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没有哭也没有胡说 > 第19章 这份爱真的很难过
    对不起,不是故意要一直哭的,明明好想自己可以快乐。

    特没意思,就连画画也觉得很烦。

    大清早,同事围在鹿橘身边瓜分她从老家带来的特产以及婚礼上的糖果,“祝你哥和嫂子百年好合,早生贵子。”一堆乳臭未干的年轻人故意装作老成的样子说着祝福。

    红色锦囊上绣的喜字十分亮眼,办公室所有人都很开心,我偶尔会好奇,这一张张稚嫩的笑脸下面到底藏着什么,但我不是一个喜欢惹事的人,也不是一个善于观察的人。

    “你猜,我给你带什么礼物了。”鹿橘待到人散尽,双手藏在身后,直径走向坐在角落里的我,笑眯眯的说。

    我摇了摇脑袋,诚恳地回答道,“只要不是什么奇怪的生物,都可以。”

    鹿橘上次送了我一盒蚕宝宝,虽然我已经很努力的去郊区摘桑叶,用尽洪荒之力照顾它们,但结局还是惨不忍睹。

    “是捧花!”鹿橘把红色的马蹄莲花束放在我面前,兴高采烈的说道。

    也不等我回话,鹿橘便自顾自的拿玻璃瓶去插花,语气温柔的说,“知道你最近很难过,放心吧,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嗯。”我看着鹿橘,很郑重的回答。

    这是我长这么大收到的第二束花,第一束花是橙子送的。

    路边摆满了卖花的小摊,橙子拉着我的手,很多对情侣从我们身边走过,几乎每个小姐姐手里都有一捧满天星。

    我故意东张西望,引起橙子的注意。

    “木北,你是不是喜欢花。”天已经暗下来了,霓虹灯照亮了整座城市,橙子嘴角微微一笑,试探的问道。

    我揣着明白装糊涂,一边点头如捣蒜,一边特别开心的回答说,“啊,你要送我花,好呀好呀。”

    “啊,你不喜欢花呀,好可惜,我好想买束花给你。”橙子故意逗我玩,一副失落的样子,叹气说道。

    “喜欢喜欢喜欢,要花!”我气得跺跺脚,扑在他怀里撒娇说。

    橙子开心的笑着,摸了摸我的头,温柔的说,“买买买。”

    橙子送了我一束向日葵。

    “要做我的小太阳,明媚不忧伤。”橙子站在人群里,至始至终没有松开我的手,把花递给我的时候特别深情的说着这话。

    我眼眶湿润,笑嘻嘻的说,“好。”

    人来人往,橙子与我十指相扣,他的目光停留在我身上没有看向别人,大概是错觉,此刻我感受到了自己爱的人也爱着自己。

    好希望这一瞬间就是我的一辈子,既快乐又满足,即便我知道这不是橙子第一次送花给女孩子。

    高中操场一直没有经费维修,夏天的草坪上长了很多杭白菊,舞动青春的音乐在主席台的广播里放着,穿着校服的少年少女踩在杂草上懒散的做体操。

    体操完毕,各班自主解散回教室,我瘦瘦小小被挤在了最后,第二节下课的阳光并不毒辣,笼罩在身上还挺舒服的。

    我默默退出人群,准备选一个好位置晒太阳,等人全部走完再回班级。

    “我们在一起吧。”橙子捧着一束杭白菊,笑着对女孩说。

    周围人起哄,女孩子面红耳赤,娇羞的点了点头。

    我很安静的站在不远处,无所作为,我见过这个女孩子,是那天穿着橙子借的军训服的女生,是橙子的同桌,现在是橙子的女朋友。

    橙子坐在1组4号,我时常路过那扇有魔法的窗户,总是遇见他们打闹,亲眼看着橙子喜欢上她。

    有点难过,但也没有特别难过。

    那天的课都没有怎么听,语文老师抽查背《雨巷》,我脑子一片空白,支支吾吾背不出来,有人在底下窃窃私语,我轻咬嘴唇,涨红着脸,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

    老师走到我面前,柔声劝导说,“该背的还是要背好,今天下午调位置的时候,选一个靠前的位置,不要耽误自己的学习,坐下吧。”

    我在众目睽睽之下,羞愧的坐在自己位置上,低头看着语文书,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可以不优秀,但这也太出丑了吧。

    其实并没有人会记得这些东西,但我课后还是把《雨巷》背得滚瓜烂熟。

    “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飘过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

    下午按照第一次月考排名自主选位置,周边的人都约好肩并肩创造未来,我性格内向,现在的同桌也决定离我远去,奔赴更有趣味的高中生活。

    “木北,我们做同桌吧。”说这话的人叫晁西,是我们班的班长,一个白白净净的男孩子,戴着一副银丝边的眼镜,妥妥的书生模样。

    我与晁西并不相熟,下意识的疑惑问道,“为什么?”

    “因为我数学143,可以帮到你。”过道上熙熙攘攘,晁西被挤到后门的角落,自信的推了推眼镜,坦然的说。

    好家伙,正义之光来扶贫了。

    我反过头,看着晁西,一脸谄媚道,“求你了,和我做同桌吧,我综合排名20多去了,这种好事情轮也轮不上我啊。”

    “放心吧,班长可不是白当的,帮你占个位置,简简单单。”晁西单手握拳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表示一切包在他身上。

    我很欣慰的点头笑着,心虚的把长发拢到耳后,感觉晁西好像看到了自己后背的伤。

    选座位时,我如愿的和晁西做了同桌,我是1组4号,晁西原地不动还是2组4号,唏嘘声一片,班上西北两个字凑在了一起,让人想入非非。

    走廊上,晁西帮我搬课桌,我拎着书包安分的跟在他身后,橙子和他的女朋友趴在栏杆上,两眼相对,我用余光看着这一幕,很多年后,我依然记得自己这份心情。

    习惯了轰轰烈烈的青春,怎么会甘于平淡,安心去过柴米油盐的生活呢。

    马蹄花上挂着水珠,花瓣柔软好看,叶子翠得发绿,鹿橘拿喷瓶细心的浇水,我随手撕开了一颗松露巧克力含在嘴里,心里又甜又苦。

    橙子,你好像已经完全忘记我了,可我总是想起以前的事情,没能忘记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