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没有哭也没有胡说 > 第13章 后来记忆那么模糊
    不知道哪里来的蛙声伴着游子入眠,梦里忽闻故里的稻香。

    半夜醒来,我独自坐在窗台上,天空有几点星子发着微光,烟熏着我的头,楼下路灯还亮着,垃圾分类的牌标被照得格外引人注目。

    振凡是一个中型的创业公司,很多东西还在探索,美工要配合运营换图改图,为了防止出现大促时期图片有侵权,夸大,虚假等意外情况不能及时有效处理,美工会在特殊日子分白晚班。

    继五一大促后即将迎来618购物节,我明天排的是晚班,下午两点才上班。

    最近的作息乱得一塌糊涂,白班回到家就犯困,从晚上七点睡到凌晨两点,醒来只觉得饿,有时候会自己动手泡面,有时候会点外卖,大多时候是像现在这样点一支烟在旁边,不抽任由它灭,灭了再点,肚子空空坐在窗台上纯饿着,等觉得困了,又回床上去睡觉。

    橙子,我总是梦见你,你是要忘记我了,还是想起我了。

    我俗气得要死,没办法不在意别人的眼光,也很害怕给周围人带来负能量,只有在这样寂寥且单薄的夜里,烟雾缭绕着长发,才敢承认我很爱你。

    橙子,你不爱我,我也爱你。这样搬不上台面的爱,太令人绝望了。

    一阵凉风吹过,睡裙花边微微摆动,我打了个冷颤,人瞬间清醒过来,顺手掐灭香烟,回到自己房间,趴桌上反复修改自己的漫画手稿。

    “同学们好,我是橙子,平时乐于助人,性格阳光开朗,爱好篮球,想竞选体育委员,希望大家给个机会。”少年穿着干净的白衬衫,双眸清澈明亮,自信又坦然的站在讲台上,认真的说着。

    与他熟识的那群兄弟故意在底下起哄,不停的叫着他的名字,“橙子,橙子,橙子。”

    我在走廊上搬着桌子路过隔壁班。

    耳边嘈杂,模模糊糊重复听着橙子这个名字,我轻轻的放下课桌,好奇地往窗户里面望,一眼看见了讲台上的少年,他长得这样的好看,像是漫画里走出来的人物,身上蒙着一层淡淡的尘光,只是亮却不耀眼。

    此时对着台下六十多位同学笑嘻嘻说着,“大家好,我是橙子”的少年,七年后,会在某一个烤肉店对着我一个人说,“你好,我是橙子。”

    我知道你是橙子,七年前的那个上午我就知道了。

    铃声响起,橙子第一个走出教室。

    长长的走廊上就一个半靠在桌子上不想动弹的我和刚刚出教室的橙子。

    好尴尬……我慌忙的起身准备继续搬桌子。

    “同学,我帮你吧。”橙子直径向我走来,声音清澈好听,不容我开口说话,就已经搬着桌子向前走了。

    我低着头跟在橙子身后,不远不近,偶尔几步踩在他的影子上,愿这一生都是如此。

    橙子帮我搬好桌子后,微笑着对我说,“这种体力活,以后叫班上的男生,不要自己揽。”

    “谢谢。”我怯生生的回答。

    我曾问橙子还记得高一开学的时候,帮一个女生搬桌子吗,橙子摆摆手回答道,“都那么久了,早就没有印象了。”

    后来记忆那么模糊,虽然我没有期待橙子记得我,但是当时听到这个回答的时候,心里是失落的。

    中考结束后,我没有直接到小镇的二中报名,而且去了市区的二中,父母托了很多关系,希望能够给我更好的教育资源。

    我的父母为了我,喝了很多酒,在饭桌上像个小丑一样表演着,最终因为关系不够硬,分数不够高,钱不够多,而遗憾的落选。

    家里因为我的事情,每天都在吵架。

    “那当时为什么要生,害了你也害了我。”女人头发散落像个疯婆子一样歇斯底里的吼着。

    怒火冲天的男人一生气直接把桌子掀翻,骂道,“你她妈是有病吗,从早吵到晚。”

    木逸在旁吓得哇哇掉眼泪,一边哭一边跟我说,“没事的,没事的。”

    人们总是说困难都会熬过去的,可这些污秽不堪的言语,无休无止的吵闹,淤青发紫的伤痕,没有温暖和爱可言的家,永远留在了我童年的记忆里,再也过不去了。

    十三四岁的我,长期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受不了如此巨大的压力和打击,一时间竟产生不如死了的混账念头。

    我任由家里闹翻天,自己走了出来,天黑沉沉的,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什么自杀方法可以不那么痛苦,我认真思考着这个问题。

    当时是真的不想活了。

    我有目的性的走到一条河边,正准备起身一跃时,一个长得清秀好看的少年在我不远处停了下来,孤独的坐在草地上,熟练的掏出打火机点了一支烟,路灯照在他身上,又丧又难过。

    没错,这才是我第一次见橙子,他坐在那儿什么话都没有跟我说,甚至没有抬头看我一眼,我却觉得他治愈了我。

    从那以后,遇见再痛再苦的事情,我都没有想过要放弃自己的生命。

    市区二中落选,我按照最开始的计划,就读小镇的二中,原本分配的班级早就排好位置,没有空地了。

    班主任皱着眉头看着我的成绩单,打量着说道,“木北是吧。”

    “嗯。”我点着头很听话的回答。

    “有点偏科啊,数学方面要努力啊。”班主任放下成绩单,在本子上不知道写些什么,头也不抬的继续说。

    我有点不安,但还是本分的回答,“好。”

    班主任最后还是决定留下我,让我去杂物间搬一张桌子,坐在后门的角落里。

    “同学们好,我是橙子……”那个河边颓废的少年,在讲台上阳光开朗的这样自我介绍着。

    也许在此时此刻开始,命运便决定无止休的捉弄我们,他是救赎,我却是过客。

    橙子帮我搬的那张课桌,陪伴了我整整三年,我伏在上面写作业,趴在上面睡觉,还在上面雕刻了一个青春少年的漫画人物,与我一起度过这苍白又无力的时光。

    风吹回2021年,天已经微微亮了,我心满意足的看着自己的漫画框架,努力会让人远离患得患失。

    心情舒畅,熄灯,补觉。

    七年时光,橙子,我想不起自己到底是怎么样爱上你的了。橙子,你会记得我吗?会一直记得我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