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没有哭也没有胡说 > 第18章 这份爱真的很可惜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周围人好像都很幸福,大家呼吸的空气是甜的,说出的言语字字突显快乐,环境氛围越欢喜,我却越压抑。

    旁观者打心底认定,为感情痛苦很low,为生活痛苦显得高级。

    某些细节是禁不起推敲的,人与人的关系薄如纸片,即便我未曾和陌生人诉说悲伤,丧和负能量的标签却贴满了我每一寸肌肤。

    这不是一个快乐的人,有人一眼看见了我,并在心里这样评价着我。

    还是喜欢哭,每天胡乱扒几口饭,不去社交,也不想理人,关着房门自己一个人哭,哭累了就睡,半夜睡醒接着继续哭,等天亮了便像个正常人一样去上班。

    我间接性抽风式自闭的时候,会特别想念橙子,因为他不说我好也不会说我不好,他只是治愈我。

    “木北,不要去在乎其他人的看法,日子是自己的。”

    “木北,学会享受生活,爱笑的女孩最好看。”

    “木北,不可以平庸,绝对不可以平庸。”

    “木北,只要你想清楚了,辞职也没有关系,你可以去试着迎接新的挑战。”

    这些都是在我极度自我怀疑时,橙子跟我说过的话,他还跟我说过,“木北,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我爱你。”

    现在橙子没有陪着我了,也不爱我了。

    离木逸高考还有三天。

    “小北北,你有点不对劲啊,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木逸打来视频电话,看着屏幕里眼睛红肿的我,担心问道。

    “昨天通宵打王者,没有睡好,我能有什么事情,工作顺利,爱情美满,多金且自由。”我揉了揉眼睛,很自然的撒着谎话。

    木逸仰天长啸,“这高考折磨死我了,还有三天,我现在每天跟打了兴奋剂似的,整宿睡不着觉。”

    “我申请到假了,6号—12号,你调整好心态,别太紧张了,我过几天就回去陪你。”我安抚道。

    木逸做了一个OK的手势,回答道,“没问题,先挂了哈,我再去看一眼生物书,不然心慌慌的。”

    还没等我回答,木逸就急匆匆挂断了电话。

    其实,那年在糕糕生日会上,我见了橙子后,回家便开始跟爸妈旁敲侧击,大概表达的意思是,我喜欢上了一个当兵的人,如果他也喜欢我的话,我就不会改了,就是他了。

    家里人很不同意,妈妈跟我说了一大堆未来会遇到的困难,爸爸也一向不喜欢当兵的人,木逸在旁提醒我异地恋不靠谱。

    他们觉得是橙子配不上我,其实是我费尽心思也没能得到橙子。

    所以,我和橙子谈恋爱的时候,我是故意瞒着家里人的,我明明知道会很难,可我觉得只要橙子爱我,什么困难我都可以解决。

    五一长假去C市找橙子的时候,橙子要我跟家里人报备一下,毕竟要跨省,疫情当时虽然没有爆发,但也没有完全控制住。

    “我五一不回家了,要去看男朋友。”我极不情愿的打了个电话,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木逸。

    木逸开怀的笑着,回答道“又在做什么梦,你哪来的男朋友,等一下,该不会是你心心念念的橙子吧。”

    “当然只能是橙子,你先不要告诉爸妈,等我跟他关系稳如磐石的时候,再摊牌。”我实在是太害怕因为家里人的不赞成而导致这段感情的失败,特意叮嘱道。

    木逸听见我说这话,突然十分严肃的说,“北北,你不要去,不去好不好。”

    “不好。”我果断回绝木逸的请求,直接挂断了电话。

    坐了很久很久的车,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见了很想很想的人,最后得到了一个很残忍很残忍的结果。

    房子下个月到期,要准备找合适的房源,室友雷厉风行,昨天中午跟我说要搬走,今天就已经打包好东西,随时可以离开。

    太难过了,我又开始抽烟了。

    “万宝路的英文名是Ma

    lbo

    o含义是Me

    always

    emembe

    love because of

    oma

    ce o

    ly 男人只因浪漫而牢记爱情。”小吃街上人潮汹涌,橙子一手搂着我,把绿色的烟盒举起正对着阳光笑嘻嘻的说。

    我躲在橙子怀里看了一眼烟盒,然后抬头认真地望着他,问道,“那你会记得我吗?”

    橙子低头看着我,停顿了一下,然后很轻很轻的吻了我,回答说,“会。”

    当时是不信的,女生的直觉总是出奇的准确。

    烟盒空空,心里闷得慌,大半夜的我跑到楼下去买烟,在超市里遇见了K,这人阴魂不散,像是特意在等我一样。

    “木北,你和以前不一样了。”K看着我手里的万宝路,感慨说道。

    我冷哼了一声,怼回去了一句,“你不也变了。”

    大树下,我身边放着一瓶脉动,熟练的点了一支烟,K蹲在我后面也抽着烟。

    “下个月,我可能要搬家,要换一份工作。”我自顾自的说,也不回头看K一眼。

    “需要帮忙吗?”K担心的问道。

    我冷漠的回绝,并出言讽刺说,“有妇之夫,和单身女性走得太近,不怕周围的闲言闲语吗?”

    “说什么我怕不怕流言蜚语,木北,是你自己怕被我影响名声吧。”K皱起眉头,没好气的回答道。

    我挑了挑眉头,把烟头的火熄灭,丢进了离自己最近的垃圾桶,耸了耸肩无所谓的说,“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啰。”然后拿起脉动,直接走了。

    真没劲,这里哪一个人值得我留恋,我最喜欢的人,已经不要我了,名声对我而言,比稻田里的杂草还轻贱。

    我喝了一年多的脉动,因为橙子跟我说过一个烂了大街的梗,“今天吃了果冻,喝了脉动,还是忍不住对你心动。”

    橙子,我会抽很久的万宝路,跟你一样久。

    橙子,你会过上你想要的生活,可是我不能,我没有想要的生活,我只有想要的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