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废柴龙女要修仙 > 第一卷 第二十九章 夜聊
    空桑陌从自己的乾坤袋里拿出了一张床,连带着极为舒适的粉红色的被褥枕头都是齐备的,抱着自己的粉红小枕头,空桑陌有些为难的说:“要说应该礼让女子,可我,睡觉认床,所以,小九儿,你将就将就跟他们睡地上吧,反正你也习惯了。”

    蓝玖正要开口,冷君澈突然插了一句:“不必。”

    说完灵气凝聚在手上,探到自己的乾坤袋里,轻轻一扯,便飘出了一座剪纸的三进两出的小庭院,而后那剪纸庭院落地的一瞬间,轰的变成了真实的私家豪华庭院。那庭院白墙黑瓦,三间垂花门楼,四面抄手游廊。院中甬路相衔,山石点缀,一栋二层小楼立在花园后面,看上去别致又有格调。

    冷君澈扫了空桑陌和他的大床一眼:“我认房。”

    蓝玖惊叹不已,真就土豪成这样,随身带着一处庭院?若不是这木狼殿实在是大的没有边,哪里放得下他的庭院。

    花园中还有一汪鱼池,鱼儿在水中悠闲的摆着尾巴。嶙峋的假山立于鱼池一侧,周围布置着精致的盆景。蓝玖咂舌,这人出门随行的庭院都要精致成这般?真无法想象他的家里该是怎样的场景。

    空桑陌想要跟上去,却被冷君澈的眼神阻止:“你就睡这里吧,房间不够。”

    房间不够个屁,明明还有很多空余,可是冷君澈刚才的眼神......空桑陌吓的一抖,老老实实的钻进了自己的被窝。虽说这是殿内,可这黄鼠狼整的到处都是花啊树的,现在还被暴风吹的乱七八糟,怎么都感觉像是置身在野外一般,空落落的没有安全感。

    有钱人果然是会享受的,冷君澈的随身庭院,布置的精致又舒服,每一间房都是床榻、桌椅一应俱全。墙上还挂着他的字画,笔锋苍劲有力,可蓝玖觉得这个人实在自大自恋,竟然全是自己的墨宝,再无他人。

    蓝玖躺在柔软的玉蚕被上,觉得像是置身云缎,实在太会享受了吧。翻了个身团在玉蚕被中,没一会就睡了过去。

    一只大黄鼠狼蹲在地上,嘎嘣嘎嘣的啃着什么,蓝玖走上前去,那黄鼠狼转回了身,满嘴的血。而她手中正拿着一截人的手臂,原来它在吃人。

    在一瞧,那手指上赫然带着婆婆的那枚金丝玉戒子。

    蓝玖猛的从梦中惊醒,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心中依然残存着梦中那种恐怖的感觉。婆婆是不是遇到了危险?

    蓝玖起身走了出去,凭栏而立,木狼殿的月色格外美丽,洒下一片银辉。可自己越是置身在宁静之中,就越是担心婆婆,这地方如此凶险诡异,真不知道婆婆一个人在这里到底经历了什么。

    “我一定在哪见过你?”

    冷君澈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她的身后,又问出了初见时的那个问题。

    蓝玖回过头来看着他,一双眼是刚刚哭过的样子。

    冷君澈被吓了一跳,一脸嫌弃的看着她那丑丑的模样。

    蓝玖拿袖子抹了下脸,带着浓重的鼻音道:“我梦到婆婆被黄鼠狼吃了。”

    “哦”冷君澈见她这样很是不解,那奎木狼不都说了她婆婆已经过去了,她还在害怕什么呢?梦到被黄鼠狼吃了?什么想象力?

    蓝玖见他“哦”了一句就再没了话,抬眸望向天空,一阵清风拂来,吹散了些许梦中的情绪,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想起刚才他的问题,面对着冷君澈道:“我们肯定没有见过,我敢保证。”

    夜阑人静,月光像朦胧的纱织,洒落下来,偶尔传来微风吹动树叶的声音,静谧美好。蓝玖不知道说什么是好,冷君澈根本就不想说什么,于是两个人便就这样安静的凭栏而立。

    夜色如此妙曼美好,那人不说话就走开,又何必站在自己身旁?站在身旁也便罢了,又何必释放出那样冷冰冰的气场。蓝玖心中升起了异样的感觉,这感觉,真的是尴尬的要死,她想找个借口先溜。

    “你们也睡不着吗?”洛寻不知何时站在了两人身后,见蓝玖穿的单薄,便取下自己的锦丝披风。

    蓝玖长舒了一口气,终于不用再尴尬了,冲着洛寻淡淡一笑。洛寻将披风轻抖了抖,搭在了蓝玖的身上:“你修为低,只怕抵挡不了夜里的寒气。”

    他好像从来都是这样,事事为别人着想,温柔的关心让人觉得熨帖又舒服。那披风带着他的体温,披在身上蓝玖才发觉自己的确是有些冷了。若隐若现的木黎香,飘在鼻尖,就像他这个人一样,暖暖的。

    蓝玖突然想到这披风刚才还穿在洛寻的身上,此刻却搭在自己肩头,自己完全被他的气息包裹着,面上一红,假意又望向了明月,不想让人发现她的小心思。

    洛寻侧眸看着蓝玖仰头的样子,眼中流淌着暖暖的温柔。

    冷君澈嗤之以鼻,不就搭个披风御寒,这两个人戏份倒是不少。

    “明日该进金狗殿了,你有什么想法?”洛寻问道。

    冷君澈一脸的无所谓,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没有。”

    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有冷君澈的场合,都格外的容易冷场,明明可以大聊特聊的话题,遇到他都是尴尬的戛然而止。

    三个人都不再说话了,刚被洛寻缓和的气氛又尴尬了起来。蓝玖打了个哈欠:“啊~好困,我去睡了。”真不愧是“大冰坨子”,站在他身旁就觉得冷,还是赶快溜走,回到云蚕被里更舒服。

    说完转身快步跑回了房,继续留下去要尴尬出病来了。

    第二天一早起身,就看到两眼乌青的空桑陌已经从他的乾坤袋中搬出了炊具,做好了丰盛的早餐。拉过蓝玖和阿蛮坐了下来:“咱们快吃,今天都不知道什么情况,只怕后面都没有吃饭的时间了。”

    蓝玖心里惦记着洛寻,便急急喊他一起,又做贼心虚的忙招呼了冷君澈。

    “你快吃你的吧,不用管他们。宗师级的人物不怎么吃饭的,等到了玄仙,喝风饮露就好了。”空桑陌把筷子塞到了蓝玖手中。

    “啊”蓝玖诧异:“真的就不用吃饭了吗?那修行还有什么意思啊,失去了世间最大的快乐。”

    洛寻没有过来,倒是冷君澈坐了下来,修长的手指捏起一个水晶饺,轻咬了一小口:“想吃也是可以吃的,只不过没那么需要食物来补充能量。”

    空桑陌白了他一眼,却也不敢多话,又有些期待的看着冷君澈,很想得到他对自己厨艺的认可。

    冷君澈吃了一个水晶饺就不再吃了,看着空桑陌巴巴的望着自己,面无表情的道:“一般,能入口。”

    “我......”空桑陌刚要开口还击,就被蓝玖塞了一块玉露糕到口中。

    “你别说话了,多吃点,昨晚你干什么去了?怎么跟个乌眼鸡似的。”蓝玖一脸的好奇。

    空桑陌拿出一面镜子照了照,哀嚎了一声,不答反问:“你说,我做的这些东西,好吃不好吃?”

    “人间美味!”蓝玖竖着大拇指,嘴里还含着半块虾饺:“唔......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虾饺。”

    空桑陌满意的点了点头:“有品位,不像有些人,哼。”说完他把椅子往蓝玖身旁拉了拉:“我跟你说,这黄鼠狼的大殿里,全是奇珍异草,我趁昨晚月黑,啊不是,月明风高,捡了好多呢,乾坤袋都装不下了。等会走的时候,把你的乾坤袋借我,门口还有一堆呢。”

    合着这人放弃了美容觉,捡了一晚上的草,不过看他那两眼冒光的样子,定是得了不少宝贝。

    吃完了早餐也没有再看到奎木狼,蓝玖留了一份早餐便跟着大家离开了。

    看着他们走出了木狼殿,奎木狼才出来,一边流着泪一边吃着那些吃食:“几万年了,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你们要是有命活着出去,记得常来啊。”

    金狗殿的大门金碧辉煌,像是纯金打造而成,泛着刺目的金光,却让人觉得格外的冰冷。

    一望无边的大殿中,除了四根纯金的殿柱,空无一物,地板是金砖铺就,仰头望去那顶棚太高看不清楚,但也是一片的金。

    “怎么样?我说冰坨子,你家那么有钱,有没有像这般纯金打造的屋子?”空桑陌趴在地上一边喜爱的抚摸着金砖,一边嘲讽冷君澈。

    “我没那么土。”依旧是冷着一张脸,没有任何表情。

    “哪里来的宵小,敢玷污老娘的品味。”银铃般的声音后,那娄金狗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容颜雍容华贵,一身金缕长裙,满头金饰随着婀娜的步伐摇曳,发出清脆的声响。腕间指上一水的金光璀璨,直闪瞎了所有人的眼睛。

    想不到娄金狗竟是一位如此华丽的贵妇人。

    “奎木狼那个废物,什么人都放进来,让本尊在这里终结了你们吧。”说完看都没再看众人一眼,便转身往回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