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没有哭也没有胡说 > 第8章 后来关系那么密切
    最难受的时候,想养一条狗,想要简单的纯粹的关系,想要一眼就可以看到自己在这段关系里的重要。

    作为成年人,应该去谈很容易的恋爱,去做很难的工作,这才是积极正面的状态。

    可要怎么才能及时止损呢,我没有办法理智生活,我的眼睛看不到未来,脑子里却装满了过去。

    A市昨夜下了很久的雨。久到,我觉得我的青春就这样结束了。

    这三天,糕糕寸步不离的守着我,我们白天睡觉,晚上出去散步,饿了就点外卖,绝大部分的时间是空白的。

    我们说了很多的话,有时候一句话会不经意间重复好几次,什么话题都谈,独独避开了橙子,说累了就沉默,我不玩手机,糕糕也不玩。

    两个人躺在床上,什么也不做,就这样虚度时光。我知道,糕糕在用她的方式去治愈我。

    糕糕最后一天假的时候,嚷嚷着想吃小龙虾。

    “阿北,去嘛,我们去吃小龙虾嘛。”糕糕可怜兮兮的央求道。

    我用被子蒙住头,故意嘻嘻哈哈的回答,“不去嘛,不要去吃小龙虾嘛,再睡一天嘛。”

    糕糕还是不放弃,隔着被子在我耳边继续叽叽喳喳道,“小龙虾呀,阿北你想想,你闻到小龙虾的香味了吗?”

    说到这,糕糕自己默默的吞了吞口水,肚子也馋的咕咕叫。

    我掀开被子,看着委屈巴巴的糕糕,摸了摸她的头,逗着她说,“那你帮我剥虾,我就去。”

    糕糕看了看自己刚做的美甲,心头一痛,妥协说道,“我帮你剥两只。”

    哈哈哈哈,糕糕真的好可爱。

    “好吧,好吧。”我耸耸肩,两手一摆,装作吃了亏的样子,贱兮兮的答应着。

    糕糕高兴的一把抱住我,她开心的说,“阿北,你最好了。”

    不是的,阿北不好,是糕糕最好了。

    愿意出去聚会和吃饭,是走出悲伤的第一步。我敷了这半个多月以来的第一张面膜,对着镜子看见自己憔悴的样子,不经感慨,男人害人。

    十六岁是好感,十八岁是喜欢,可是今年我已经二十一岁了,橙子,我想我是爱你的。只有用爱这样沉重的字眼,才能稍稍安慰在这段感情里吃过那么多苦的我。

    小区有一家开了很久的小吃店叫大排档,从我搬来小区之前,他们的生意就做的很好。夏天搞小龙虾,冬天做麻辣烫,想必赚了不少钱。

    大排档的老板娘是一个短头发,很会说话,穿着朴素且特别慈善的人。老板时常忙碌在厨房里没怎么出来迎客,我偶尔看到过他几次背影,高高大大的,估计长得挺凶。

    “小姑娘,你来了,好久都没有看见你来吃东西了。”我一推门进来,老板娘就热情招呼道。

    我客气的笑了笑说道,“最近忙,先上一大份小龙虾吧,其他的我们看着菜单再点一些。”

    “好的好的。”老板娘连忙应道,然后转身去拿菜单。

    我和糕糕选了一个安静的角落坐下。

    稍近黄昏,店内客人除了我和糕糕,只有几个大汉,他们醉醺醺的喝着酒,不知道在争论着什么,每个人都面红耳赤。

    老板的小孩坐在店内另一个角落,一副超级认真的样子写着习题。后面的厨房传来锅勺敲打的声音。

    这是一个有醉汉,有小龙虾,有糕糕,没有橙子的夏天。

    我和糕糕认识了很多年。

    “九年,你知道吗?我们认识了整整九年。”糕糕戴着一次性手套,认真的剥着虾,泪眼婆娑的感慨道。

    “对啊,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没想过你居然可以陪我九年。”我抿了两口啤酒,接着感慨道。

    糕糕嘟着嘴,故意阴阳怪气的说,“对啊,我也不知道,后来关系那么密切。”

    “不会吧,不会吧,有人这也会置气,我见你第一眼,我就知道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一定会成为我最好的朋友。”我连忙解释说道。

    “这还差不多。”糕糕一脸的得意,一边神气的说着话,一边把装满虾肉的碗推到我面前,拿过我的空碗继续努力的剥虾。

    糕糕确实长的很漂亮,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鹅蛋脸,喜欢扎马尾,高高瘦瘦的,站在人群里很出挑。

    漂亮的女孩子,在学生时代是很容易受到排挤的,或许谈不上排挤,只是约定俗成的不去靠近她。

    很多人都怀念学生时代,但我不会,我知道糕糕也不会。

    高考结束后的那个暑假,有一个场景,我一直记在脑海里,隔壁上初中的小孩,期末数学考了70分,被他爸拿着棍子当着所有街坊邻居的面打。

    小孩的哭喊声回荡在街道里,有大人在旁拉扯,试图阻止这场恶殴,而我冷漠的看着这见怪不怪的一切。

    为什么要怀念过去呢,过去难道还不够苦的吗?

    比起步入社会的无奈,比起成年后不得不承担的责任,比起离校后的所有委屈和压力,学生时代的苦,才是无处言说的苦。

    工作后,每次喝奶茶付钱的时候,我都会感到幸福。

    这是我自己的钱,我具有赚钱的能力,即便是没能成为最想成为的人。但至少,我独立自主,不再过度依赖原生家庭过活。

    我没有在原生家庭里得到很多爱,便一直处在很缺爱的状态,很没有安全感。

    这也许是橙子抵触我的最大原因。可我没有办法调整。

    怎么办又想起橙子了。

    糕糕喝了几口啤酒,满脸通红,看着突然眼泪汪汪的我,愤愤不平的说道,“其实分了也好,橙子那家伙从小就不老实,周围全是莺莺燕燕,你斗不过她们的。”

    “害,我没有在想他,我只是想起初中的时候,受欺负怎么都不吭声,那么窝囊。”我口是心非的说道。

    “那些都是坏人,作恶的人自有老天收拾他。”糕糕说完,拿起啤酒杯跟我碰杯,我们默契的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天渐渐暗了下来,小店里的食客多了起来,周围嘈杂不堪,座无虚席。

    一身酒气的俗人,大多眉开眼笑,病的却是灵魂。

    结完账,我和糕糕在小区里溜达了一圈,直到身上的酒味散尽,糕糕乘坐最后一班地铁回自己家了。

    我以前面对离别会很难受,可现在没有了。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面对无能为力的事情,只能欣然接受。

    橙子,我想我有稍微开心一点了,但我心里还是想念着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