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三月桃花四月开 > 第五十九章 不谋而合
    煤油灯依然在滋滋的响着,红叶揉揉眼睛,将那本书放在了枕头一旁。她躺下了,灯光越来越弱,不一会,自己熄灭了。

    闭上眼睛,她大脑飞速旋转着。购买这些设备,需要的资金不是个小数目,就凭自己的能耐很难保证,也许只有他,说不定还能帮上一把,至于行不行,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张晓也是一夜未眠,作为邻居,以前仅是嘴上说说,现在到了动真格的时候了,他感觉压力有点大。男子汉大丈夫,既然承诺了,哪能还有退缩的道理。不管结果如何,这个忙帮定了。如果老婆还活着,她也会让我这么做的。可是,那么多的钱,如果挨家挨户去借,根本不可能,思来想去,他感觉也只有他能帮上这个忙。

    红叶起了个大早,头发也没来得及梳上一把,就敲开了张晓家的门。

    张晓知道红叶要来,早早起床在家里等着。听到红叶的叫喊声,张晓走到大门外,“嫂子,我知道你的意思,一会,我安顿下就走。”

    红叶笑了,“你知道我找你啥意思?”

    张晓也微微一笑,“不就是向老范张口吗!”

    红叶马上叫了一声“兄弟”,伸出双手同张晓击掌,“好,一会走。”

    秋月肚子不舒服,早早起来上完厕所,正准备回到屋里再睡上一觉时,却突然想到了昨天开会的事:二嫂支持我反对,这明明是和她对着干,我真傻!不如现在把那块地的事告诉她,让她高兴高兴,也缓解一下昨天开会时的那种尴尬。

    秋月低头边想边向前走,抬头时却看见红叶与张晓击掌,她悄悄躲起来,那怦怦跳动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不对吧,这么早俩人在干啥,再看她那乱七八糟的头发,秋月感觉不太对。

    红叶回到家,赶快洗漱、做饭。

    “二嫂,起这么早干啥呀!”红叶刚进家不多会,秋月却又跟着来了。

    红叶瞅瞅秋月,“你也起得挺早,这么早过来找我又有啥吩咐。”红叶一边忙活着,一边反问到。

    秋月跟在红叶屁股后面,一会儿进厨房,一会儿又出来,反正是红叶走一步,秋月就跟一步。

    “二嫂,我是向你道歉的。”

    “道歉?道什么歉。”

    “昨天开会时,你刚表态支持村长,我就提出来反对,你不生我的气吗?”秋月像一个知错的小朋友乖乖地承认着错误。

    红叶放下手中的水瓢,直起腰板到,“跟你生气,我犯得着吗!”说着,红叶又咯咯一笑。“好了,我一会还要出去,赶快弄点饭吃,你没事就先回吧。”

    秋月马上又笑到,“不生气就好,二嫂,我向老太太给你要了一块地,省得你闲着没事干,到处乱跑,害得我每天总得盯着你。”

    “地?我不要,你自个留着种吗!”红叶“哼”了一声到。

    秋月一听生气了,“哎哎,你这人真是啊,费了半天劲才说服了老太太给你要了一块地,你没有一点感恩,反倒是还有点小情绪。”说着,秋月的小肚子咕噜噜地又响起来了,赶忙捂着肚子到,“不给你聊了,我走了。”

    秋月一路小跑,边跑边还哎哟哎哟着。

    简单吃了两口,红叶又收拾了一下院子,做好了出发准备。

    红叶走到门口,见张晓骑车在门外等着,打了招呼却突然返回到屋里。

    “二嫂,这是干啥?”张晓见红叶提着一点鸡蛋便问到。

    “每天只顾忙活了,好长时间没去小吕家了,咱路过,顺便过去看看。”红叶这心还是蛮细的。

    “应该,自从小吕出院后,我也一直未去看她,今天算是一块吧。”张晓到。

    俩人走到小吕家门口,见堂屋门开着,便推门进去了。

    小吕娘正在给小吕喂饭,见红叶她们进来了,便放下碗筷招呼坐下。

    小吕在床上半躺着,显得特别没有精神。见到红叶她们,眼里噙满泪水,轻轻推开她娘的手,激动到,“红叶姐,这么忙,还过来看我,实在不好意思。”

    红叶走到床前,抓住她的手说,“距离这么近,我们都很少来,不好意思的是我们呀!记着,一定好好养病,不要胡思乱想,将来一切都会好的。”

    张晓也跟着点头,并嘱咐小吕好好养病。

    小吕娘拿了两包花椒,分别塞给红叶和张晓。

    “婶子,你这是干什么?”红叶急忙问。

    “这都是自家树上长的,你们拿上,以后没有的时候就到后面的树上自个摘就是了。”小吕娘说到。

    “不,婶子,我们还有呢,用不着。”红叶推辞着。

    “孩子,别嫌少,拿上吧,上次在集镇上碰到你,你撂下钱就走,婶子不好意思,可追了你两步就看不到你的身影了。回到家我就包好了,想给你送过去,一直也没去成,正好你来了,今天就拿上吧,也是婶子的一片心意。谢谢你们对小吕的照顾!”小吕娘含泪到。

    看着眼前小吕的母亲,她仿佛又想到了自己千里之外的母亲。接过那包花椒,她眼角红了,“谢谢婶子!以后有啥事,你尽管张口就行了。今天我还有点事,不能长呆了,哪天有时间过来陪你们。”

    “没事闺女,你们都挺忙,没事不用过来了,有事找你们!”小吕娘将红叶她们送到门外。

    看着红叶她们骑车走远了,小吕娘擦擦眼泪回到屋里。

    小吕很感到,自从自己生病后,这几个小姐妹经常来看她,她想,爱不一定是给予,有时候关怀也是一种爱。“娘,我要好好吃饭,等那天好的时候,我一定请她们到家里吃顿饭。”

    小吕娘擦着眼泪点头。

    “二嫂,你和小吕认识?”走在路上,张晓问红叶。

    红叶想了想,唉声叹气到,“认识,在砖厂呆过一段时间,可不知她却得了这种病,多好的姑娘。还有她娘,心脏也不好。”

    张晓也跟着叹气到,“是呀!人生就是一场梦,有的梦精彩,有的梦灰暗。我也是爱做梦的人,没结婚时,梦想着将来娶个好媳妇。结婚了,又梦想着生个好孩子。生孩子了,又梦想着多挣几个钱养家立业,让老婆孩子有一个幸福的家,可是最爱的老婆却在最需要她的时候走了,留下了我们父女俩。”张晓越说越觉得伤感。

    红叶在后座上坐着,只叹气不吱声,她在心里替张晓向老天鸣不平,可她又有什么办法呢。

    “二嫂,不知道你的梦有多大。自从见到你之后,我这萎靡不振的精神头又被你提起来了,总感觉你能干出一番大事来,就如同你说的那样——奋斗才有人生。”

    兄弟,只有你才能理解我。红叶在心里嘀咕着,李维只知道把我放在家里面,他不知道我的心在哪?

    “二嫂,看,就前面那个大门,就是我表哥范文家。”

    顺着手指方向,红叶扭头看了过去,好气派,真是有钱人家呀!高高的红砖院墙,夹带着一间门楼,门楼两边坐着两只小狮子,小狮子张牙咧嘴,好像一直在那儿坐着笑着。

    张晓下车,急着敲门。

    门开了,开门者正是范文。“哎哟,你怎么突然来了!”范文看到张晓带着个大美女,既高兴又吃惊,“又说了一个,过来报喜,是吗?”

    红叶不明白,只顾微笑。

    “别胡说,哪能再找一个,这是李维媳妇,二嫂。你应该叫弟妹。”

    范文咧着嘴挠了挠头到,“不好意思,弄错了,弟妹好。”说着,范文把她们迎进屋里。

    屋里更气派,茶几、沙发样样齐全,正中间还放着一张八仙桌子。

    红叶她们坐下。

    范文倒了茶水放到她们跟前,自己也坐在她们对面,“你们俩来,真是稀奇,肯定有事吧。是不是李维联系好通知我呢。”范文笑笑。

    “哥,今天来确实有事,但不是李维的事,我们想在家里开一个榨油坊,让你给参谋参谋,提提建议……”张晓把准备投资建设榨油坊想法给范文作了一番汇报。

    范文听了也极力支持,并谈了谈自己的看法,提到钱的事,倒让他有些担心了,看着眼前这么年轻漂亮的红叶,他低估了她的能力,也担心她不会做成功,但出于张晓这个亲戚在中间插着,也碍于李维正在联系皮带轮生意,他还是留了个活口。

    “表哥,你放心,你是见过世面的人,我红叶向你保证,钱就算是我借你的,不管将来发生什么情况,我红叶绝对连本带息一分不少的还给你。再说,李维也在外面联系着你这个业务。”红叶向范文表态。

    “行,表哥,我可以替二嫂担保,我以我的房子向你做抵押,万一将来有个什么事情,你将我的房子卖了就是了!”

    范文想了想,抽了一支烟,“好吧,改天我到现场看一看,只要能行,我帮你们这个忙。”范文也算痛快人。

    三个人又聊了一会,张晓问,“不见了嫂子她们。”

    “她们出去了。”范文说。

    范文留她们在家里吃饭,被红叶婉言相辞。

    在回去的路上,张晓又安慰红叶,“放心吧二嫂,凭我的知觉和对他的了解,应该问题不大。但如果向他借的太多了,我估计还有点问题,不过,我们先凑一点,尔后,再向银行贷点款,这样就能有保证了。”

    说实话,就凭红叶的年纪,还有技术、经验,真替她捏把汗,这一步棋实在是赌那,赌好了,啥都有了。赌不好,将会一无所有,背负重债。

    回到家,红叶在床上整整躺了一个下午。她在想,张晓为啥这么帮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