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三月桃花四月开 > 第八十五章 陌生人
    放学了,小海拿着信一遛烟往家跑,还没进门就喊到,“娘,我姐过几天就来看咱们了。”

    梅英听罢激动不已,“俺的娘哎,这闺女终于要回来了。小海,你看看娘,娘是不是有点显老了?”

    “不老,俺娘可漂亮了。”小海明白梅英的意思。

    “我是怕你姐看到我变老了,心里难过。”说着,梅英拿起镜子照了照。

    看着梅英激动的样子,一旁的杏儿有点不高兴了,“娘,我姐回来你就那么高兴吗?”

    杏儿一句话,如同给梅英浇了一盆子凉水。

    “杏儿,你咋这样说娘呢?你姐回来你不高兴吗?”

    “不高兴!”杏儿撅起了小嘴。

    “我说杏儿,自从你知道她的事后,你总是在后面说三倒四的,啥意思?嫌乎了?”

    “我说什么三倒什么四了,她就是一个贱人,啥恩人不恩人的,那都是借口,她就是想男人了!”杏儿生气到。

    杏儿生气也能理解,自从红叶走后,梅英就像丢了魂似的,隔上三五天就偷偷哭上一次。有时候还一个人到红叶常去的那个山头坐一会,期盼着红叶能突然出现。有时候实在想的不行了,就拿出来她的衣服看一看、闻一闻。

    今天盼明天,明天盼后天。想闺女的心思一刻也没停过,这时间一长,人也瘦了,白头发也多了。

    杏儿不明白,为啥娘对红叶这么亲,亲的让她有点嫉妒。所以,每次提到红叶,她都躲在一边不理不睬,她知道红叶也不再是从前的姐姐了。

    “别胡说,再瞎嘟嘟我就打你,你姐不是你想像的那种人!”梅英扬起了巴掌吓唬到。

    “哟,在家呢,老汉哪去了?”梅英扬起的巴掌还没放下,院子里传来了陌生人的声音。

    顺着声音向外瞧,两个陌生人一前一后站到了小院里。

    “你们是?”梅英疑惑地走出屋门。

    来者不善。这两个人看起来三十刚出头,有一个人光头、八字胡,花里糊糟的短袖穿在身上一点也不合体。另一个人脸上还有块大伤疤,长三四公分,像是刀伤,胳膊上纹着一条龙,刻着几个字。这俩人看样子就不是什么好人。

    梅英心里有点打怵,也有点疑惑不解。

    “快说,老汉在不在家?”脸上有刀疤的那个小子厉声问到。

    梅英心里咯噔了一下,是不是小海在外面惹事了?还是……

    正想着,光头的那个人又说话了,“你家红叶回来没有?”

    “红叶?你咋知道俺闺女的名字?”梅英问。

    “咋知道,我告诉你们吗,她把我哥告了。我哥进了监狱,我们要找她算帐!”那个光头小子又恶狠狠地说。

    梅英越听越有点糊涂,又不解地问,“你哥是谁?”

    “我哥是谁?我哥就是保民,你是红叶娘吧,今天给你说实话吧,保民把你闺女卖了。”刀疤脸抢话说到。

    “啥?保民把红叶卖了!这个挨千刀万刮的,这个连畜生都不如的东西,他怎能把红叶给卖了。”说着梅英身子一歪差点晕倒在地上,幸亏有小海在跟前扶住了梅英。

    梅英缓过神,向那个刀疤脸撞了过去,小海骂着也朝那个光头扑了过去,“狗X的,你们是流氓!”

    老杨正在田里忙着,忽然觉得右眼不停地跳动了几下。

    他没有在意,用手揉了揉。

    过一阵,右眼越跳越厉害。这时,他在心里开始念叨,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哎,家里不会有事吧。

    老杨来不及多想,一路小跑往家赶。

    “她娘的,你一个小屁孩,还给我……”刀疤脸小子使劲推了小海一把。

    接着抬脚又要踢他时,梅英见势不妙挪了一步挡在了前面,“你这个王八蛋,还想打人!老娘给你们拼了。”说着,梅英伸手抓脸。

    俩小子甩开梅英娘俩,到屋里搜了一遍,又在院子里找了找,没有见到红叶和老汉。

    光头走到梅英跟前大吼到,“告诉你家老汉,只要红叶回来,我们就……”

    刀疤脸小子说着掏出了一把刀子“嗖”地一下插在地上,“走,过几天再来。”

    梅英看着插在地上的刀子,紧紧地拉着小海。

    老杨急急忙忙往家赶,半路上看到两个小子怒气冲冲地和自己擦肩而过,他停住脚看了看,自言自语到,“干啥的这是?”老杨一进家门就感到气氛有点不对,看着个个愁眉苦脸,便问出啥事了?

    “你看看那把刀!”梅英心有余悸地说。

    老杨从地上拔起那把刀瞅了瞅,问到,“咋回事?”

    “咋回事,你没碰见两个人?”

    “碰见了,看样子不像好人。”

    “对,就是那两人,他们说保民进监狱是红叶告的状,现在找红叶算帐来了。”梅英说起来还有点心惊胆战。

    “你再说一遍,我咋听不明白。”老杨愕然。

    “啥不明白?”梅英把刚才的事前前后后说了一遍。

    老杨听了气不打一处来,擦了擦刀子大喊到,“这个万人X的,我去找他们!”

    “你找谁?你知道他在哪?”

    “我找保民,这个王八蛋,竟干这伤天害理的事。”老杨气得头发都竖起来了。

    “你找他,他都进监狱了,你咋找?我看,还是先别去了,闺女信上说过几天就要来了,先问问红叶再说吧!”梅英拉住了老杨。

    老杨有点激动,“快给叶子回信,把这些事告诉她。”

    “不行不行,这样,闺女会更担心咱的。”梅英细细考虑了一番。

    这时,她又突然想到了那个人说得话,“过几天还来,见到红叶就要……”

    梅英马上改变主意,“她爹,这时候,我们不能让她回来,如果让闺女回来,哪天被那俩人碰上,弄不好咱闺女连命都没了,他们不像好人,啥事都能做出来。”

    老杨蹲下来,点了一根烟,他在琢磨着梅英说得话。

    不一会,老杨突然想到了报警。

    “那不行,你报了警,要是能抓住他们就不用说了,要是抓不住,那咱的这两个孩子咋办,这些人会想法子报复的,你再考虑考虑!”心细的梅英提醒到。

    老杨实在没想到什么好法子。无奈之下,老杨说,就暂时别让红叶回来了,等平静平静再说吧。

    再三考虑后,梅英吩咐小海写了回信。

    信写完了,梅英有点不放心,又让小海读了一遍。

    梅英听后,倒是松了一口气,可这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啥滋味都有,好不容易盼到闺女快来了,现在却又要将她拒之门外,实在是……

    梅英不敢再想下去,可不想不行啊,哪有亲娘不思闺女的,这一走都快两年了,到底在她身上发生啥事了,梅英到现在还只是猜测。

    “保民和咱还是亲戚,虽然走动少,但无论如何也不至于干这伤天害理的事吧,是咱闺女欠他钱了,还是……”梅英问。

    “这个该死的保民。”老杨恨得咬牙切齿。

    闺女,不是爹娘狠心,这是被逼无奈啊!老杨一边抽烟一边又在心里嘀咕到。

    “娘,看来是我错怪姐了。你说,这事怎么能让咱摊上呢?”刚才还生气杏儿,突然像变了另外一个人,她抓住梅英的手惭愧的说到。

    “没事,孩子,这是大人的事,你们小孩子家不要掺和,对外也不要说,那些人都是畜生,没有人性,这对你们不好,只要好好上学就行了。”梅英又马上嘱咐着小海和杏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