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三月桃花四月开 > 第九十六章 你这个王八
    “去吧,到房间休息一下吧,等睡醒了,咱们一块去单位。”茹玉笑了笑,走进了卫生间。

    李维哪能睡着,他矛盾复杂的心情就这样交织着:红叶,你怎么不懂得我对你的爱呢?就因为我不在就躺进他的怀里吗!如果没有张晓,也许我不会出来,不出来也不会遇到王总,更不会遇到茹玉,也许咱们的孩子已经出生了,说不定也会叫爸爸妈妈了,如果……

    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如果,也没有那么多的如果等着他,现在只有真诚、真心对待茹玉才是最根本的。可是,仅凭这点厨艺和开车就能让茹玉爱自己一辈子吗,不可能。男人不能让女人养着,更不能靠女人活着,男人必须自己先干出一番事业来,才能让女人瞧得起。

    听着茹玉的脚步声,李维假装睡着。

    茹玉轻轻走过来,在他的额头上深深亲了一下。

    瞬间,李维全身的细胞又开始舞动起来。他一把搂住茹玉的脖子亲了又亲。

    “讨厌,你没睡着呀。”一阵热吻之后,茹玉很理智的又将他推开了。

    李维回到饭店宿舍,见了吴师傅马上递过去一支烟,又从兜里掏出火柴帮他点着。

    吴师傅接过来笑嘻嘻到,“家里老人都好吧?”

    李维放下行李,坐在吴师傅对面,也点着一支,“谢谢吴师傅关心,家里一切都好,我娘还让我向你代好呢。”说着,李维又从包里掏出两盒点心,“吴师傅,我给你带了一点特产,你尝尝。”

    在吴师傅面前,李维犹如他的孩子。

    瞅着他满脸笑容,吴师傅客气到,“你这孩子,每次从家回来都能想到我,谢谢了!”

    李维自己也清楚,没有吴师傅的亲自指点和传授厨艺,根本没有自己的今天。

    “吴师傅,你别老客气。在你跟前,我就是晚辈,带一点特产孝敬你也理所当然。再说,以后的好多事,你还得替我拿主意呢!”

    吴师傅吸了一口烟,笑到,“你学会了厨师,又学会了开车,以后还有啥事需要我这个遭老头子帮你拿主意?再说,你马上就成主人了,我还得听你的,有些时候还得需要你照顾我呢。”

    “这?”李维不好意思,马上问到,“吴师傅,你这话啥意思?”

    “啥意思?你还不明白吗?别给我兜圈子了。家里人都愿意吗?”

    这句话让李维一下子蒙了,不对吧,他怎么啥都知道。李维有点害羞,立马双手抱拳,“吴师傅,你太厉害了,啥事都蛮不过你的眼睛。”

    他想把回家的事告诉吴师傅,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他怕万一说不明白,会再造成误会,切不是要鸡飞蛋打。于是又想着说,“我呢,父母  都是农村的,没有多少文化,也没出过门见过世面,在这方面,还需要吴师傅替我作主啊。”

    吴师傅乐了,“这孩子,真把我当成家人了。既然你这么信任我,我就答应你,只要有困惑有困难,尽管找我,我吴前绝对给你点透。”吴师傅掐灭烟头,伸手摸了一下李维的脑袋走出了宿舍。

    李维躺在床上,红叶那天晚上的几句话又好像充斥着他的脑海。他咬牙,他切齿,他叹气,但生米已做成了熟饭,他又有什么办法呢。一阵自责冲动之后,他双手揉搓着脸颊,不能怨她,绝对不能怨她,是自己没有做好,是自己没有给她足够的爱,才让她走到了今天的这一步。悔恨、自责、埋怨,李维再也不敢想下去。

    益红加工厂办公室。

    红叶正在组织开会:今天算是厂子成立后第三次会议了,刚才大家谈了很好的看法,我完全赞成,希望大家抓好落实。同时,也希望大家支持一下春草同志的工作,毕竟离家这么远,到了我们这里算是支援来了。

    春草站起来再次向大家鞠躬表示感谢。

    张晓站起来表态到,“没问题,我全力支持春草工作。”

    “我也支持。”

    “我也支持。”

    大家纷纷表态支持。

    散会后,正当大家走出办公室的时候,红叶叫住了张晓,贴着他的耳朵轻声到,“下雨的那天晚上你干啥去了?”

    下雨的那天晚上?张晓一头雾水,向四周瞅了瞅,答到,“厂长,我没去哪儿。怎么?出啥事了?”

    红叶笑笑,“没事,随便问问。”

    春草站在一边,看着她们两个窃窃私语,感觉她们关系很不一般,可仔细一想,凭借着她对红叶的了解,这种事在红叶身上根本不可能发生。

    春草走过去,叫了一声红厂长。

    “红厂长?”

    红叶转过身,低声到,“别叫我厂长,叫我红叶就行。”

    春草一听,感觉不合适,毕竟这是单位,不能随便叫。马上说,“私底下怎么称呼你都行,但如果在单位,只能称呼你红厂长,这是规矩。不然的话,切不是乱套了。”

    张晓瞅瞅红叶,“厂长,春草说的对,就应该这样,在单位不能没大没小。”

    红叶看了看他们俩表情,觉得有点好笑,于是说到,“怎么叫都行,我不在意,随便吧。”

    “随便?那怎么行。”三个人互相看了看,哈哈笑了起来。

    “春草姐,你在这儿盯着点,我和张晓到那个油坊看一看。”红叶吩咐到。

    “行,放心吧,厂长。”春草跟在她们后面,随她们向门外走去。

    老头在外门口站着,看着红叶和张晓站在一块有说有笑的,也感觉有点不对劲。见她们俩走过来,老头问到,“闺女,这又是去哪儿?”

    春草一听,笑到,“大爷,以后在单位不能再叫闺女了,要叫厂长。”

    “厂长?”老头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我的儿媳妇,叫她闺女不行吗,非要叫她厂长。老头有点不习惯,瞅着红叶发呆,感觉这儿媳妇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红叶瞅着春草,笑了笑,“爸,别讲究了,你叫我什么都行。”

    “好,这样好。”老头笑笑点头到。

    红叶与张晓骑车到了益紫油坊,看了看那里的豆油生产加工情况,又问候了一下正在排队榨油的那些人。红叶让张晓买了一些雪糕分给排队的人们。

    “这些年了,哪有这样的老板!”大家一边吃着雪糕,一边开始交头接耳,纷纷议论。

    “听说以前的老板不干了,将这个油坊转给了这个女的。”

    “对,就是这个女的,听说年纪不大,本事可大啊。”

    “是啊,是啊,你看咱们这孩子,个个都傻乎乎的,没法给人家比啊。”

    “别胡说,我们家的孩子可不傻,怎么不能比?”

    哈哈哈,又是一阵大笑声。

    这些话传进了红叶的耳朵,她问张晓,“他们在笑什么呢?”

    张晓到,“二嫂,这是夸你有本事。说你年纪不大,本事可大呢!”

    红叶“哼”了一声,“大什么大,走吧,回家。”

    红叶与张晓骑上车子回家了。

    刚到村口时,看见那么多人都在那棵大树下有说有笑的,红叶感觉有点不对,这岂不是往风口上撞吗,她立马下车想退回去,可已经来不及了。

    人群中,张晓的母亲指着张晓问阳阳,“阳阳,快看看,那边谁来了?”

    阳阳挺乖,马上向那边跑过去,边跑边喊到,“妈妈!妈妈!”

    妈妈?这声音很响也很甜。大家随着那声音望去,只见红叶红着脸盯着阳阳。

    张晓推着车子想上前拦住她,可阳阳却跑过去一把抱住了红叶的一条腿。

    这时的红叶很尴尬,停下自行车,不好意思地抱起了阳阳。

    张晓的母亲紧跟着跑过来,笑着到,“这孩子,就认红叶了。”

    人群中有人惊呆,也有人傻看,更有人跟着起哄,“红叶啥时候成了阳阳妈妈了,他们俩没结婚呀?”

    “人家俩关系好呗!”

    “关系好也不能这样叫啊?这像啥呀?”

    “一个小孩子家,爱叫啥叫啥,你们别那么多事好不好?”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又不停地议论起来。

    人场这么热闹,当然少不了老太太,老太太看着阳阳和张晓的母亲跑过去,当然不高兴,冲着张晓的母亲叫喊到,“你这个老妈子,咋看的孩子,一点,一点素质都没有。”

    听到阳阳叫她“妈妈”的一瞬间,红叶的确有点想不开。没人的时候叫就叫吧,可今天这么多人,她的这一声妈妈让这些人咋想自己呢。

    红叶抬头扫了一眼这些人,感觉到两眼都在直勾勾地看着她。一做二不休。随他便吧,爱咋说咋说。看着可爱的阳阳,她一把将她抱上车子走了。

    张晓感到不好意思。他知道别人肯定会想到一些乱七八糟的,但阳阳已经叫过妈妈了,也没办法挽回来,到时候只能给红叶认个错算了,于是低着头向前走去。

    老太太紧走几步,拦住张晓骂到,“娘的X,说你多少次了,你怎么就不听啊,她身上是不是有磁铁啊,每天都得吸着你才能走?”

    张晓的母亲一听不高兴了,“你这老太太,怎么骂人那。”

    老太太转身又冲着张晓的母亲喊到,“咋了,就骂他了,怎么地?你怎么教育的孩子,就像个苍蝇似的,跟着别人后面满地跑,今天跑这儿,明天跑那儿,不嫌害臊啊!”

    张晓的母亲一点也不让老太太,也大声叫喊到,“害臊的应该是你呀!”

    话不投机半句多,俩人话赶话,三言两语后就扭把在一起。

    看着她们两个人打起来了,张晓吼了一嗓子,“别打了,不嫌丢人啊,一群老封建!”

    看到张晓发火,俩人马上停下来。

    过来劝架的大伙也都楞住了,了解张晓的人都知道,张晓从没有发过这么大脾气。

    见大伙楞住了,张晓抬高嗓门到,“我和二嫂啥事都没有,二嫂也是清白的。我张晓看着她一个人做点事情不容易就想帮帮她,没想到,你们这些人听风就是雨,没事就在这里唠叨着这家长,那家短,不怕咬舌头啊!”

    大伙一听,顿时傻眼了,个个成了缩头乌龟。

    说完张晓也骑上车子走了。

    张晓一走,人场里顿时又传来了哈哈的大笑声。

    看着张晓走了,老太太先是楞了一下,尔后又马上小跑着叫喊到,“张晓,你这个王八,你这是说谁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