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三月桃花四月开 > 第九十九章 家中来了客人
    李维扭捏中使劲亲了一下茹玉,又撩了一下她的头发,夸赞到,“你真的好美!”

    小赵正好路过,见他们俩人酸溜溜的,多少有点嫉妒,停下来使劲吭了一声。

    茹玉一把推开李维,转身走了。

    红叶与张晓聊了一路,快到村口时,张晓提醒红叶,“你先走,我停一停再过去,免得又给你惹来风言风语。”

    红叶点头,骑上车子头也没抬直接到了家里。放下自行车,擦洗了一把脸又立马到了张晓家。

    范文坐在张晓家院子里喝着茶水,抽着烟。听到门外的脚步声抬头看了看。这时红叶已经走进了院子,他站起来打招呼,“哎呀,你现在当上了老板,可成了大忙人,见你一次不容易啊!”

    红叶见到曾经鼎力相助的大恩人,哪能怠慢,三步并作两步,边走边回话,“范哥好啊,说这话见外了,再忙也没你忙那,你这每天走南闯北的,见多识广,怎能和我们这些人比啊,快坐,快坐!”红叶走过去,赶快给范文添茶递烟。

    范文的确见多识广,显得很客气,两手扶着茶杯,连说几个谢字,接过香烟赶快含在嘴上,用刚才的那个烟头对着火,吐了一口烟问到,“怎么样,生意可以吧?”

    红叶一阵忙活之后,大大方方落坐,看着范文的眼神,笑到,“有范哥做后盾,生意还行吧。”

    范文一听,嘿嘿乐了,“什么叫还行吧,你是绝对行,听张晓说了,以前的油坊变成了现在的厂子,这何之是行啊,你这是经商有道,富得流油啊。我现在没法跟你们比了。”

    “范哥,可千万别这么说,要说我现在没钱是假的,但钱全在里面砸着呢,加工的利润本来就不高,和你不一样,你这是都是大手笔,一个买卖下来比我们好几个月挣的都多。”

    提到今年的买卖,范文要多痛苦有多痛苦,没人提起也就算了,可红叶既然提起来这档子事,范文也算是有冤可诉了。他喝了一口水,掐灭烟头长叹到,“不蛮你说,今年可被你家那口子害惨了。”

    红叶莫名其妙,有点不理解,怎么会被他害惨呢,想了想,问到,“范哥,你见过他?”

    “我见他什么呀,去年让他出去的目的是让他尽早联系点买卖,可他到好,出去给没事似的,到现在连人也见不上了,听说他今年还回来一趟,说是住了两个晚上就走了,这是什么呀,我就不明白了,他这是要干啥?难道是把我的买卖给截胡了不成。”范文开始发起牢骚。

    说到那个晚上,红叶也觉得自己委屈,说是结婚了,可现在连女人最想要的东西都没有得到。思来想去,这不能全怨他,是自己想三想四,想的太多了。等到他那天回来时,又赶上自己亮了“红灯”,想亲亲也没办法,猜想着李维也是不高兴离开的。

    想到这里,红叶说,“范哥,我也纳闷,到现在连封信也没给家里写过,具体干啥我也不清楚。正月里是来过一趟,可两头加起来不到一天半,后来还是急匆匆地走的。问他干啥,他说给人家打工,忙完手里的活就回来了,现在倒好,七八个月过去了,杳无音信。有时候想起来,我也是干着急,地盘这么大,我到哪儿去找他。”说起李维,红叶也是一脸的无奈。

    范文自己从桌子上拿起烟盒,抽出一支点着,瞟瞟红叶那无奈的表情,说到,“我去了你们以前干活的那个砖厂,包括周边的一些,甚至方圆几百里的地方全转遍了,就联系了两单生意,顺便打听你家男人,谁也说没见到。事还巧了,在一个砖厂还遇到了一个叫秀雅的姑娘,也是跑到另外一个砖厂打听李维的消息。”

    话音未落,红叶马上问到,“秀雅?”

    “对啊,是叫秀雅。你们认识?”

    “噢,见过面。”红叶又马上倒水,“来,范哥,喝点水,不提他们了。”

    说到秀雅,红叶惊讶的表情,让范文看来好像有点情况,聪明的范文马上解释,“不好意思,话说多了。”

    “没有,没有。”红叶似笑非笑,看来秀雅是铁了心的相跟他好。

    这时,张晓骑车进来了,“你们聊得不错吗!”

    “瞎聊、瞎聊。”范文到,“哎,人家红老板已到多时了,你又去哪了,怎么到现在才回来?”

    张晓放好自行车,从车筐里取出一些菜,又掏出一瓶白酒放在了桌子上,“今天难得有时间,我们哥俩好好喝点。”

    喝酒?范文哈哈一笑,“看来跟着红老板,财大气粗了,喝两杯就喝两杯。”

    红叶站起来,接过手中的菜问到,“阳阳呢?”

    “阳阳在她奶奶那儿,不用管她了。”

    “那好,你陪着范哥说话吧,我给你们炒菜去。”说着,红叶进了厨房。

    “二嫂?”张晓想要拦住红叶,却因为范文一个眼色,让张晓坐了下来。人是坐下了,但眼睛却还是瞟着厨房,在我家,哪能让二嫂忙活,再说大小也是个厂长啊。张晓觉得不太合适。

    红叶虽然不会做什么大菜,但几个家常菜还能拿得出手。她先把几个罐头打开,放在盘子里,又切了几个素菜,配了一点肉。一切准备就绪,开始生火炒菜。

    本来很简单的一个事,却因为红叶不是在自家厨房里,总感觉有点得不应手,一会问张晓油放在哪儿了,一会又问酱油在哪儿搁着,过一会又到处找醋。

    张晓一会儿跑进厨房找油,一会儿又跑进厨房拿酱油,一会儿还得去找醋。张晓几乎没有给范文说上几句话。

    更可笑的是,张晓家的风箱不太好用,加之外面的烟筒抽烟慢,厨房里不时传出红叶的咳嗽声。

    张晓哪有陪客人唠客的心思,听到咳嗽声又马上跑到厨房拉起了风箱。

    范文坐在院子里觉得无聊,说走吧,人家已经准备好菜了,再怎么也得吃完饭再说,要不,显得自己不大气。不走吧,看着她们俩一个拉风箱,一个炒菜,倒觉得很像两口子,自己有点多余人,没办法,只能一根接着一根抽个不停。

    张晓一边拉着手中的风箱,一边偷偷瞅着红叶,就像当年刚结过婚的那阵子,从红叶的身影中,他感觉死了的媳妇又回来了。

    红叶的眼睛也不是吃醋的,她的漂亮全在眼睛和脸蛋上。张晓的眼神早被她发觉了,透过薄薄的灰色烟雾,红叶瞅了瞅张晓,故意咳嗽了几声。

    张晓察觉,赶快起身转移心思。他把几个凉菜端了上来,又取了筷子和酒杯,“不好意思表哥,让你等的时间长了。”

    范文笑笑,“好饭不怕晚,不事!”

    张晓又回到厨房拿了几个碗。

    这时,就听到红叶说,“你别忙活了,赶快去陪范哥喝两杯,这两个菜一会就好,别让范哥等急了。”

    张晓很听话,马上拿着碗出来了,“来,范哥,咱们先喝着!”

    范文抽完最后一口烟,将烟头扔在地上,“这能行,红老板忙活半天了,哪能咱们先喝,还是等一等吧。”说着,范文走到厨房门口叫到,“红老板,你这够辛苦的,咱们一块吧!”

    红叶转过身来,“范哥,到这儿别客气,你先喝着,最后一个菜马上就好了。”

    看着红叶忙活,范文走到桌前坐下,轻声到,“这红叶不错,我看你们倒像两口子。”

    张晓笑笑,“范哥,别瞎说。红老板可是有夫之人。”

    范文嘿嘿一笑,“这叫有啥夫,刚结婚走了,现在大半年也不回来一趟,我看,他们两个有问题。”

    “有啥问题?”张晓问。

    “这?”

    范文刚要说,这时红叶解下围裙,将最后一个菜端了上来。

    “老半天了,你们还没喝那?”红叶见桌子的酒杯未动,笑着将菜放好。

    “这不是等你吗?”范文到。

    “等我,我不会喝酒。”

    “当了老板不会喝酒哪能行,倒上,倒上。”范文拿起酒瓶子给红叶倒了一小杯。

    张晓看着有点着急,“范哥,二嫂不会喝酒,就别劝她了。”

    “哎,这怎么行。以后谈生意,有的是场合,不会喝酒,生意就谈不成,现在正好是个机会,还不抓紧练一练。”

    红叶与张晓相互看了看。

    红叶很豪爽地说,“行,范哥给咱帮了大忙,没有他,也没有我们的今天,我就喝上一小杯。来吧,我敬范哥。”说着,红叶端起了酒杯。

    就这样,三个人的家中小酒宴开始了。

    几杯酒下肚,范文说明了来意,他说,“现在我把话说了,否则,一旦喝多就说不成了。我这次来,主要是想让你们给凑几个钱,手头有点事要办。”

    张晓心里清楚,因为改成加工厂,添加了一些设备,红叶手头的几个钱全部用上,但既然范哥上门了,多少也得给一点,于是瞅了一眼红叶,马上表态,“行,范哥,绝对没问题。现在主要是喝酒。”张晓端起酒杯先干了一个。

    范文喜欢喝酒,听到张晓的表态,心里自然高兴,也跟着干杯,但瞅着红叶的酒杯举在半空中未动,又到,“红老板,我们都干了,你这?”

    “好吧,这杯算是敬你的,我干了。”红叶边说边将酒倒进了嘴里,那辣味辣在嘴里,却烧在胸口,红叶张着嘴连连叫苦。

    瞅着红叶的难受样子,范文却乐得前仰后合,异常的兴奋,“可以,再来一杯。”范文又拿起酒瓶为红叶倒了一小杯。

    “范哥,二嫂真不能喝酒,还是我陪你吧。”张晓端酒又敬范文。

    范文瞪了一眼张晓,“兄弟,你要敬我,我就不喝了。”说着,就要起身。

    红叶见状,立马站起来端起酒杯,“范哥,这不是你的风格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