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三月桃花四月开 > 第十四章 还我戒指
    听说红叶要走,李维心如乱麻,他推着坯车魂不守舍,就想找机会多说几句话,可是偏偏这俩人总在一起,连一点机会也没有。

    秀雅的眼睛一刻也不想离开李维,只要他推着坯车过来,秀雅便盯着他不放。

    红叶不敢抬头,可心里却是在不停地翻腾着,夹在他们两个中间是进退两难呀。

    伴随着“唉哟”声,红叶猛然抬起头,看见李维蹲在地上,双手捂着脚趾头。

    又听秀雅喊到,“不好,流血了。”

    血从李维的手指缝里渗了出来。

    红叶跨过车子,急忙掏出手绢给李维缠住了。

    秀雅搀扶着李维向厂部走去,李维不时回头看一看。

    秀雅心里明白,也跟着回头。

    第二天,红叶早早起床,收拾完自己的东西,拎起包走出宿舍。

    春草、秀雅几个人也出来相送。

    车开了,红叶透过车窗,看见李维直直的站在那儿。

    春草、秀雅不停地来回招手。

    车走远了,李维依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春草给秀雅使个眼色便走开了。

    秀雅走过去低声到,“她走了,她让我告诉你,你是一个好人,谢谢你对她的关照。”

    小巴车一路颠簸,红叶也跟着一颠一颠的。

    望着窗外,她脑子一片空白,无意中又念叨起鲁迅先生的那句话——路,世上本没有路……。

    想到李维,她觉得又可爱又好笑。看着秀雅的大傻劲头,她更觉得可笑。再想想自己,她更是感到可笑中的可笑。路,到底是什么,谁又能告诉我。她在问自己。随着车子的摇晃,她微微闭上了眼睛。

    李维把手绢洗得干干净净,叠得整整齐齐,他压在枕头低下,不时的拿出来闻一闻。

    听说红叶走了,那几个小家伙故意跑到坯架旁,刺激着李维,“傻了吧,人家走了,看你还怎么装蒜!”

    瞅着那几个极不着调的家伙,李维咬牙切齿,恨不得一揪拍死他们,好在秀雅连骂带砸一顿250,那几个家伙总算老实了。

    在春草的极力撮合下,木头李维给秀雅终于说了一个痛快话。

    挽着李维的胳膊,秀雅心里踏实了许多。

    看着天气不错,秀雅跑到李维宿舍帮他凉晒被褥,这让其他的工友羡慕不已,有的给秀雅开玩笑,有的给她要喜糖,还有的故意逗她,说李维早被红叶迷住了。

    秀雅知道这帮老爷们没有一个是正经的,也就这边耳朵听那边耳朵冒,全当作没听见就算了。

    有些话听起来是在挑拨离间,但仔细想一想,有时候也觉得蹊跷、在理,反让她更在意。

    她拿起枕头,方方正正的小手绢躺在那里像沉睡的婴儿那样一动不动。看着这熟悉小手绢,秀雅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不就是那天给李维包脚的手绢吗,红叶走得急,没来得及还给她,细想后,秀雅把手绢放在了自己口袋里。

    李维回来后,看着收拾好的床铺,小心脏马上加速跳动,掀开枕头,手绢不见了。

    有人说,秀雅来过了。

    李维跑过去找到秀雅,二话没说,就是要手绢。

    看着李维气势汹汹的样子,她又多了几分犯忌,怎么啦,这手绢对你就那么重要吗!

    李维其它话也不说,反正就是要回手绢。

    这让秀雅很生气,你拉着我的胳膊还想她,你眼里到底有没有我,说着说着,秀雅哭了。

    思来想去,李维也感觉这样做有点不合适,于是轻声到,“有机会,我想把手绢亲自交给她!好在朋友一场吧。”

    “不用你了,我有的是机会,她让我帮她领工资,到时候给她捎过去。”秀雅擦干眼泪。

    “不用你,我要亲手交给她!”李维扯大嗓门。

    争来争去,秀雅害怕了,她怕因小失大,就做出了让步,把手绢不情愿的递给了李维。

    李维学乖了,那天主动牵着秀雅的手到了那个河边。

    “秀雅,把那个东西还给我吧?”

    “啥东西?”

    “就是那天晚上你抢走的那个戒指。”

    “什么?戒指?”

    “对,就是它。”

    秀雅“噗嗤”一声大笑,“你从哪儿弄来的?”

    “你问这干吗?”李维稍犹豫。

    秀雅撒娇,“你说吧,我就是想听!”

    看了看秀雅的娇滴滴、可爱样子,李维开始回忆。

    一前年,我到前面的镇子上寄钱,正好路过一个裁缝店,店门半关着,店前也没有人,我边走边往店里瞅,谁知一块石头差点把我绊倒,我下意识看了看,未曾想,在泥土里露着一个金黄黄的东西,我弯腰捡起来,偷偷地放在兜里。

    回来后,我把它擦干净,在手上比划一下,心里高兴坏了,这可能就是大家说的戒指,一定放好,千万别丢了。所以,我走到哪就带到哪。

    秀雅一听,这个大傻冒,简直啥也不懂。

    想着那天晚上发生的事,秀雅又开始生气了,“看来这戒指不是送给我的,是送给红叶的。”

    “不不不,我没那个意思,那天我说的话你都听见了,我是认她做妹妹的,所以想把这个送给她留个纪念。”李维紧张的解释到。

    “好啊,既然是留作纪念,我看,你就别要回去了,我马上就成为你媳妇了,就送给我作为定情物,也算留作纪念吧!”秀雅模仿着贵妇人的口气说到。

    “这?这怎么能行?这是捡的,不值钱,到时候定婚时我再给你买个新的。”李维顿时傻眼,又想着法子要回来。

    “不,我啥也不要了,就要它了,走吧。”说着,秀雅拉起李维。

    车刚停下,司机便吆喝着下车。红叶拎起包走下车厢,抬头向远处望了望,一个大烟囱直直地矗立在那里,呼呼的冒着黑烟,这黑烟直冲云霄。

    红叶拎着包向前走去,在一个大院子门口停住了脚,河口砖厂四个红色大字映入眼帘。

    天气很热,红叶想拿出手绢擦擦额头上的汗水滴,可把手伸进兜里时却感觉是空的,丢了?不是,噢,想起来了,在他那里,不知他的脚好点了吗?

    她摇摇头,又多操心了。试着用袖子擦擦汗,拎起包又向里面走去。

    正好保民在院子里正和几个人唠着什么,见红叶过来了,保民走过去接过包,向大家介绍到,“这是我家一个表妹,大家以后要多多照顾。”

    红叶有点害羞,不敢抬头。

    保民见状,又急忙说,“这丫头年龄小,有点害羞”,说着示意红叶打个招呼。

    红叶也不知道称呼啥,看着年龄和表哥差不多少,不好意思抬起头问了声大哥好。

    看着红叶的腼腆样子,大家不约而同的说了声,“你这表妹很漂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