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三月桃花四月开 > 第九十四章 深情之吻
    闻着茹玉那飘香的头发,衣服上淡淡的香水味,他的荷尔蒙急剧上升,心跳加速,这,这该如何是好,他犹豫,他想拒绝,可是想着王总对自己的点点滴滴,茹玉的含情脉脉,李维简直无法抵挡诱惑。经过一阵激烈思想斗争之后,他伸出双手,就像当年抱住红叶似的,激情的拥抱了一下茹玉,将嘴唇轻轻的放在茹玉的额头上吻着,尔后又慢慢移动到她的嘴唇。

    茹玉闭着双眼,李维那深情地一吻也让她浑身发软,她感觉这一刻来的太突然,她抱住李维的脸,不停地扭动着脑袋。难道这是她人生幸福的开始吗!她醉了。

    李维腾出手来,想解开她的衣扣,被她理智地拒绝了,“不,今天不行!”说着,她将李维慢慢推开。

    夜深了,但李维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他想着王总和茹玉对他说的那些话,又想着王总和茹玉给她买的那些衣服,更想着刚才茹玉倒在他怀里的那一瞬间,还有那个让他控制不住的深情之吻,他觉得王总把自己当成了她的儿子。这一刻,他显得多么幸福啊!

    可是,这能对得起红叶吗?她一个人在家辛辛苦苦,每日忙个不停,并且在把她解救出来时的那一刻,还承诺要爱她一生一世,难道……,他不敢想下去,庆幸当时控制了一下感情,在茹玉轻轻推开他的那一刻,他没有强求,否则,他真要做对不起红叶的事了。

    反过来再想,当他突然回家,看到红叶对自己那不冷不热的表情时,又让他觉得红叶变了,她已不是当初那样天真可爱了,也不是那样单纯了,尤其是开了那个油坊,她的心也许全部放在了经营挣钱上。是的,自己不也是为了钱吗!

    李维想了一夜,等天快亮的时候,他才迷糊了一觉。

    吴师傅轻轻拍了拍他,叫他起床上班。

    李维睁开双眼瞅瞅窗外,那太阳已经升的很高了。

    从不做梦的茹玉,昨晚像是打架一样,一个接着一个。先是李维拥抱她,亲她,后来又脱掉她的外衣。她感觉很兴奋,当李维慢慢向床边推她时,她却突然抽身出来,难道我就要把自己的一生交给这个臭小子吗。

    李维笑笑,“我爱你!”

    一句话又让她激情似火,这就是爱吗?

    王总走到她的房间,看着茹玉张着小嘴微笑着,知道又在做美梦了。她轻轻括了一下她的鼻尖,“闺女,别做梦了,太阳晒着屁股了!”

    茹玉根本不去理会,侧过身子,依然微笑着。

    王总又轻轻拍了她一下,“睡吧闺女,你长大了。”

    王总自己骑车到了单位。

    见王总来了,小赵马上向李维报告,说是王总来了。

    李维稍作振定,走进王总办公室,“王总,最近几天没啥当紧事吧?”

    “怎么?你有事?”王总问。

    “事到没有,我想,如果没有当紧事,我想回家一趟,时间不长,来回三四天就回来。”

    看来他是想回去给家里人通报一下吧,想到这里,王总说,“没啥事,给家里人带个好,也给茹玉说一声。”

    李维笑了,又谢谢王总。

    当李维走出办公室后,王总又自言自语到,我相中的孩子肯定没错,挺懂礼节。

    “李维呀,晚上出去转转?”吴师傅故意问到。

    “吴师傅你自己出去转吧,我有点事。”

    “臭小子,就知道你有事,才故意问你,去吧。”瞅瞅李维,吴师傅笑了笑,躺在床上点着了一支烟。

    李维和茹玉来到人民广场,找了一个地方坐下。透过那广场上黄黄的路灯灯光,李维发现茹玉越来越漂亮,他抓紧她的手,盯着她看着、看着。

    此时的茹玉有点腼腆了,她笑了笑,有点不好意思,将身子向一侧转了转。

    “王总?”

    “什么?再叫一遍。”

    “小王总。”

    “去你的,你这人太讨厌了。”茹玉装作生气的样子“哼”了一声。

    “茹、茹玉”,李维马上改口。

    茹玉笑了,“这还差不多。以后上班时叫我王总,下了班,尤其是没有熟人的时候,叫我的名字就行。”

    李维嘿嘿笑了,“知道。”

    看着空中那圆圆的月亮,李维又好像到了砖厂那个小河边。如果说当年是红叶让他心动,而今天,却是茹玉让他心颤。他瞅瞅茹玉,说到,“茹玉,我想回趟家。”

    “回家,你今年正月里不是刚回去吧,怎么又突然要回家?”茹玉不解地问到。

    “我,我家里的老人身体不太好,想回去看看他们。”

    “我和你一块回。”

    “不,将来我一定带你回去见老人。这一次,我还是自己先回吧,我已给王总请了假,就三四天,时间不长,多一天也不呆。”

    “我还是想跟你一块回去。我不想让你离开我好几天。”

    “知道,我家是农村的,村子旧,路面不平,坐火车回到家又是晚上,我怕万一。”说到这里,李维突然停住。

    “万一什么?”茹玉盯着李维的脸问到。

    “万一扭着、伤着,让王总看到了多心疼。”李维说着,又亲了一下茹玉的额头。

    “那好吧,我等你。这些钱你拿上,给老人买点吃的,也算是我的一片心意。”茹如从兜里掏出钱包,将钱包里所有的钱都放在了李维手里。

    “不,我不要,你上次给我的钱还没用呢。”

    李维这句话是真的,农村出来的,打工好几年,知道挣点钱不容易。几个月来,他除了给茹玉买了条围巾,给吴师傅买了两盒烟以外,从没有多花过一分钱。

    “拿上,穷家富路。”茹玉抓住李维的手,又在脸上亲了他一下。

    “好吧,我送你回家,明天一早我坐车走,到那天你到车站接我就行。”李维拉住茹玉的手边说边向家的方向走去。

    李维将茹玉送到家,偷偷的将那些钱放在了一旁的鞋柜抽屉里。

    王总睡了,李维向茹玉摆手。

    第二天一早,李维坐上了回家的火车。

    李维一路上不轻松,他的心早已乱了,回到家,他该怎么给红叶交待呢。

    茹玉起床,整理完被褥后,到鞋柜的抽屉里找发夹。当她拉开抽屉的瞬间,呆住了,“妈,你在这鞋柜里放这么多钱干啥?”

    王总一听觉得有点奇怪,马上从卧室走过来,看着抽屉里的一砸子钱,说,“我没有放啊!”

    “你没放?谁放的。”茹玉拿出来数了数,突然想起来了,“是李维。”

    “李维?”王总惊叹了一下。

    “他昨天告诉我要回家看看,我怕他带的钱不够,就把钱包里的钱全部塞给他,没想到他都给放下了。这也不对啊,我昨天没有给他这么多,现在怎么会有这么多钱呢?再说,我想和他一块回去,他还不让。”茹玉不解,也有点担心。

    “傻丫头,他这是回家给他家里人通个气。再说,这也告诉我们,他不是看上咱家的钱了,我觉得这孩子有股志气。”王总想了想,又问到,“前天晚上,我不在,你们干啥了?”

    “妈,你别想歪了,我们啥也没干。”

    “不可能吧?”

    “妈,他就亲了我一下,这有啥?”茹玉妖滴滴到。

    “是没啥,现在时代不一样了。当年,我和你爸在结婚前,连个手也不敢拉。就结婚的当天晚上,你爸才亲了我的一下嘴唇。”王总说着哈哈笑了。“你放心,这孩子我没看错,以后绝对对你好的。”

    “身上不装钱,怎么能回家呢?”茹玉看着那些钱既心疼又有点担心。

    王总瞅瞅涉世不深的茹玉,说到,“快快洗漱,一会还要上班呢。”

    春草一边帮着红叶忙着田里那点棉花,一边又帮她打理点镇上的油坊,晚上便和红叶一起回家住。总之,春草这几天也没有闲着。

    几天来,红叶和春草无话不说,只要有时间俩人就坐下闲聊,“春草姐,这几天委屈你了,每天和我睡一张床,等明天挂了牌子,你就到我的办公室暂时住着,这样也省得你来回跑了。”

    “谢谢红老板关照。”

    张晓帮着红叶换了油坊牌子,益红油坊变成了“XXX益红粮油加工厂。”

    庆祝一番后,红叶与春草早早回到家吃了晚饭。

    因为下雨,她们俩拉灭灯躺下了。躺在床上,俩人又开始聊了起来。

    矛盾的心里,还是让李维觉得进退两难,但一路的思考,也让他多少有了一点主意。如果红叶的想法能和自己一致,他便回去向王总说清楚,别耽搁了茹玉。如果红叶还是想着只为事业不为家庭,那自己也只能再考虑考虑了。

    下了车,李维想办法往家赶。但由于下着小雨,时间还是晚了一点,听着鸡叫,估计也有11点多了。

    李维走到家门口,院子和屋子里没有灯光,外门也锁着。犹豫了一下,估计红叶也已经睡着了,便没有叫门。他想办法从篱笆外门旁边跨过去。

    俩人聊得时间稍长了一点,便有点瞌睡了。红叶觉得后背有点痒,便捅捅春草,让她帮着挠一下。

    走到堂屋门口,李维抬起手将要敲门,却听见红叶说,“轻点,轻点,有点疼。”这声音很绵很软。

    春草翻身又向外靠了靠,把红叶挤到了外边,红叶又到,“往里一点。”

    春草向里挪了挪。

    红叶感觉还是有点挤,于是又说到,“再往里一点。”

    李维听着头皮都发麻了,咬着牙,攥着拳头,张晓啊,张晓,你他娘的太不是人了,老子不在家,你竟敢这样对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