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没有哭也没有胡说 > 第25章 太容易让自己牺牲
    只能在爬满青苔的梦里说爱。

    粉色的墙纸,贝壳风铃发出的声音悦耳动听,窗台摆放了一只超大的熊仔,柔软舒适的床上挂着轻薄纱帐。

    我终于拥有了十二岁想要的公主房间,在我二十一岁的时候。

    这是我第一次来新家,区区一百二十平方米,花光了爸妈一辈子的积蓄。

    “这个卧室还不错吧,是你喜欢的风格吗?”***在门口,邀功一般的说。

    “爸,你偷看的是我九年前写的日记了,人的心态是会变的。”我坐在梳妆台上,敷着补水面膜,努力憋笑翻了个白眼,回答道。

    “小时候的愿望也是愿望啊,你现在又不写日记。”男人无可奈何的说。

    我欲言又止,想反驳些什么,最后还是选择沉默着。

    “少在脸上弄这些没名堂的东西,别过敏了。”男人转身回自己房间时,不忘叮嘱道。

    我看着父亲佝偻的背,想起他年轻的时候,想起他语重心长的跟我说,“这碗水没有办法端平,你是姐姐,就必须让着弟弟。”想起他不打牌不休息,没日没夜干活,尽全力养着一家老小。

    时间过得可真快啊,写日记哭诉爸爸偏心,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木逸在隔壁房间准备着明天的语文和数学考试,我洗完澡趴在床上翻看自己的高中毕业合照。

    男生穿着复古褂子,女生穿着民国短裙,晁西站在我身后比划着剪刀手,我微微抬头用余光看着楼上的橙子,照相机咔嚓一声,留下了永恒的瞬间。

    往后的日子,风会一直吹,心不会再动了。

    学生会招新的海报刚贴在公告板上就引来了不少同学围观,报名表满天飞,每个班都有对应的负责人去宣传。

    “木北,你报名去学生会?”晁西看着认真填表的我,十分诧异的说。

    “初选是今天的晚自习,可以不上自习啊!去了就是赚了呀!说不定还能看看这届高一的颜值天花板。”我分析的头头是道,连自己都赞服自己的脑回路。

    “就你这弱弱小小的,别一进学生会就被人欺负了,我陪你一起吧。”晁西起身去讲台上拿报名表,正气凛然的说。

    “切,班长大人明明也想逃晚自习,找啥借口呢。”我嘴角带着笑意,嬉闹打趣道。

    学生会这种奇奇怪怪的组织,隔壁班那爱出风头的橙子,怎么可能不报名参加,想去看橙子,才是我报名真正的原因。

    但是我没有想到,学生会人员选拔居然要准备才艺,还以为简单的自我介绍就可以了。

    “你觉得你的字好看吗?”有个女生写了一副字作为才艺表演,评委里面某个学姐非常犀利的提出这个问题。

    “我觉得不是特别好看。”女生很本分,不敢有半点夸大,老老实实的说。

    听到回答的学姐,冷笑了一声,垮起着脸,说道,“不好看还给我们看什么?”

    气氛尴尬到全场安静,我和晁西坐在最后一排,只能看见评委们的背影,尽管如此,我还是害怕到不敢呼吸。

    “这位学姐脾气不是特别好,你先回班自习等明天的通知哈,感谢你对我们的信任参加此次选拔。”学生会主席在旁说着圆场的话。

    “下一个,橙子。”学生会主席接着说道。

    橙哥还是橙哥,才艺表演居然是吉它独唱。

    一场学生会招新的初试,橙子把他的吉它从家里扛过来了,夸张,过于夸张,实在是夸张。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橙子抱着吉它,无视众人的眼光,低头轻轻哼唱,少年自带忧伤情怀,温柔如淡淡泉水,唱得很好听。

    很明显,学生会很吃这一套,提问阶段完全没有为难橙子,甚至不停的在夸赞他。

    橙子是一个要么不做,做就一定要做到极致的人,我很欣赏他这点,我知道他不是喜欢出风头,他是比其他人要勇敢。

    “木北,木北,木北同学来了吗?”学生会主席重复的喊我名字。

    晁西忍不住的灿烂笑着,问道,“木北是打退堂鼓了吗?”

    “闭嘴,木北同学要回去乖乖自习了。”我压低了声音,用胳膊肘捅了一下晁西,心虚的说。

    “那晁西呢,晁西来了吗?”学生会主席继续往下念。

    “你不去吗?”我看着晁西疑惑的问。

    “你都不去,我去干嘛,晁西同学也要回教室自习了。”晁西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耸了耸肩,回答说。

    我和晁西偷偷的从后门溜走,转身轻轻掩门的时候,在门缝里看见橙子亲吻了他女朋友的额头,周围人都没有注意到他俩,学生会的评委们对此也毫不知情。

    这应该是绝对浪漫吧,这样的浪漫从来都不属于我。

    在回班级的路上遇见了去广播站初试回来的糕糕。

    “糕糕,初试怎么样?”我关心的问道。

    “我是谁,人美歌甜的糕糕,肯定全优通过啊。”糕糕挽着我的手,全当旁边的晁西是空气,开心的说。

    “唱啥歌了。”我继续问。

    “朴树的《那些花儿》。”糕糕回答。

    晁西正准备说些什么,我别有用心的故意大声打断应和道,“这歌啊,我知道,我特别喜欢,可好听了。”

    “阿北你呢,初试怎么样?”糕糕问。

    我一副很老成的样子,摆了摆手,说,“害,学生会那玩意儿,我混不了,还是好好读书比较适合我。”

    糕糕被我逗的哈哈大笑,没有再追问什么。

    “你很喜欢《那些花儿》吗?”晁西等糕糕离开后寻问我。

    “我更喜欢帅哥。”我笑嘻嘻的回答。

    “你要是把这份心思放学习上,也不至于一道简单数学题目,公式摆在面前,算了三遍还是算不对。”晁西在旁吐槽道。

    我傻乎乎的笑,找借口说,“步骤太难了嘛。”

    那年夏天,橙子是橙子,晁西是晁西,木北是木北,都散落在人海里,孤独的做着自己。

    我蹑手蹑脚的进木逸房间,发现他已经在床上睡着了,怀里还抱着高考必备古诗词的小册子,我轻轻把灯关了,然后回自己房间睡觉。

    橙子,如果有一天连我都不再悲伤了,分开是不是就是我们最好的结局。

    橙子啊,我这些年最喜欢的男孩子,就是你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