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就凭此剑斩断一切吧 > 第一章 来自传说
    苍蓝城门外。

    “...才是入夜时分,那商人听见客栈围墙外有声音,便吩咐保镖下去查看,又寻思自己一人待在屋里也不安全,便也跟了上去。

    两个保镖一前一后夹着胡子商人,打前阵的彪形大汉一手提着马灯,一手握着刀,小心翼翼地向围墙旁寻着...

    可忽然灯灭了,商人连唤了几声都没人应答...难不成传说是真的...在苍蓝城每至傍晚,便有黑影掠杀富商大贾、贪官污吏。

    自己经商时确实做过些亏心事,但都过去多年了,不曾想传说的事会落在自己头上...若不是为了赶路,怎会在这鬼地方落脚...

    商人慌了,连忙拽身后保镖的衣袖,却触到了冰冷的剑刃...

    商人猛然回头,传说中的黑影就立于身后,鲜红的瞳眸直勾勾地盯着他,保镖早已倒在血泊之中...

    “唰!”地一声,他未来得及呼救,咽喉就被锋利的剑刃贯穿...”

    说罢,说书人一拍醒木,听众们才意犹未尽地从传说故事中走出,情不自禁地鼓起了掌。

    “可是,先生,传说故事是不是真的?”王亦蓁上前半步问。

    “你若信,便是真,若不信...”说书人捋了捋胡子,眯着眼看着问问题的青衣男子,有几个同行的人,和一辆拉货的马车。

    “前面就是苍蓝城了,若不信,就看好货物和性命吧,去留随便。”

    王亦蓁笑了笑,将两贯钱放到说书人桌上,挥袖道别。

    “谢了,老先生,这钱就算保我们平安了。”

    望着青衣男子渐渐走到苍蓝城的牌匾下,说书人呷了口热茶,已是日落时分,来往的人影渐少,兴许没人愿再听他这个老头子讲一段了。

    “说者言事感慨万千,听者只闻过眼云烟罢。”

    王亦蓁向身后瞥,原本的说书摊子消失不见,只剩醒木孤零零地留在原地。

    前面,便是苍蓝城了,江畔之上,隐约月色悬在渐晚的夏空,几只噤蝉在晚风中有气无力地嘶鸣,仅仅七步宽的城门,戍守着数十个神情凝重而焦急的士卒,手执明晃晃的戈戟,厉声催促着行人的步伐。

    进城的人们从未见过这等仗势,间或有听闻风声的人低头耳语,相互递个眼神,老老实实地把大大小小口袋里的东西翻腾一遍,让士卒们过目后又收拾好行囊,缩着肩步入城内。,他抬首向西望,残余的晚霞映入眼帘,明明距离宵禁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士卒的神情却如此焦躁不安。

    王亦蓁在城门驻足许久,细细端详,无奈的摇了摇头。那焦急下,藏匿着蓄积已久的期盼,并不是盼望行路的黎民能早些安顿,而是私欲的绽放。

    他又回头看了看同行的人,多少露出疲倦之态,也许,他还想再观察这饶有兴趣的景象,却被其中一个执矛士卒不耐烦的呵斥打断。

    “喂!你小子,赖在这里干嘛,要进去快点,别耽误功夫。”

    王亦蓁向同伴招呼了一声,他们才慢慢站起,一行人并无过多言语,缓缓并入进城的行列,忽而,他的目光落在身前的姑娘上,熟悉的背影勾起他的回忆,他右手执着的折扇微微开合。手臂本能的抬起,却未触到姑娘红色的衣袂。

    双睑轻颤,王亦蓁的脸上不自然的抖动了一刹,有什么在脑海中一闪而过,思绪仿佛被卷入苍穹之外的深邃中。

    “嘿!你小子是存心来找茬的吧,今天城里忙得很,给我老实点,赶紧进去。”士卒冰冷的话语撕裂了深邃的思绪。

    王亦蓁缓过神,眼前已看不见那姑娘的身影。心中略过些许怅然,他下意识地握了握拳,五指却没有自然而然地合拢,瞥了一眼后,他轻抒一口气,又恢复了先前饶有兴致的神色。

    “小心点,下次可别被逮到了。”王亦蓁浅笑着说。

    他分明看见,那士卒瞪他的眼珠几乎要掉落在地,他摊开手,摆出嘲弄地神情,轻抖衣襟,将城门的仆尘留作守城士卒的馈赠。

    无意间瞥见城门上端,不知某代书法大家留下的行楷真迹,”苍蓝城“三个字横亘在上。在微风的萧瑟中莫名寂然。

    在士卒们“苦口婆心”的督促下,街上的人影在夜幕中殆尽,城门闭,喧嚣渐息。城门的士卒带着几匣临时征收的“劳苦税”,心满意足地消失在各个街巷中。

    近三年来,苍蓝城一直执行着严格的宵禁制度,此时却有一处在夜色中灯火通明,那是谒州太守赵安的临时宅邸,三层的阁楼里交杂着各色人物的声音,今日正是太守赵安的不惑之寿,能在如此早的年纪坐到这把交椅,赵安很是看重这次宴会,因而管家自三日前便函请了谒州各径有头有脸的“名士”。

    楼下车马杂陈,木梯的吱呀声不断,跑堂的奴仆四下张罗着,管家看着这仗势。寻思着没人敢不给太守面子,心中便有了些底气。

    “大人,人应是齐了,可是这事先准备好的椅子莫名少了两只。”一个匆忙跑上楼的从仆喘着粗气说。

    “这种事还用禀报我?养你们干什么吃的,大惊小怪,快给客人备上。

    “是“那从仆喏喏着匆忙退下。

    管家只念着心中得意,他殚精竭虑筹办了这场寿宴,倘若赵安高了兴,赏他个几镒黄金,那下半辈子是衣食无忧了,不经意间,他的嘴角挂上一丝笑意,那笑尽是狡黠。

    几位“名士“已依次入席,各方”大家“相见,免不了寒暄一番。

    一个眼神如鹫鹰般犀利的人说:“老兄是渠县的郭县令吧,久仰久仰,鄙人前些日听闻令郎有恙,不知调养如何?”

    “承蒙您关心,据医师诊断,犬子大抵是有些心疾,并无大碍。另一位下巴极方正的人吟笑着回答。

    虽说不动酒菜,来回几句敬语,话便多了起来。期间某县的主簿察觉到身侧有位女子出席,当然,她极有可能是某位权贵的夫人,在太守的席上,出席者没有用性别区分。

    只是这位女子略显奇怪,不曾与任何人言语,某县的主簿不敢扭头去看,只是略瞟几眼,记得是一身黑色的衣,发间别了一个银色的簪子。

    众人等了许久,几个侍女簇拥着赵安坐到正席,筵席上的嘈杂声戛然而止,满座宾客不约而同地离席正立,向正席投射敬畏的目光。深深作揖,异口同声地说:

    “祝太守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赵安看了看,脸上的横肉又堆了几层,连忙摆手说:

    “列位,还请快坐,坐坐坐。”

    众宾归席时,管家仿佛听见了金属碰撞的声音,按理说配剑刀具都应放在了门口,大概是幻听了吧。管家这么想着,又沉浸在自己衣食无忧的春秋大梦中去了。

    “列位。”赵安站起身,环顾四周,举着酒樽。

    “列位远道而来,为鄙人祝寿,鄙人…恐不胜此厚礼啊,这一盏,与诸位共饮,为大家,洗尽途中风尘,再言作乐来!

    有新来的不懂事的童仆在二楼的隔间小声嘟囔:“这太守前些日子不开仓接济百姓,眼睁睁地饿死那么多百姓,咋今天这么客气。

    “小声点…”一个佝偻着背的老仆在小童仆头上狠狠敲了一下。

    显然,席上的“名士”是不会在意这些“小节”的,因为他们正在行“大礼”。

    众宾举樽示敬后,皆举起酒杯,欲一饮而尽,仰首一刹,屋外狂风大作,席卷筵席,七十二盏仿汉长信宫灯皆被风吹灭,席间“名士“各种叹咏接踵而至,檀木地板不住地吱呀作响。

    骤然,夏风又变得平和了。可阁楼内却是人心惶惶,那位乱瞟的主簿想趁机揩油,上下左右地摸索着,忽然感到手心一丝温热,以为是摸到了什么好地方,用力抓了抓,却发觉是液体。

    “谁的酒洒了“那位主簿有些失望地问,无人应答,他好奇地尝了一下,竟有一股咸腥味。

    楼下的仆人们赶忙把备用的灯拿出点燃,随着小童仆“哇“的一声大叫,慌乱的众宾将目光汇聚于正席。只见,灯下席前,赵安扑倒在镶着玛瑙的宴桌上,他的头颅消失不见,只有淙淙鲜血从脖颈处喷涌而出。

    两把倒地的椅子,一群凌乱的“名士“楣在屋檐向下端详,看得一清二楚,她撩起黑色的面纱,转过身,倚在琉璃瓦片上,注视着手中这颗肥胖的头颅,上面还堆满了笑容,她下手极快,赵安身首两异时未发出一点声音。

    楣掏出那把剑,沾染了血迹的剑刃渐渐变成红褐色,楣心满意足地舔舐上面未干的血污,剑侧映着楣冷峻的脸庞,化成影子般漆黑的轮廓。

    “我终于报仇了呢,琉韵。“

    “那个影子般的轮廓晃了晃,没有作声。

    “还远远没有结束呢,对吧。”楣说着望向城门之外的荒凉,阁楼中仍是一片混乱,楣没有心思再观赏这出免费的闹剧了,她看看已变成红褐色(没有血迹)的剑,从房檐上一跃而下,匿入夜色中。

    似乎在夏风拂面时,听见屋旁的树叶沙沙作响声,莫名有些大,怕是给这位“仁慈”的太守送行吧。

    城门处空无一人,楣轻快地翻越城墙,跑向城郊,她依稀感觉进城时有目光汇在她身后,会是谁呢?那些守城的士卒,看起来也很疲惫的样子,会不会也有...楣的眼中渐渐映射出皎洁的月色

    “不要瞎想了,楣。”楣的内心听到了琉韵的声音,“你要明白这些人对你来说无关紧要,最重要的事,你还记得吗?”

    “当...当然,我怎么会忘记!”映射的月色匿入黑暗。“复仇,为他们报仇。这是唯一要做的事。”

    琉韵仿佛钻入楣的身体,在她的耳畔轻轻呢喃“记得就好。”

    不知不觉,楣踏入了苍蓝城郊的荒坟堆中,这里曾是苍蓝城百姓公用的坟地,却在三年前有了鬼怪的传闻,频有上坟扫墓的人出行后再未还家,久而久之,恣意生长的灌木掩抑着无人问津的野坟,只有一处格外平整,楣静静地走到合葬的坟前,她不畏惧所谓的鬼怪,因为她很清楚,那鬼怪的真面目。

    楣将赵安未凉的头颅用布包裹好,抛到坟前,她抿着唇,缓缓跪下。随之而下的还有滚落的晶莹。

    “爹!娘!楣儿...来迟了,楣儿不孝...就用这赵安的头颅算作孩儿为您们送程的薄利吧...大仇...已报...但是...楣儿知道...这只是开始...楣儿一定...一定会实现爹的夙愿...“

    半晌静默,楣缓缓起身,扑净膝上的尘土。

    “说完了?”琉韵的声音再次响起。

    “嗯...”

    “这么久没来,反而话少了呢。”

    “有你的指引,脚下的道路愈发清晰。”

    “就像三年前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承诺的那样呢。”琉韵从后面搂住楣,“不过那好像是个雨天。”

    “嗯,秋雨滂沱。”

    楣望向苍蓝城,那三层阁楼仍亮着烛火,明晃晃的烛焰在楣眼中晃动。那天的事,相似的地点,似乎又一幕幕跃然火焰之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