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没有哭也没有胡说 > 第14章 后来不是那么美好
    好心酸,如果当时能忍住只做朋友,至少还能群发一句节日快乐。

    新闻报导C市疫情突然爆发,一夜之间,被感染者的数据疯狂递增,此次病毒变异将全国人民带入恐慌之中,凌晨六点其它各省的医院门口便排起长队接种第一针疫苗。

    得到消息的时候,我正在整理主管明天开会急要的策划文档,心头一紧,手胡乱点着鼠标,看着电脑屏幕神游,把还没有保存的文档直接关闭了。

    我没有说任何话,也没有暗暗心疼自己两个小时白做,橙子,我只是担心你,你还好吗?你要乖乖待在部队里,不可以生病。

    “阿北,你要不要打个电话关心一下你兵哥哥,他知道你关心他,说不定你们就不闹别扭了。”鹿橘被蒙在鼓里,一直以为我和橙子是在冷战,在旁出谋划策道。

    橙子,你知道我关心你,你就会重新爱上我吗?

    不会,我知道的,你不会。

    我新建文档一字一句重写策划,面无表情的压着声音说,“已经分手了。”终于对着鹿橘讲出了这句话,好难过,还是觉得好难过。

    虽然声音不大,但每个字都说得很清楚。

    办公室沸腾起来,阿北分手了,阿北这回真的分手了,阿北那摇摇欲坠的异地恋果然是分手了。

    “阿北,我很好奇,你这么没有安全感的一个人,为什么毅然决然的选择这段脆弱的恋爱。”鹿橘没有追问分开原委,也没有问分开的具体时间,只是不经意间挑动了一下眉头略显惊讶,然后问出了她心中一直很困惑的问题。

    我凭借记忆敲打着键盘,复原策划里自己写过的内容,轻描淡写的回答道,“以后不会了。”

    是的,以后不会了,我已丧失青春年少的勇敢,没有办法再摒弃周围人所有的建议这般不计后果的去爱一个人了。

    共同好友完全没有动静,橙子,我想你现在应该很健康,你健健康康的就很好。

    周围同事都说着安慰的话,我腾不出好心情去回应他们,只是不停的点头,态度诚恳挑不出错儿,歌词里写的“最怕,朋友突然的关心。”就是我此时的状况。

    月亮悄悄爬上天空那张大床,白班的人已经全部下班,只剩零星几个晚班人员,我手中的文档已全部完工并发送给了主管,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里充满倦意,别难过,我只是想睡一觉。

    “阿北,你的军训服是大码的还是小码的。”糕糕趴在后门伸进个小脑袋,眨巴眨巴着眼睛,笑嘻嘻询问道。

    新学期,看见故人,真的超级开心。

    “糕糕!”我差点尖叫出来,幸好课间刚发了军训服,大家忙着试衣服,没有人注意到我。

    “居然让我家语文大神坐在这个角落里,月考露一手让他们看看厉害。”糕糕为我打抱不平,愤愤然的吐槽道。

    我被夸得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回答,“我的军训服是小码的,但是肩膀上有瑕疵,有小块褐色的地方,感觉会洗不掉。”

    糕糕两眼放光,一边如狼似的盯着我手里的军训服,一边可怜巴巴的说,“没关系,有个朋友想换小码的军训服,江湖救急,阿北帮帮我。”

    我往窗外看了一眼,橙子趴在前门的走廊栏杆上,眼睛似有似无的看向糕糕,心里咯噔一下,想起糕糕曾经跟我提过一个叫橙子的邻家哥哥。

    “好,我跟你换。”我视野收了回来,目光继续落在弱小无助的糕糕身上,大手一挥,爽快的答应了。

    糕糕开心的接过衣服,高兴地说,“大恩不言谢,我班级就在楼下,有时间找我玩哈。”

    “好。”我话还没有落音,糕糕就往橙子的方向跑去。

    不要去靠近橙子,不要去喜欢橙子,不要跟糕糕抢橙子,这是我十四岁警告自己的话,可我二十一岁的时候,完全忘记了这件事情。

    橘黄色的灯光下,女人扎着马尾,额头有细碎的发丝,戴着廉价普通的耳坠,一针一线的拆改绿色的军训服。

    “北北,穿上试试,看看袖口需要再收拢一下吗?”她的眼睛里尽显温柔和慈祥,扯着衣服在我面前比划着。

    昨天哭得咒骂天地的人,今天已经收拾好心情,以一个母亲的形象关心着她女儿的吃穿住行,我低着头不敢看她,极其不自然的回答道,“挺好的,不用试了,反正也就穿一个星期。”

    女人熟练的把衣服折成端端正正的形状,口里不停的说着,“读高中了,要争气,考个好大学,以后就会好了。”不知道这话是在安慰我,还是在安慰她自己。

    “好。”我打开书包,看着那沓崭新的书,若有所思的说。

    木逸趴在床上看我买的漫画,破烂的房屋里墙角边堆满了啤酒瓶,楼上传来孩子刺耳的哭喊声,街道小贩叫卖着冰糖葫芦。

    满是油渍的桌上摆着各种各样的消炎药,地面潮湿,一整天都没有太阳照进来。

    这一眼就能看到底的生活,真的可以到头吗?

    第一天军训,早上六点半集合,天还没有亮,薄薄的雾气笼罩着小镇,路上全是莘莘学子。

    橙子离我几步远,与一个好看的短发女孩子并肩走着,她长的秀气,笑起来有酒窝,穿着的军训服肩膀上有一块褐色的地方。

    那个年纪的喜欢,是可以忍让且克制住的。

    在一起后,橙子跟我说过,他觉得短头发的女孩子特别好看。

    我在旁故作大度的应和着说,“对,好看,好看。”

    “木北虽然长头发,但是也很好看。”橙子笑嘻嘻的哄着我说。

    我知道橙子喜欢短头发的女孩,可我却故意留起长发,我希望他多看我一眼,又希望他永远不要向我走来,因为只要他稍微靠近我,我就会无条件爱他。

    我和橙子的后来不是那么美好,还不如学生时代我一个人单恋来得快乐。

    办公室的空调把我冷了起来,离下班还有两个小时,钉钉运营对接群里没有任何动静,晚班的好处在于只要运营不出幺蛾子,值晚班的人员在不犯法的情况下,想做什么都可以。

    寂寥的夜色,安静得害怕,我轻轻拭去眼角的泪水。

    橙子,我很懊悔,答应做你女朋友的时候,忘记跟你说了,我们能处则处,不能处继续做朋友好不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