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我阅读

字:
关灯 护眼
看我阅读 > 二十七载 > 第五百章:舆论战(二十一)

第五百章:舆论战(二十一)

第五百章:舆论战(二十一) (第1/2页)

十一月三十日晚
  
  莱泽因、医院、某间病房
  
  卡帕躺在床上,静静地注视着空旷冷清的周遭。
  
  得知他可能染上了传染病,主编拜伦吓得连忙去医院做了个检查,在确认自己无碍后这才托人送来了慰问信。
  
  信明面上是在关心安抚卡帕,实际上字字句句都带有苛责。
  
  毕竟拜伦刚把监狱方面的报道重任交给卡帕,卡帕就病倒了,这无疑打乱了他部分部署,耽误了大事。
  
  最重要的是,卡帕这么没有安全意识地前往贫民区搜集素材,万一把病传回报社,害得他也出了事怎么办?烈性传染病可是随时能要了人命的!
  
  “咳咳……”卡帕直接将那封信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
  
  他感觉自己浑身无力,稍微动弹一下,胸口都会传来剧痛。
  
  除此之外,咳嗽不断,皮肤瘙痒泛红等也在折磨着他的意志。
  
  应当是真的染上病了。
  
  卡帕无声地苦笑了一下。
  
  只是靠近了平民一些,就这么不巧地真患上了病,也是够倒霉的。
  
  卡帕内心不免有些不安、低落,不过在看到士兵都不敢靠近看护,医生诊断时也是里三层外三层地将自己保护得严严实实,绝大部分时间都是独自身处在病房里,与国际平等联盟接触的机会大大增加,他还算是喜悦。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将那些重要的证据交给国际平等联盟。
  
  这件事大过一切。
  
  “咳咳……”卡帕孤单地躺在床上重重地咳嗽了几声,耐心等待国际平等联盟的同志前来找自己。
  
  他相当肯定,如果国际平等联盟真的收到了克莱曼婷的消息,那他们一定在暗中监视着自己,寻找与自己接触的合适时机。
  
  自己进入医院的事情也必然被对方所知,不出意外的话,现在已经有人开始摸向医院了。
  
  或许,下一秒病房的门就会被打开。
  
  事实也正如卡帕所料的那样,负责与他碰头的埃文斯同志故意摔下楼,被住在同一栋公寓的房客好心送到了医院,接受着治疗。
  
  埃文斯的伤倒是不重,腿部没有骨折,仅仅是被楼梯磕到,青一片紫一片的。
  
  这主要得益于他很年轻,别人误以为他是个跛脚,实际上他身子骨格外的结实。
  
  医生处理了下破皮的伤口,上好了药,在埃文斯的要求下,给他办理了一间单人病房入住休养。
  
  其实他的伤不是很有必要住院,但医院很欢迎他住在这里,每天缴纳高昂的医疗费。
  
  经过再三的劝导,好心的房客终究没有留下看护,先行返回了公寓,埃文斯一人躺在病床上假寐,在安静的环境中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做。
  
  他在医院里折腾了好一通,就是为了多了解医院的情况,确认记者卡帕所在的具体位置。
  
  这件事做得还算顺利。
  
  他虽然没有亲眼见到记者卡帕,却发现了走廊尽头的一间病房前站着两名戴着口罩的政府军士兵。
  
  这家医院里,政府军的士兵,还带有口罩,指向很明确了。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怎么越过士兵,见到病房里的记者卡帕。
  
  无非两个选择。
  
  一,想办法把士兵支开。
  
  二,冒充医生进去。
  
  支开士兵并不太容易,除非是他们的上级,不然很难驱使得动他们。最有希望的还是冒充成医生,戴着口罩全副武装,对方也认不出来,蒙混过关的可能性较大。
  
  时间更晚些后,埃文斯试着活动了下腿部,虽说还是作痛,但远不至于无法行动。
  
  他先是来到了门前朝外看了看,确认自己所在的这条走廊上没有人后,便大胆地走出,边走边四处张望,寻找可能有医生衣服的地方。
  
  这一行为非常的招摇,可埃文斯完全没想着收敛收敛。
  
  因为如果遇到了医生、护士之类的人前来询问情况,自己回答说找不到卫生间,或者说肚子有些不舒服就可以轻易地掩盖真实目的。
  
  此时最考验的恰恰是心理素质。
  
  “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一名值夜班的护士看到埃文斯掠过了值班处,打着哈欠问道。
  
  “卫生间在哪里?”埃文斯很冷静,照着准备好的说辞应对。
  
  “前面就有。”护士指了一下。
  
  “好的。”埃文斯点了下头,消失在了走廊。
  
  护士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双手趴在站用柜台上昏昏欲睡。
  
  一侧的走廊边,压根没离开的埃文斯探出了半张脸,观察着值班处的情况。
  
  值班处后面的左右两边,分别是休息室和存衣间。他需要的东西,就在存衣间里。
  
  但这样贸然过去还是太冒险了。
  
  自己途径值班站被发现,解释起来容易得很,可进存衣间被抓了现形,绝对会引起怀疑导致暴露。
  
  好在还没等埃文斯想出对策,走廊另一边的一间病房就走出了个女人。女人径直走向了值班处,没注意到立即侧身隐蔽的他。
  
  很快,打瞌睡的护士被女人叫醒,跟着女人一起走入病房,为女人患病的孩子更换吊瓶。
  
  机会说来就来,埃文斯极其果断地趁护士不在,进入了存衣间。
  
  存衣间里,医生、护士的制服、便服分别列了一整个衣架。埃文斯迅速地脱去上衣,挑了件合身的医生制服换上。
  
  可惜的是,等他穿好衣服准备出门时,那名护士已经回到了值班处。
  
  只能再等时机了。
  
  二十分钟后,护士趴在站用柜台前,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沉着冷静地等待着的埃文斯当即从存衣间走出,从柜台上顺手拿了副口罩戴上,直接走向了记者卡帕所在的病房。
  
  两名值守的政府军士兵靠着门框打盹,一名比较敏感的士兵听到脚步声,立即睁开眼,同时将同伴拍醒。
  
  “我检查一下他的情况。”迈着沉稳的步伐来到两名士兵跟前,埃文斯都不感觉自己紧张,他用很平常的语气说了一句,困乏又心惊胆战的士兵们就毫不怀疑地打开了门。
  
  “医生,他这个确定是传染病了吗?”士兵担心道。
  
  “……还不确定。”埃文斯顺着士兵的问题,回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捡漏 星门:时光之主 清穿之四爷皇妃 大叔,你要宠坏我了苏允诺君少卿 天降横财 都市无敌战神 三寸人间 不死武尊 [综]网红美少年迪达拉 杨小宝苏桂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