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三月桃花四月开 > 第二十章 放我走吧
    秀雅起了个大早,包好红叶的工资坐上了开往县城的小巴车。在车上,秀雅拿出了红叶留给她的纸条,纸条上写着红叶家的地址,她告诉秀雅领到工资后帮她寄回家,可秀雅想来想去,还是想去见见红叶,她想当面告诉红叶,李维已答应她年底回去结婚了。

    车在河口砖厂停下了,看着眼前的一切,她感觉这个厂子好大好大。迎着太阳,秀雅径直向砖机厂走过去,见一个小姑娘正在坯架旁喝水,便走过去很客气的问到,“唉,小姑娘,这儿有个叫红叶的吗?”

    “你是谁?”小吕转身,歪着个脑袋反问到。

    “我是她的朋友,我叫秀雅。”

    “秀雅,你这名字挺好听的。”小吕上下打量了一下,又接着问,“你找她干什么?”

    “我是来给她送钱的。”秀雅稍作犹豫后应到。

    “对,钱,工资。”看着小吕的可爱样子,秀雅笑了笑,“快告诉我吧,小姑娘,她是不是在这儿?”

    小吕摇头。

    秀雅微笑的脸一下子僵住了,“怎么,她不在了?”

    小吕又点头。

    “她去哪儿啦?”

    “我也不知道,好像去一个鞋厂。”小吕想了想说。

    “哪个鞋厂?”

    “不知道。”

    小吕带着秀雅来到厂部打听红叶的去处,可保民办公室的门紧锁着。俩人走到厂部大门口,正好碰见保民低着头神色凝重地走进来。

    “厂长,红叶去哪个鞋厂了?”小吕上前拦住问到。

    “鞋厂,哪个鞋厂?”保民说话吞吞吐吐。

    “红叶姐走时说,她要去一个鞋厂,我想知道她去哪个鞋厂了。”小吕望着保民,渴求得到答案。

    “你问这干什么?”保民疑惑。

    “这个姐姐是她的朋友,现给她送钱来了。”小吕笑着到。

    保民假装笑脸,“没,没有,她回家了。”

    “回家?”小吕犹豫。小吕还想再问点什么,可保民已大步走开了。

    小吕急着干活,拜拜手走了。

    秀雅坐上了返回的汽车,一路上,她感到好失落,本来想亲自向她说声感谢,可是,她却走了,这个死丫头,到底去哪儿了。

    不一会,晴朗的天空突然乌云密布,紧接着大雨倾盆而下,秀雅感到了一丝凉意。

    也许白天干活太累了,李维刚躺在床上,不一会就听到呼噜声。

    “救救我,救-救-我!”一只黑色的狼狗在后边狂追着红叶,红叶拼命的向前跑着,前面就是悬崖,红叶紧急“刹车”,回过身,看见黑色狼狗已追到跟前,正拉开架式准备向她猛扑过来,这时,红叶纵身一跳。

    李维满头大汗,忽地一下坐起来,睁开眼,天已经亮了。他揉搓着眼睛,又懒懒地躺下。

    红叶躺在床上,绝望的心又一次在心底呼唤,娘啊!我对不起你啊,真的对不起你啊!

    不知啥时候,红叶哭着睡着了。等她醒来时,太阳已爬得老高老高了。她又扒着门缝喊到,“有人吗?我要解个手,我要解个手,快给打开门!”

    从山下赶回的兰萍听到大喊声,问到,“你是不是想跑吧?”

    红叶想,这女人真是老奸巨猾,不能让她识破,于是很乖乖的样子回应到,“萍姐,林子这么大,我往哪跑,就是想跑也跑不出去啊,快给我开门,我真想出去解个手。”

    兰萍的确狡猾。她想,不跑算你聪明,要是想跑,看你能跑到哪里,不过,还是小心点为好。于是她打开门锁,又将一根细绳子系在红叶腰上。

    “萍姐,你这是干啥,我就是解个手,你至于把绳子套在我手上吗?”红叶想了一夜,借机逃走才是唯一办法。

    “嘿,我看你花点子不少,还是防备点好,走吧。”兰萍强打笑脸说。

    兰萍把红叶带到小房子后面,两手紧紧抓住绳子,两眼紧盯着红叶不放,她倒要看看这个小丫头能耍出什么花招。

    红叶环顾了一下四周装作解腰带,“萍姐,你别老看着我,看着我就没那个意思了,你能不能避一避?”

    “避一避?避什么,你是女人,我也是女人,有啥好避的,快点吧,不解的话,马上回去。”兰萍说着背过身去。

    红叶假装退下裤子,慢慢蹲下,两眼向兰萍这边斜瞅着,一只手偷偷地挪到另一只手腕处,试图想把那绳子解开,手稍抖动,还是被兰萍察觉到了。

    “怎么?想跑?”

    “没、没有。”

    “没有?”兰萍哈哈一笑,“像你这样的,我见过多了。”说着解开了绳子,一把将红叶推进了屋里。

    “萍姐,放我走吧!”关门的一瞬间,红叶两手抓住门讫求到。

    李维放下坯车,悄悄问到,“你昨天不在呀,到哪里去也不吱一声。”

    秀雅吃惊,“哎呦,这太阳可从西边出来了,今天总算关心我了。”看着李维红着脸不敢抬头,又来了一句,“怎么,一天不见,有点想我了。”

    李维害羞,但又微微点头。

    春草见状,偷偷发笑。

    秀雅心直口快,心里装不下事。晚饭后,秀雅和李维又来到小河边。

    河水很静,一点风也没有。平静的河面上,月亮死死的盯着他们。秀雅捡起土块扔向河里,河面上泛起层层波纹。

    秀雅偎依在李维怀里。她感觉好美好美,瞅着月儿,她突然说,“呆子,我可提醒你,今年过年回家时,一定要买条大红鲤鱼给我家送过去。”

    李维点头答应,“好,这个没问题,你说买几条?”

    秀雅想了一会,伸出手比划着,“那就买9条吧,九九归一,你就是我秀雅一个人的。”

    “好,一定。”李维用手指轻轻括了她的一下小鼻梁。

    “唉,别光说鱼的事,我问你昨天去哪儿啦?还没告诉我呢!”李维急切的想知道。

    秀雅想,红叶回家了,李维也不可能去找她。再说,我们年底就要结婚了,告诉他也无防。好吧,我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你的梦中情人回家了。

    “什么,回家了?”李维先是惊愕,后又稍作振定,“回家、回家呗,和我有啥关系。”

    “和你有啥关系,装得吧!今晚又睡不着了吧。”秀雅有点故意。

    不可能,她不可能回家。李维心想。

    秀雅说,“昨天去了河口砖厂,想把红叶人生的第一份工资亲手交给她,并当面给她说声谢谢,也告诉她年底我们要结婚了,让她替我们也高兴一下,可是没想到,她回家了。”

    “噢,对了,是她那个表哥说她回家了。那里有个叫小吕的姑娘说她去鞋厂了,反正不管去哪儿,她已不在那个厂子了。”

    躺在床上,李维反复琢磨着秀雅的那句话,回家?鞋厂?这方圆百公里哪来的鞋厂,我从没听说过。琢磨来琢磨去,李维又想到了那个吓人的恶梦,坏了,出事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