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没有哭也没有胡说 > 第3章 你说他会想念我吗
    橙子,我要成仙了。我不吃饭也不饿,不喝水也不渴,我不睡觉也不觉得难受。鹿橘说我不是成仙了,我是想上天了。鹿橘一点都不乖,我要罚她天天加班。

    我的日子很无趣,娱乐活动为零,社交为零,爱好为零,越是这样平静没有波澜的生活,我越是觉得橙子应该发消息给我,可他像是消失了一样。

    为什么呢,为什么就这样凭空消失了呢。真希望橙子在忙,真希望他忙得饭都没有时间吃。

    下班后,鹿橘硬拉着我去小摊吃烧烤,我整个人懒成了一盘散沙,做什么都没有兴趣,可我没有办法拒绝一个死缠烂打的人。

    我觉得鹿橘生生拽着我去吃东西的那一刻,像极了糕糕那没皮没脸的前男友。但是鹿橘要比糕糕前男友可爱,如果橙子知道我把他们两个人放一起做比较的话,一定会一本正经的说,友谊和爱情根本没有办法比。

    鹿橘点了很多很多吃的,但是这个月工资还没有发放,她穷得叮当响,完全没有钱。

    天暗沉下来,微风轻轻的吹,知了在树上叫个不停,烤串摆满了小桌子,我苦笑不得,打趣说道,“你就不怕我不买单,把你丢这给老板洗盘子吗?”

    “老板,买单记得不要找我,要找这个小富婆哦,我完全没有钱的。”鹿橘破罐子破摔,一边指向我,一边大声的对正在烤肉串的老板说道。

    老板腆着啤酒肚,手里拿着蒲扇缓缓的给炭火扇着风,回头冲我们爽朗的笑了笑,说,“都是小富婆,女孩子不能说自己没有钱。”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和鹿橘同时开怀的笑着。

    鹿橘说我笑起来真好看,眼睛弯弯的,肉嘟嘟的脸上浮现出两个小酒窝,像个傻白甜。

    此情此景,怎么办,还是会想橙子,你说他会想念我吗?

    小摊不远处,有流浪歌手抱着吉他唱歌,没有团队,没有捧场的人,他一个人低着头孤单的唱歌,我看不清他的脸,声音很好听,很适合唱民谣。

    “可当我牵着你的手傻乎乎的乐,渴望的爱情终于在我生命出现了,可时间倒数了,可你的答案停住了。”

    我和鹿橘轻声跟着一起哼唱着。我靠在鹿橘的肩膀上,然后眼泪不争气的大滴大滴的落。鹿橘不停的摸摸我的头。

    阿北,就算你不说话,就安静的站在那,我也知道你很难过,你不要难过了,不要这么难过。散场回家的时候,鹿橘目送我上楼前,这样安慰着我。

    橙子,你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发消息给我了,我一直在等你消息,你知道吗,等的很难过。

    我买了一堆的东西,但是一直都没有心情拆快递,囤了四五十片面膜,也没有心情敷。我想我是没有自己的生活的。

    房间里安静的离谱,衣服架上还挂着冬天的厚衣服,我打开空调,把温度调到了17℃,放着聒噪又吵闹的音乐,然后去浴室用五分钟洗了个澡。

    糕糕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我正在吹头发,关掉吹风机,忙着去接电话的时候,小腿撞在了一个矮桌子的桌角上,疼得我呲牙咧嘴,原地蹦哒了几下。

    “咋啦,是需要我祝你分手快乐嘛。”我接通电话,强忍着疼痛,轻松愉快且笑哈哈的打趣道。

    “男人嘛,如衣裳,你思想要是能像我一样开明就好了。”糕糕恨铁不成钢的回应我。

    我及腰的长发半湿半干,反正也不想继续吹了,就直径回房间,半靠在床头,抱着自己的小腿,刚刚撞桌角的地方已经紫掉了,我轻轻的吹了吹。用满不在意的语气说,“你知道的,橙子他很忙的。”

    “他还是没有发消息给你吗?”糕糕问道。

    我心中悲凉,却依旧用满不在意的语气回答,“还没有啊,他在忙。”

    糕糕叹了很长的一口气,然后问道,“你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吗?”

    我沉默不说话。

    “你知道的,他是想要换女朋友的意思,你不要用很轻松的语气讲话,然后自己偷偷的哭。”糕糕说的很直白,以至于我的脑子还没有反应过来,眼泪就掉下来了。

    “糕糕,我前几天看了部电影,内容很毁三观,可是里面有句话我记得很清楚,背叛自己的内心也算是一种背叛,如果离开我,橙子可以开心,那他忘了我也没有关系。”我仰着头,眼泪慢慢的止住了,我说着这样的话,内心却一直期待着橙子是爱我的,他永远都不会离开我。

    不是假装洒脱,不是假装宽容,是真的爱你,橙子,我想我超级爱你的。

    跟糕糕聊了很多很多话,大概的内容都是不要对橙子还有期待。

    糕糕以前总是夸橙子,夸他聪明,夸他厉害,夸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男孩子。我很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糕糕跟我解释,这并不关我的事情,在她心里橙子一直是两个人,一个是对朋友仗义对周围人特别热心的橙子,一个是对女朋友冷暴力,滥情又不长情的橙子。橙子只适合做朋友,不适合做对象。

    这和橙子的观点,相差无几,友谊和爱情是没有办法做比较的。

    和糕糕挂断电话后,我想我实在是沉不住气了,我给橙子发消息了。

    “你就像是消失了一样。”

    发完后,我就开始网抑云了,我听着悲伤的歌,刷着爱而不得的评论。

    我好像有被治愈一点,没有那么不开心了。

    橙子总是嫌弃我幼稚,特别容易不开心也特别容易开心,在他说我幼稚之前,有很多人觉得我幼稚,别人的话,我左耳进右耳出,完全不在乎。

    可橙子每说我一次幼稚,我心里就难过一次,因为我觉得他离我又远了一步。

    夜晚还是这样的长。

    橙子活生生一个星期没有发消息给我,他会想我吗?我知道这很矫情,但我还是想不停的问,你说他会想念我吗?

    我特别特别的想他。我有满怀思念托月亮寄与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