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没有哭也没有胡说 > 第17章 这份爱真的很无助
    好似热水浇花,死路一条。

    QQ邮箱发来的消息简洁明了,“感谢来稿,未能录用。”飞鸟路过写字楼,天气晴朗,云儿聚了又散,我的心里有点失落,可这点小伤实在是微不足道。

    根本没有天赋,也没有才华,只是不想漫无目的活着,所以被拒稿也没有关系,我为热爱执画笔,不为其他。

    前段时间招的那几个实习生已经步入正轨,完全可以单独完成工作,不需要我在旁费心费力。

    工作顺利,没有人给我使绊子,这样舒坦的日子,像是在金丝笼里度过的。

    没有一点经济压迫,能温饱且有梦可追,如诗里描述的那般美好,可没有橙子,我找不到这一切存在的意义。

    不用浪费时间对我嗤之以鼻,我跟所有人一样瞧不起我自己。

    “阿北姐,一起去吃饭呀。”同事热情的邀请道。

    我慌乱的点击鼠标,关闭了QQ邮件的界面,回应说,“好的。”

    鹿橘后天才能回来,没人帮我打包盒饭,排队买奶茶了,有点想她。

    饭桌上同事们聊着八卦,分享工作中遇见的趣事,我低头默默地数饭粒,时不时抬头迎合的干笑几声,我果然是一个很没有意思的人,橙子,你离开我,是一个对的决定。

    地上铺了一层稀碎的稿纸,各种彩笔被折断,珍藏的漫画书也成了两半,摩托车的发动机在街道上聒噪的响着,耳畔有梦想碎裂的声音。

    “数学一百五十分的总分,你考七十二分,木北,你这书读得好啊。”男人气得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挥动着木棒恨铁不成钢的狠狠抽打在我身上。

    我缩在角落里疼得只是哭,不敢狡辩,也不敢反抗。

    “好吃好喝的供着你,尽做些没有名堂的事情,你还画不画了。”男人拿起桌上的教科书直接甩在地上,见我不吭声,继续牟足了力气往死里打。

    十岁的木逸见状立马冲了上来挡在我前面,哭着说,“姐,不画了,我们读完高中再画,好不好,你跟爸说,不画了。”

    眼泪像水珠一样落,后背青一块紫一块,人下意识的躲在小小的木逸身后,跟着他一起说,“不画了,以后不画了。”

    其实心如明镜,怎么可能就此停住,但只有说出大家想要的答案,才能保住暂时的安乐。

    “哇,木北,你这次月考语文是第一哎。”同桌一脸羡慕的说道,各科成绩排名全部出来了,入学的第一次较正式的考试,全班炸开了锅,讨论着分数。

    我怏怏的说,“可是我数学倒数第三。”

    “你跟隔壁班的体育委员真的是天作之合,他数学第一,语文倒数第三。”同学笑嘻嘻的调侃道。

    我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同桌,斩钉截铁的说,“不可能,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同桌埋着头翻书包,找出隔壁班的成绩单指着橙子这个名字,理直气壮的争辩道,“你看,我没有骗你,就是有这么神奇。”

    橙子除了数学131,其他功课全没及格。

    我噗嗤笑出声来,后背的伤隐隐作痛,原本抑郁的心情却一瞬间烟消云散。

    “傻笑什么,你这是五十步笑百步。”同桌收起成绩单塞进课桌里,装成大人的样子教训我道。

    “我是在笑你色胆包天,居然去偷隔壁班的成绩单。”我笑盈盈的说。

    同桌涨红了脸,随手拿了本练习册卷起来,做出一副要干大架的模样,气呼呼的说,“好你个木北,早知道不给你看了。”

    “别生气嘛,是我,我色胆包天。”我眨巴着眼睛,认输讨好道。

    此时橙子刚好从走廊路过我坐的窗户,他的朋友在旁打趣说,“好兄弟,你这个科偏的也是绝了。”

    夏风吹着橙子敞开的校服,满不在乎的反驳道,“一场月考而已,格局要大。”少年音清脆响亮,隔着玻璃声声入我耳。

    没什么大不了的,一场考试而已。

    晚自习下课回到家,桌上摆了好几样水果,零食也买了一堆,木逸已经沉沉睡去,我洗漱完自觉的在温习功课。

    “吃个苹果吧。”男人偷瞄了我一眼,像个做错事的孩子,把洗好的苹果递给我,温声说道。

    我接过苹果,没说话,咬了一大口,自顾自的吃。

    “对不起,爸爸,昨天太着急了,不该动手。”他摸了摸我的头,很抱歉的说。

    我突然酸了眼框,忍不住的号啕大哭,为什么每一次都这样,打一巴掌,再给颗糖。

    残旧无知的小屋里,灯光暗沉,飞蛾萦绕在周,数学公式引得天地转悠,我只想要稳定的,长久的爱。

    公司食堂的饭很难吃,没有胃口,同事们聊的话题也实在是不感兴趣,插不上几句话,觉得很没有意思,于是起身先回办公室。

    “阿北,我过几天可能要搬出去,提前跟你说一声哈。”室友在回公司的路上看见了我,急忙叫住我,不自然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很抱歉的说道。

    我和室友平时不怎么接触,每天下班便各自待在各自的房间里,话都没有说几句,彼此客客气气的,井水不犯河水。

    当时搭伙合租是因为两个人都是应届毕业生,没有地方可去,一样的贫穷和无助,公司人事又在其中撮合,才决定住在一起。

    室友是运营,每天早出晚归,最近手头里的几个链接爆了,大赚了一笔,光提成就拿了好几万。

    我听她说要搬出寝室的时候,脑子有点懵,但还是点了点头,说了句好。

    “感谢来稿,未能录用。”我打开电脑继续看这封邮件,无助感突然涌上心头。

    完全没有突破口,找不到适合的方法,也没有恰当的机会,我说的不止是这被拒绝的稿子和没有出路的梦想。

    橙子,我可能是吃得太饱了,生活没有困难,就给自己制造困难,永远都没有办法得到纯粹的快乐。

    橙子,我可能需要搬家了,你说过你喜欢一个人住,我虽身处迷茫却一直都在往你喜欢的方向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