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没有哭也没有胡说 > 第15 章 这份爱真的很遗憾
    有些旧伤疤,越是不碰它,越是在那隐隐的痛。

    终于熬到北京时间晚上十点整,打卡下班,又是摸鱼的一天,明天也要好好生活。

    各类小吃的香味游荡在小区中央,大排档里人满为患,店铺外摆了几张桌子,风扇在旁呼呼的吹,隔壁奶茶店也坐有三五人喝着果茶,男男女女,在这夜色的衬托下气氛暧昧至极。

    好饿。

    我一个人买了二十七块钱的麻辣烫,吃得很撑,橙子,我好想你。我饿了会想你,吃饱了也会想你。

    年轻人划拳喝酒,干锅里的五花肉冒着热气,我窝在角落里看着自己碗里吃剩下的牛肉丸,鼻子突然酸了,莫名其妙一股委屈涌上了心头。

    好想哭,没有人惹我生气,没有人让我不开心,可就是想掉眼泪。

    “木北?”男子手臂纹着青龙,痞里痞气的样子,却用很温柔的语气,试探性的喊着我的名字。

    我感觉很熟悉,可又不像是同事的声音,抬头揉了揉眼睛,仔细看了他一眼。

    男人剃了平头,剑眉星目,脸上有处小小的刀疤,但无伤大雅,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安静的站在他身后。

    “你认错人了,我不是木北。”我如见到鬼一样的慌乱,立马拎着包去前台结账走人。

    “我不可能认错,你是木北,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K啊。”自称是K的男子,跟着我走出了大排档,在我身边不停的说着话,试图唤醒我的回忆。

    我低头快步走,死咬嘴唇,不说一句话。

    K失去了耐心,一把拉住我的手臂,蹙起眉头说,“木北,你别装,我只是想知道糕糕过得好不好。”

    我停下来,看了不远处那个怀着孕的女人一眼,转尔又看向K,挑了挑眉头,语气十分恶劣的说道,“我麻烦你先照顾好自己还怀着孕的女朋友。”

    时别多年,重见老朋友,第一时间竟然是害怕,躲避和撇清关系。

    K闻言放开了我的手,塞了一张名片给我,急急忙忙说道,“我是最近这几天搬过来的,马上就要结婚了,你有什么事情都可以联系我。”

    我把名片胡乱塞进包里,头也不回的往前走,生怕他又追上来。

    回到家,立马洗了一个冷水澡,冲去这一身麻辣烫加烤串儿的气味。

    “滴滴滴,王者上线。”

    我刚洗漱好躺床上刷着视频,糕糕就发来了消息。

    “马上。”我秒回。

    已经半个月没有碰游戏了,我登上游戏的第一件事情,是去看橙子的战绩,系统显示对方两个小时前在线。

    我在为这份爱哭得死去活来,他却游戏显示两个小时前在线,破防了,我一键删除了橙子的游戏好友,眼不见心不烦。

    我感觉自己怀念的橙子,不是此时真真实实存在的橙子。

    “你知道,我今天遇见谁了吗?说不出你都不敢信。”我打开麦跟糕糕说着话,仿佛心里没有一点悲伤。

    糕糕停顿了一下,用壮士赴死一般的语气说,“我有不详的预感,我好像猜到你遇见谁了。”

    “你说,看你猜的对不对。”我回答道。

    沉默良久。

    “阿北,你该不会是遇见了我初恋K了吧。”糕糕试探性的问。

    糕糕真的猜中了,我十分惊讶,不解的说,“活见鬼,你们俩是心有灵犀吧,还是背着我私下一直有联系。”

    “怎么可能有联系,有联系的话,我爸妈早扒了我的皮了。”糕糕连连否认道。

    也对,他俩要是有联系,K也不至于死拉着我问糕糕的近况,我叹了叹气,感慨的说,“他要结婚了,我还看到他女朋友了,怀了小孩,长得挺好看的,但是没有你好看。”

    “跟我比什么呀,他浪子回头没再混黑帮,现在不但活着还要娶妻生子了,挺好。”糕糕由衷的祝福着。

    “他把他名片给我了,你想要他的联系方式吗?”我说。

    糕糕不在意的笑着,不知道是自嘲还是打趣说道,“拿他联系方式干嘛,再做一次小三吗?”

    “瞎说什么,你不是小三,不要开这种玩笑。”我认真的讲。

    “好了好了,逗你玩呢。”糕糕解释道。

    “你前男友还缠着你吗?”我扯开话题问道。

    糕糕满脸不屑地说,“他哪里还有脸来缠着我。”继而又劝慰我道,“阿北,男人而已,你想要什么样的我这都有,我给你介绍,不要吊死在一棵歪脖子树上。”

    “那是,我家糕糕从小就不缺桃花。”我嘻嘻哈哈的谄媚吹捧道。

    糕糕买了新出的李逍遥皮肤,跟我练了一晚上的英雄,战绩惨烈,连败十把。

    输了,我说的不止是游戏。

    “阿北,你居然认识糕糕……”坐在我前桌的同学见过糕糕好几次来找我,忍不住好奇的问。

    我正在解一道中等难度的数学题,草稿写了一页,题目里每个字都认识,凑一起却搞不清楚它想表达什么,就很离谱。

    “嗯,是好朋友。”我认真解题头也不抬的回答道,所以没有看到前桌露出的奇怪表情。

    拜K所赐,糕糕在初中的名声是彻底臭了的,甚至其他学校也传着那些虚假夸大的谣言,而作为小透明的我,虽然一直待着糕糕身边,但由于寡言慎行,知名度很低,没有几个人听说过我。

    K和糕糕的恋爱谈得轰轰烈烈,即便是到了高中,不少黑帮的混子还是会规规矩矩的称呼糕糕一声K嫂。

    糕糕对橙子的喜欢是细水长流的喜欢,是没有擦出爱情火花但根正苗红的青梅竹马,像挚友又像亲人,而对K是青春懵懂里最炙热的喜欢,是无法控制的冲动和爱意,这两份感情是可以并存的。

    “我觉得很遗憾,如果他可以早一点浪子回头该多好,如何他当时好好读书不去混黑帮该多好,说不定站在他身边怀着孩子的人就是我了。”糕糕退出游戏前,带着哭腔跟我说道。

    橙子,我发现人是可以心里想着一个人,却跟另一个人在一起的,可是我更希望海底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

    橙子,我没有别的心上人了,只有你一个心上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