听见你和来客提到父亲的事,已经...已经昭雪了吧,你却装作不知情的样子!”楣厉声质问。

    “小楣啊...”徐厚淳叹了口气“这...昭雪只是表面的,那些诬告你的人,势力...大得很,怎么形容...权倾朝野,对,权倾朝野,咱们一露头,肯定是要遭罪的...所以说...现在...”

    楣沉默了,也许他说的是无法撼动的事实,但是...但是...她那天在姐姐怀里的承诺都是...泡影了吗...楣感觉全身心在强烈抵触着,抗拒着徐厚淳的话...对...对...这一切的逃避,一切的原罪,都是这个胆小如鼠的徐厚淳造成的。

    都怪他,都怪他呀,她才会落到这样窘迫的境地,父亲的事业才成了泡影,对,都是他的错,他不是什么亲戚,他是罪人,是徐家,是她徐楣的罪人,如果他消失不见,一切就会改变吧。

    楣想起那把透明的剑,现在就在衣襟之下。

    “叔父...”楣向前挪了挪身子,“我理解你的不容易了,对不起,是我太鲁莽...年少不经事。”

    徐厚淳放下悬着的心,长抒一口气,“你能理解叔父,叔父已经很欣慰了,都是自家人,用不着这么客气。”

    “对了,叔父。”楣顿了顿,“其实父亲还有一个嘱托。”

    “哦?”徐厚淳眼前一亮,按奈不住地向前侧过身子听。

    楣把手伸到衣襟内,轻轻地说。

    “父亲说,他最讨厌那种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人了,尤其是身为亲如手足的兄弟却勾结别的官吏诬告他的人。”

    徐厚淳还未反应过来,他的颈窝便被锋利的剑刃刺穿了,原本透明的刃沾染了血迹,渐渐变成红褐色。

    我...杀了人...杀了...自己的叔父?

    楣缓过神,才发现徐厚淳已经倒在血泊之中,的确,她很恨叔父,但是...一时冲动...并没想做这么绝的事啊...楣张皇地看向四周,却发现一切都消失不见,只剩下暗红的血色。

    “这里是...哪里?”话音未落,血色之中凝练出一个模糊的黑色人影,黑色的影上睁开两只眼,空洞地看着楣。

    “你...你是谁?”

    “剑的宿主,琉韵,杀了他,很解气吧。”黑影用诡谲的声音问。

    “我只是,想吓吓他,我不想...不想杀了他啊...”楣害怕地向后退,却发现自己怎么也动不了。

    “别骗自己了,徐楣,我看得见你的内心,这才是你最真实的想法吧,杀了这个碍事的叔父,继承父亲的事业,拯救这个不可救药的世界。”黑影的声音又变得极具诱惑性。

    “父亲的...事业...拯救....”楣痴痴地喃喃。

    “对啊,和我一起,建立新的秩序吧。”

    “怎么...和你一起...”

    “用你手中的魄璃,斩断一切罪孽,杀尽恶人,建立你想要的秩序。”

    “我想要的...秩序...”楣跟上了琉韵的话语,她抬起头,发现琉韵的身影越来越近,黑影逐渐变成和她相仿的模样,撕裂出一张暗红色的嘴,抵在楣的双唇上,刹那间,涌入楣的身体。

    楣怔怔地抬起手,抚着自己的胸口,感觉有些奇怪...

    “空空的吗?”琉韵声音已变得和楣一模一样“需要一些东西填满吧。”

    “填满...”楣看着剑刃上流淌的血迹,伸出舌头,舔舐残留的血污。

    如枯木沐雨般滋润了干涸的喉管,填满空洞的胸腔。

    “这就是...我想要的...吗?”楣翻过剑柄,看着血红剑刃上映出的自己,沾着血迹的嘴角带着一丝笑意。

    似乎,失去了什么,楣看着那把弓,看这窗口挂着的沾湿的罗裙,感觉如此陌生,似乎记得自己为什么站在这里,对过去有着逐渐模糊的印象,但是楣不在乎这么多了,无论如何,这些事,也只是重建新秩序的容器罢了。

    徐厚淳的宅子旁,横七竖八的躺着几个仆人的尸首,在楣眼中,她从未见过这样顽固愚昧的人,他们也是可悲的虫豸,必须从世界上剔除的渣滓。

    楣点燃了屋内的薪柴,火焰迅速蔓延到每个角落,楣走到屋外,看着自己的“杰作”,满意地笑了笑,舐掉最后一点血迹。

    滂沱秋雨仍在下,也许宅子的火很快就会被扑灭,但是她眼中的火焰依旧在燃烧。

    乱坟堆旁,楣可能有些累了,轻轻靠在徐秉的墓碑上,沉沉的睡去。琉韵从魄璃中缓缓显形,继续观赏远处阁楼的烛光。她抚着自己的胸腔,轻轻叹了口气。

    “怎么跳得这么快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