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没有哭也没有胡说 > 第2章 你说他会喜欢我吗
    这是橙子失去联系的第四天,我每天眼巴巴的等着他发消息给我。等不到就觉得委屈,委屈就会哭。

    我想我实在是哭的太多了,眼睛又干又涩。我难受的没有办法,于是,我决定按照橙子跟我说的那样,去有自己的生活。我卸载了QQ,因为橙子的学校会收手机,橙子去学校的时候,特意买了一个可以登QQ的手表。我们都是用QQ聊天。

    他当时跟我说,他一有时间就会发消息给我的,他起床的时候会发,吃饭的时候会发,睡觉的时候会发,想我的每一个瞬间都会发。

    我想他应该是不爱我了。是的,他一定是不爱我了。

    我把自己账号给了糕糕,我叮嘱糕糕,只要橙子发消息给我,就立刻微信滴滴我。微信没有回,就连环call电话,不要管我是在上班还是开会,作死的通知我就好了。

    然后接下来的几天,橙子折磨着我,我折磨着糕糕。

    我每天睁开眼睛就问糕糕,起床了没。糕糕会回复我,没有消息。

    我:“吃饭了没。”

    糕糕:“没有消息。”

    我:“睡觉了吗?”

    糕糕:“没有消息。”

    到了晚上,每隔两个小时,我:“他发消息给我了吗?”

    糕糕:“没有消息。”

    没有消息,没有消息,没有消息,没有消息。橙子,我好难过。

    糕糕说我像一个疯子,完全没有自我。

    我每天等消息等到很晚,可能太累了吧,做了个很不开心的梦,我梦见糕糕骗我,橙子明明发消息了,可是糕糕一直跟我说没有消息没有消息没有消息,我抢过手机,看见橙子发的那句,“我们还是分开吧。”

    我醒来的时候,一身全是冷汗,后半夜怎么也睡不着,于是下载了QQ,把账号登了回来。

    我和橙子的聊天对话框还是置顶的,空荡荡的,真的没有新消息,轮船在,情侣标识还在,深爱之匙也在,火花不见了。我又大半夜吧嗒吧嗒的掉眼泪,我和橙子的火花没有了。没有了。感觉以后再也不会有了。

    我没有办法有自己的生活,就算橙子现在站在我的眼前,抱着我,亲吻我,我也很想他。这是一种很病态的状态。可是我没有办法克制自己。

    为什么不发消息给我呢,以为不发消息我就会跟你提分手吗。不会的,我不会去提分手的。橙子你也不会提的对不对,我这么爱你,你不可以对我这么残忍。

    早上起床,去上班前,我特意洗了个冷水澡,人顿时就清醒很多。这几天吃饭也没有胃口,橙子我很想你,想到吃不下饭,你有想我吗?

    下午的时候,公司组织大家去医院打新冠疫苗,自愿填表,我很不想去,我从小就怕打针,但我还是去了,因为橙子跟我提起过,他说,“要去打。”

    护士打针的时候,下手贼重,我只是闷哼了一声,没有掉眼泪,这是我打过最疼的疫苗,可是我没有哭。橙子,我这么听话,这么乖。你回来好不好,我们还像以前一样好不好。

    鹿橘打针的时候哭了,她嚷嚷着不接种第二针了。

    护士叮嘱我们三天内不能喝酒,不能吃辛辣刺激食物。鹿橘说,等三天过了,你再不发消息给我,她就带我去喝酒,把我灌醉,让我忘记你。橙子,我不想喝酒,我想你。你发消息给我吧。

    打完疫苗,回去的路上,鹿橘熟练的点了一支烟,她把烟盒递给了我,我被吓得后退了一步,鹿橘的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我害怕的样子,她开怀的笑着,解释道,“我懒得放包里了,我没有裤兜,放你裤兜里兜会,不是让你抽。”

    我白了她一眼,然后乖乖的把烟揣兜里,鹿橘饶有兴趣的看着我,然后叹息的说道,“阿北,你就是太乖了,太乖的女孩子是会被辜负的。”风一吹,烟雾绕过她的头发,直面的扑向了我。

    我不说话,也不听她的话,自顾自的往前走。

    橙子,你不要辜负我,我爱你,你不可以辜负我。

    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这几天是怎么度过的,还好工作按部就班,没有差错。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减轻痛苦,我一次性在网上买了很多东西。买了好看的裙子,发夹,耳坠,买了牛奶,面包,辣条,还买了蓝黑色的染发剂。

    本来想去理发店染头发的,但是觉得很没有劲,不想去。

    我一个人拿着很多快递盒乘电梯下楼的时候,我在想,我买了这么多东西,算不算是有了自己的生活。

    可橙子,你在干什么呢,我现在下班了,我很想你,你有想我吗?

    回到家,合租的室友在客厅和她对象视频,我直径回到了自己房间里,然后趴床上。我一点也不累,我觉得时间好慢,度日如年大概就是这样的。

    糕糕给我发消息,她说,她好烦。然后把她对象不停语音轰炸,电话轰炸的截图发我。她向我抱怨,都讲明白分手做朋友了,怎么会有这么难缠的人。

    我反问糕糕,“他这不是挺爱你的吗?不爱你,怎么会放下身段找你。”

    糕糕说,她感受不到她自己的爱,男朋友很爱她,她知道,可是她感受不到她自己的爱。

    听糕糕说这话的时候,橙子,我想我是彻底慌了,你是不是也感受不到自己的爱,你是不是很不开心了。

    我问糕糕,那最开始为什么要在一起。她说她不知道,现在只觉得懊悔。

    我脑子很乱,不知道怎么回糕糕的消息,索性脸埋进被子里,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儿,醒来的时候,看见空荡荡的对话窗口,心也空荡荡的,两眼直直,望着天花板发呆。

    去年我过生日的时候,橙子送了我一瓶香奈儿的香水,那时候我大学刚毕业,工作还在实习期,拿着每月两千五的底薪,要应付公司交代的工作又要应付学校的毕业论文。又忙又穷。

    我当时偷偷的去官网查了这瓶香水的价格,想着怎么回赠同价值的礼物。不经意间,看到了这款香水的销售关键词带有送女友这样的字眼。那个时候,我和橙子还不是男女朋友关系。

    我特别开心。

    我生日的那天,糕糕来找我玩,火锅热气腾腾,服务员端着盘子在过道走来走去,我没头没脑的问糕糕,“你说,他会喜欢我吗?”

    糕糕诧异的看了我一眼,坦言回答道,“会……”接着又停顿了一下,很认真的说,“但你要知道,他会喜欢很多女孩,他对你的喜欢,风都不用吹,就会散。”

    可我还是很开心。

    橙子,遇见你之后,我的眼睛就只看得到你了,我觉得你很好,你不好的地方也很好。

    橙子,我想清楚了。你发消息给我吧,不要这么冷漠,你要分手的话,我不跟你闹,不跟你吵,我答应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