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三月桃花四月开 > 第一百二十章 有惊无险
    “看什么门?孩子让我回来照顾你,不是故意给你找事。听明白了吗?”老头再次解释。

    “大娘,我大爷说的对,你就听吧,二嫂也没有故意撵他走的意思,以后别在因为这点小事生气了!”张晓在一旁劝到。

    老太太理也不理,扭头走了。

    不一会,红叶的小院算是平静下来了。红叶饭也没有吃成,坐在院子里左思右想。

    月儿在白云中穿梭,时明时暗。她抬头望望,伤心的事又涌上心头,眼泪出来了,流在嘴角,还稍微有点发咸。

    张晓从兜里掏出手绢,给红叶擦了擦。

    接过手绢,红叶又想到了李维送她手绢的情景。

    东方饭店。

    李维住进了单间,心情格外不一样,他再也不用挤那个大宿舍,睡那张单人床了,也不用担心说话时避着张三躲李四了,更难得的是和茹玉说悄悄话的机会也多了。

    李维躺在那大床上,仰面朝天,憧憬着自己的未来,想像着将来和茹玉结婚时的情景。

    一边想着一边还瞅着那天花板上的灯傻笑。

    “咚咚咚”敲门声响了。

    李维从床上趴起来问到,“谁呀!”

    门外不吱声,还在咚咚咚敲着。

    “谁呀?这么讨厌!”说着,李维踏拉着鞋开门。

    开门的瞬间,一股香味扑鼻而来,这香味是茹玉身上的。

    对李维来说,他已经闻得习惯了。

    茹玉头上扎着一枝花,看样子像是精心打扮了一番。两只眼睛盯着李维,微笑着慢慢走进来,“嘭”的一声,茹玉用脚将门轻轻关住。

    好美啊,好漂亮啊,这时的李维像怀揣了兔子——怦怦直跳。

    他楞住,慢慢伸出两臂顶着房门,将茹玉阔在其中。

    茹玉伸手搂住李维的脖子,将嘴唇轻轻贴了上去。

    李维缩回两手,一手搂住她的小腰,一手扶着她的后脑勺激扬深吻。

    突然,他一把抱起茹玉放倒在了床上,重重的身体压了上去。

    正当他要解开茹玉的衣服时,茹玉却喘着粗气,抓住他的那只手到,“不,等等,等到新酒店开业的日子我就嫁给你!让你亲个够,爱个够。”

    他停住,缩回手,盯着茹玉的眼睛看了许久,尔后翻身躺在了床上。

    那么大的一张床上,俩人并排仰卧,说着悄悄话。

    “过几天,我带你到一个砖厂去一趟。”

    “干什么?”茹玉问。

    “干什么?让你看看他们干的那些活是多么的辛苦。顺便也订一些砖瓦拉到工地上。

    “这么早拉过来,还不是在那儿放着吗?”

    头发长见识短。这个时候的价格相对便宜一点,明年开春后我们就抓紧时间施工,争取在年底前完工,等开张的那一天,我李维好娶你为妻呀。今生今世爱你一个人,爱你一辈子。

    “真的?”茹玉突然翻身,骑在了李维身上。

    “真的!绝不反悔!”

    “拉勾,”茹玉伸手。

    勾住李维的手指,他俩承诺,“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哈哈哈,俩人笑了起来。

    “走吧,今晚月亮不错,咱们出去走走。”茹玉起身。

    “走,转转!”说着,李维穿好鞋子,牵着茹玉的手走了。

    路灯的光黄黄的,行人也不多,俩人有说有笑的向前走着,步子很慢。

    虽然有点风,但也不算冷,但黄色的树叶已开始飘零。

    秀雅趴在床上,正在给吕洋回信,也是她在这个地方的最后一次写信。年后,她不想再回到这个曾经让她高兴过,激动过,兴奋过,同时也让她充满痛苦,和流下伤痕的伤心之地。她说爱情之路已让她受到前所未有的煎熬。

    瞅着旁边已收拾好的行李,秀雅笑了笑,吕洋,你还是一名学生,你懂得什么叫爱情吗?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一定要努力学习,做一名合格的老师。

    切记,以后也不要再给这个地址写信了,我也不会再来这个地方了。多保重!

    写完信,秀雅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没过几天,李维和茹玉开车到了一砖厂。这砖厂距离这座城市相对近一些,估计也没有人会认识他。对他而言,相对还是比较安全的。

    他把车停在路边,牵着茹玉的手向里走,边走边给茹玉介绍:这是砖机,生产砖坯子的地方,我以前就是拉这个车子的。我们拉过去,那边几个人负责卸车,码架。

    你看她们累不累,一直猫着眼,不停地忙着。李维又给她指指干活的那帮人。

    茹玉走过去,看了一会她们插坯的,长叹了一声,问到,“你们累不累啊?”

    看了茹玉的打扮就知道她是城市人。

    “不累,你来试试吧!”有一个妇女让茹玉过去试试。

    看到她们一个个满头大汗,茹玉摆摆手。

    再往前走就是已烧好的砖瓦,红红的砖一堆挨着一堆,码得整整齐齐。

    李维走过去问了问价格。

    看着一个人撅着屁股从窑洞里拉出一车烧好的红砖,李维又给茹玉介绍:凉干的生坏子放到这个窑里面,用煤烧一段时间,等烧好了就变成咱们现在看到的红砖。

    茹玉看过去,那人的衣服全是灰尘,脸上更不用说了,灰尘沾满全脸,只露着两只眼睛。

    李维走过去,拿着两块砖在一块敲了敲,听声音就感觉这红砖质量不错,于是对茹玉说,“老板,就买这儿的吧,质量很好。”

    老板?今天又怎么这么称呼自己了,茹玉有点蒙。

    瞅了瞅周边好几人都在注视着自己,便笑了笑,“我不懂,你定吧。”

    刚才拉砖的那个人一直瞅着李维,看他的穿着打扮,不像以前干活时的那样,就连说话也好像变了味,他现在干什么呢?

    再瞅瞅身边那个女的,也不是红叶。

    他把车子向李维这边推了推,又抬头看了一眼李维,叫到,“师傅,请你让让!”说着低着头继续码砖。

    师傅?这声音好熟。他瞟了一眼,那人也瞪着他,李维突然想到这个人就是强子。

    哎,不对呀,他怎么跑到这儿来了。李维猜想着。

    李维笑笑,赶快让了让,“老板,咱们到厂部给他们谈吧。”说着,李维趁茹玉不在意,用手轻轻拍了强子一下。

    强子很聪明,看了看这个漂亮的茹玉,也没有吭声。

    茹玉不知东西南北,点点头,跟在李维后面走了。

    强子站起来,想追过去找个机会打招呼,但还是犹豫了。

    李维来到厂部,谈了谈价格,说是回去跟老板商量一下再作最后决定。

    想到刚才拉砖的强子,李维怕出现意外情况,也没在停留。

    强子在犹豫中还是借口跑到厂部门口。

    等他赶到时,李维已经开车走了。

    坐在车上,茹玉想,李维怎么会叫自己老板,看了李维一眼,问到,“你怎么叫我老板?”

    李维笑笑,多亏张口就是老板,要叫个茹玉或叫个其他的什么,不就露馅了吗,他庆幸今天幸运。

    他侧过脸看了一眼茹玉那认真的眼神,马上解释,“你不是老板是啥呀,就你这身穿着打扮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再说,那些人看你的眼睛都直了。我这一句老板,他们对你更崇拜了,年轻的老板貌美有钱!”

    茹玉被李维的几句话说的天花地转,晕头转向,“你这嘴越来越会说了!”茹玉高兴地笑了笑。

    强子在厂部门口坐了下来,点着了一支烟。

    他在想,秀雅不是一直在找他吗,他现在已经是今非昔比了,眼里哪还有你秀雅那。

    其实强子一直没有找对象,给他介绍的几个姑娘,他没有一个看上眼的,心里总感觉这几个根本就没法跟秀雅比。

    在强子眼里,他把秀雅当成了西施。

    第二天,强子请假到了前进砖厂,他想把李维的消息告诉她,让她死了这条心,顺便再找秀雅谈一谈两个人的事。

    等他赶到砖厂时,秀雅已带上行李坐上了汽车。透过车窗,她看到强子一直在后面追赶着车子。

    有缘相识,但无缘相知。她对强子一点感觉都没有,那怕有一点感觉,也能让她心灵上多少有点安慰。

    可是她总拿李维跟强子比,越比越觉得强子身上没有一点优点。

    车子虽然走远了,但强子还在追赶着,一边追还一边喊到,“秀雅,我爱你!”

    秀雅打开窗户,伸出一只手,来回晃动了几下,再见吧,强子;再见吧,前进砖厂。

    强子累得气喘吁吁。看着远去的秀雅,他只能停下来,不停地喘着粗气。爱一个人真的好难!

    看着茹玉和李维在聊天,小赵走了过来,“聊什么呢,这么高兴?”

    茹玉笑笑,“手里拿的什么呀?”

    “给家里写了一封信,想把它寄回去。”小赵抿嘴到。

    “到哪寄?”茹玉又问。

    “邮局呗!”

    “这么远?怎么去啊。”

    “公交车。”小赵说着就要走。

    “等等,让李维开车陪你去吧,现在正好没事。”茹玉吩咐到。

    “坐车,好啊,我还没有坐过你家的车呢?”小赵听说坐车去高兴的不得了,马上走到茹玉跟前,“王总,你真好!”

    李维笑笑,“好吧,给你当一次司机。”说着拿起车钥匙走了。

    小赵坐在车上,心里比吃了蜜都甜,一路上乐得合不拢嘴。

    由于对着太阳开,眼睛有点晃,李维从旁边拿了一副墨镜戴上了。

    小赵一看,“李哥,你不但是司机,还是保镖。”

    李维乐了乐,“干什么要像什么才行啊。”

    小赵也乐了,“哥,我看你现在像黑社会老大。”

    “嘿嘿,别瞎说,什么黑社会老大,你坐车,哥给你开车。我就是你的保镖。”李维说着笑了笑。

    秀雅下了汽车,抗着三四个包正向火车站走着。

    路过一个十字路口时,由于没在意对面的红绿灯,仍低着头向前走。

    李维与小赵边说边笑,看着前面是绿灯,也正常向前行驶着。

    见一个人站在了车道上,李维突然一个急刹车。

    小赵吓了一跳,惊慌问,“怎么了,哥?”

    “前面有人横穿马路,多危险那!”李维心有余悸。

    秀雅听到急刹车,抬头看了看,见对面是红灯,于是站住,不好意思地冲着车头鞠了一躬,“对不起!”说着赶快向前走。

    就在秀雅鞠躬的一瞬间,李维傻眼了,这不是秀雅吗?她怎么?他拉住制动,将要打开车门时,却听到了后面车喇叭的催促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