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三月桃花四月开 > 第三十五章 有点意外
    李维睁开眼睛,天已经大亮。相比往常,他今天晚起了一会。

    他怕老太太发现后大发雷霆,赶快把地上的垫子捆起来放在墙角,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到窗户前伸了个懒腰。

    院子里,老父亲正在清扫院子。

    厨房里的烟囱正在缓缓地冒着白烟,一看就知道老太太正在做早饭。

    李维回头看,红叶面向外侧身而卧,眼皮不时的在动弹。

    李维走过去,轻轻拍了拍,“起床吧,太阳出来一树稍高了。”

    红叶不理会,又把身子转了过去。

    李维笑了笑,又到,“快起来吧,一会老太太过来取东西,看见你在睡觉,一定会生气的。”

    红叶揉揉眼睛,也伸了个懒腰,慢慢折身起床。

    李维打来了洗脸水,又挤了牙膏,把擦脸毛巾放在脸盆旁边。

    见红叶下床开始洗漱,他又把那被子折叠起来,尔后又拉展了床单。

    红叶偷着乐了,这男人真还不错。

    她走进厨房,向老太太问了一声好,蹲下来帮着拉风箱。

    老太太笑着到,“昨晚睡得舒服吗?”

    红叶一头雾水,什么叫舒服吗?她没明白老太太话里有话,而是斜眼偷瞟老太太一眼,马上到,“舒服,舒服。”

    “舒服就好,舒服就好!”老太太说着走出了厨房。

    李维站在院子里,东瞅瞅西看看,不知在找啥东西。

    老太太走过去,轻声到,“见红了吧?”

    “见红?啥见红。”李维愕然。

    “哎呀,你这个死脑筋,和你爹一样傻,见红都不知道是啥!真笨啊。”

    李维不明白,直瞪着老太太。

    “就是昨晚圆房的事。”老太太不好意思,语速还有点快。

    “圆房?”李维挠挠头,“噢,圆房!对对对,昨天一天都折腾成啥啦,哪有这个心思。”

    老太太一听,立马拉下脸来,“昨天是大喜之日,你怎么连这一点都不懂,气死我了。”

    李维见老太太满脸的不高兴,马上说,“别生气,今晚圆,今晚圆!”

    吃过早饭,李维无意间看到墙边还放着一个包袱便问到,“红叶,把你那个包袱收拾收拾吧,自从来了之后还没打开过,看里面有没有该洗的衣服,你把它拿出来,我帮你洗一洗。”

    “都是一些换洗衣服,没啥要洗的,你看这件,是我最喜欢的,穿了三四年了,不舍得扔啊。”红叶从包袱里拿出了她那件最喜欢的花棉衣抖了抖。

    “不舍得扔啊,就放着,到时候再给你买件新的,这个你就留作纪念吧。”

    话音未落,一个纸包的东西突然掉在了地上。李维眼疾手快,“这是啥?”边说边伸腰捡起来了。

    “不知道,打开看看吧。”红叶愣了。

    李维觉得眼熟,“哎,这不是我给她们的钱吗,怎么会在这儿。”

    “钱,啥钱?”红叶问到。

    “就是那……”李维怕老太太听到,赶快走过去把门关住了。“这是给兰萍的2000块钱,我亲手给她的,怎么会在这儿?”李维感到有点惊讶。

    提到兰萍,红叶又觉得捅到了她的伤口,眼眶里即刻充满泪花。那刻骨铭心的一幕又在脑海里打转。

    “黑子,你给我出来!”

    “咋地了,萍姐?”

    “你装糊涂?你疯了?连个招呼也不打,你竞敢……滚开。”

    “萍姐,别生气,我看她太漂亮了,我不想便宜了那个小子。” “滚!”

    “红叶,都是我不好,是我管教不严,让你受委屈了。不过,你还是不要想得太多了,女人不就那么一回事,想开了,啥事都没有,想不开,你可能会走进一个死胡同,永远也走不出来,既然这样了,你就跟那个小伙子走吧,我看他人也不错的……”

    李维想不明白,她们不就是拿红叶卖钱的吗,给了她钱,她咋会不要,反而又塞到这衣服里?奇怪!

    瞅瞅红叶伤心的样子,李维轻轻碰了她一下,使了一个眼色低声到,“你不觉得这事奇怪吗,是她良心发现了?”

    “可能是吧,我一句一个姐的叫她,是她不好意思了,当时我还怀疑她是假慈悲呢,看来她是真慈悲。”稍停一会,红叶问,“她啥时候放进来的?”

    “不知道。”李维摇头。

    过了一会,李维又好像记起来了,“估计是我背着你走的时候。你还记得吗,咱们走了没多远,她把我叫住了,说还有一个东西落下了,于是跑过来,塞到了大包里。”

    “那时候我连死的心都有,怎么还能记得这么多。”

    “哎,你说,这是不是天意,要不是这样,你这么漂亮咋会跟我来这个地方。这么说,我既没花钱,又得到了你,真还得谢谢她,谢谢老天爷了!”李维心里乐坏了。

    “去你的,还谢她呢,要不是她,我能……我这辈子都抹不去啊!”

    李维脸上乐开花了。没花一分钱,又领来了漂亮媳妇,这是天大的好事啊!

    看看他高兴的样子,红叶又说,“你这是幸灾乐祸是吗?”

    “没有,没有,我哪能幸灾乐祸呢!算了算了,不想了,你把钱收好,咱也不用借钱了,到时候给你家邮寄一些,剩下的咱过日子。”李维轻轻打开了屋门。

    红叶越想越觉得有点奇怪,她把我送给了李维,又把钱放在了包里,这不是赔了妇人又折兵吗?

    李维在红叶耳边嘀咕了几句,推门走了。

    临出门时,李维还犹豫,就结婚这档子事,肯定有人会问他。

    果不其然,他在前面走着,总感觉后面有人指指点点,“这家伙能耐大了,人家找一个,他找两个。”

    “啥能耐?这叫道德败坏,吃着锅里,看着碗里,他肯定没干好事,不然的话,那么好的姑娘怎么会找到家里来……”

    李维听了,气得咬牙切齿,想过去当面解释,又害怕越描越黑,不解释吧,实在气得让人窝火。

    李维到了学校附近的一家商店,买了一袋洗衣粉回家了。

    红叶收拾了一堆衣服,正端着盆往水井那儿走。看见李维脸色不太好,低着头气冲冲走过来了,忙问,“怎么了?”

    李维唉声叹气,“外面的人说我道德败坏,吃着锅里看着碗里的,你说我能不生气吗?我是这样的人吗?”

    红叶放下脸盆,从李维手里一把夺过洗衣粉,“不怨你,这都是我造成的,是我毁了你们的名声,我就不应该跟你来。”

    天黑了,红叶擦上那屋门,又伸手取那垫子,被李维一把挡住了,“嘘,老太太在窗户外面呢。”

    红叶吹灭了煤油灯躺在床上。

    过了一会,李维趁红叶不注意,故意掐了一下红叶的胳膊。

    红叶疼的“哎哟”起来,“你干啥呀,疼死我了。”

    老太太猫在窗户外听不清楚,咧嘴笑了笑睡觉去了。

    李维悄悄走到窗户前,听着老太太远去的脚步声,慢慢取出了那熟悉的垫子铺在地上。

    公鸡的鸣叫声,让李维觉得有点嗑睡,倒头睡着了。

    红叶按照李维说的,找出一块小手绢,在上面滴了几滴红墨水。对着月光,她自己拿着开心笑了,这是她一段时间以来第一次发自内心的笑,她笑得是那么自然,笑得那么奔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