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修仙尔亦 > 第五十三章 魔族圣女
    “我怎么知道?那不是你师姐嘛?”

    老鬼直接否认,一个字也不透露。

    方尔亦也是拿他没办法,只好继续躺在地上按照老鬼的意思接着装。

    笃!一声闷响,一个男子落在方尔亦身前。

    一袭黑衫,壮硕的体格,俊朗的外表,脸上挂着阴翳的笑,探手方尔亦的手腕,法力贯入,查探方尔亦的状况。

    有老鬼在,方尔亦不担心被揭穿。

    片刻,男子缓缓起身,男子拍拍手,掸掸长衫,嘴角的笑意更浓,也更加的阴沉,整个人看上去很是阴邪。

    方尔亦感觉男子的双眼中充满了异样的神采,这种眼神方尔亦见过很多,在仙留村,每当收获的时候,村里人的眼神就是这样。

    只不过,男子的眼神中还含着一股明显的杀意,让方尔亦感觉很不舒服。

    男子志得意满的转身走向角落,那里正是饶兰蕊消失的地方。

    脚步声消失了,整个花园陷入了死寂......

    时间慢慢流逝,方尔亦似乎被那两人遗忘了。

    躺地装死的方尔亦隐约听见声响,哼哼嗯嗯,若有若无,仔细聆听,却是从花园外传来,正是二人消失的角落方向。

    “前辈,你听见什么声音了吗?”

    方尔亦不是很确定,修为的限制不仅仅体现在力量上,还有听觉的敏锐度。

    老鬼呵呵,不屑道:“听见了...怎么?想去看看你的师姐是不是被欺负了?”

    老鬼这么一说,方尔亦还真感觉那哼哼嗯嗯的声音很像饶兰蕊。

    难道后来的男子在逼问饶兰蕊?也不应该啊!

    饶兰蕊把他弄到这里来,而且还有两道机关,想必男子能顺利的进来,必是饶兰蕊的同伴。

    既然是同伴,难道发生了分歧,饶兰蕊落入了男子的手中?

    又会是什么事情二人反目的呢?方尔亦是百思不得其解。

    “走吧,去看看就知道了。”

    老鬼倒是很轻松,一股去看看热闹的意味很浓。

    老鬼这样说了,方尔亦当然是没有意见的,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慢慢的靠近二人先后消失的角落......

    一道月门拱卫,入眼,是烟波浩渺的水面,隐约可见一座凉亭浮于水面,雾气氤氲,如梦似幻。

    跨过门槛,脚下是一座一丈来宽的石桥,桥下碧波荡漾,偶有游鱼跃出水面。

    “咦...”老鬼诧异的咦了一声,嘀咕道:“这里居然有这么多的鱼妖...”

    “什么鱼妖?”方尔亦闻言,赶紧追问。

    老鬼没回答方尔亦,而是说道:“走吧,去看看就知道了。”

    蜿转的桥面曲折,渐接渐近,凉亭呈八角状,纱幔垂落,隐见内中两条白晃晃的身影,方尔亦听见的声音正是从凉亭传出,此时更是听得真切。

    方尔亦再怎么未经人事,此情此景,他哪里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暗道一声晦气,转身便走。

    一步尚未踏出,一股巨大的吸力传来,方尔亦被拉拽着双脚离地,被这个吸力拉拽着进入凉亭。

    香艳的场景,奢靡的气息。

    一直是紫纱遮面的饶兰蕊此刻不着片缕,秀发混杂汗渍贴附皮肤,跨坐在男子之上,嘴里发出的正是方尔亦听见过的哼哼嗯嗯声。

    男子双手覆盖丰挺之上,笑问双颊潮红的饶兰蕊:“要不要尝尝鲜?元阳可是好东西...”

    饶兰蕊媚眼斜睨,语不成句:“嗯...等...等嗯...等下...”

    被控制着无法动弹的方尔亦连眼睛都没办法闭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不知廉耻的二人做着原始的动作......

    许久,二人总算完事,在方尔亦眼前,慢条斯理的清理,穿衣。

    男子依然是丰神俊朗,饶兰蕊依旧紫裙笼身,只是没再紫纱遮面。

    不得不说,没有紫纱遮面的饶兰蕊的确是很漂亮,但方尔亦却觉得此事的饶兰蕊面目可憎。

    饶兰蕊围着方尔亦转了两圈,上上下下的打量,娇笑道:“不错,这小模样还真是不错,等下可以试试...怎么也是我的师弟,我就让他快活的上路,也不辜负同门一场。”

    “你这浪蹄子,想玩就玩呗。”

    男子呵呵道:“你这虚情假意的派头倒是和夏暻越来越像了啊,是不是打上夏暻的主意了?”

    “就他?若非不得已,我会屈身沧源宗?”

    饶兰蕊忽然神情一变,傲然道:“我堂堂魔族圣女,能叫他一声师尊已经算是给他面子了,他还没有资格碰我!”

    魔族?方尔亦头皮发麻,怎么还有魔族的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饶兰蕊话音落下,男子也随即神情肃然,盯着方尔亦正色道:“小子,本尊不和你绕,也不想费那功夫,本尊问什么,你答什么,你快活的死,也省得去到阴曹地府之后,爹娘都认不出你,知道吗?”

    方尔亦挺纳闷的,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是让魔族惦记的,难道老鬼的存在被发现了?

    “说吧,浣纱岭是怎么回事?”

    禁制未解,方尔亦若非口不能言,他倒是想问问浣纱岭是什么?

    见方尔亦闭口不答,男子周身乏力波动,冷哼道:“看来你还是有几分硬骨头嘛。”

    “行了...”饶兰蕊拍打了男子一下,缓步走向方尔亦,嗤笑道:“你都给他下了禁制了,你让他怎么说话?”

    饶兰蕊面对这方尔亦,展颜一笑,真如山花烂漫,素手轻抬,指尖点在方尔亦的胸口,一股法力渗透,顿时解开了方尔亦的禁制。

    嘶啦...方尔亦的法衣被饶兰蕊一把扯下,露出结实的身躯。

    “你还真着急啊...”男子呵呵笑道。

    饶兰蕊没管男子的戏笑,双目落在方尔亦胸口的海螺上,眉宇间透着一股思索。

    海螺是寻常的海螺,这一点毋庸置疑,饶兰蕊疑惑的是,方尔亦身为修士,为什么会带着这么一个俗物。

    一手摘下,施法探查,却没有发现任何的蹊跷,冷目撇来,问道:“这是什么?”

    方尔亦如实答道:“就是普通的海螺,没你想的多玄奥。”

    “哼哼...”饶兰蕊冷哼道:“修士会佩戴寻常之物?”

    方尔亦眼神流露怀念,落寞道:“小时候,我娘就给我带上了,这是我娘留给我唯一的东西。”

    饶兰蕊冷笑着,法力迸发,海螺随即化为齑粉洒落,“好了,说吧,告诉我们我们向知道的。”

    眼见父母唯一的遗物就这样被毁,方尔亦双眼通红,额头青筋爆突,胸口极具起伏,愤怒已经难以抑制。

    理智什么的,全部都不在了,方尔亦当即一拳轰出。

    但是很可惜,这一拳的力量尚未爆发,便被饶兰蕊素手裹住,灵力倒逼而回,反噬之下,一口鲜血喷出。

    筑基修士在金丹面前,无疑是蜉蝣撼树,螳臂当车......

    “嗯?”饶兰蕊在刚才的接触下已经查探出方尔亦体内并无异样气息。

    那种气息是怎么回事她很强清楚,若方尔亦是金丹境界,或许还能抵御,但只是筑基而已,怎么能消弭?

    “怎么了?”男子察觉到饶兰蕊的异常,皱眉问道。

    “这人不老实啊,装得还挺像。”饶兰蕊冷笑着扭头对男子说道:“冥气已经没有了,看来进来的可不止我们。”

    男子眉头却是舒展了,淡然道:“你还是他师姐呢,他体内有火源你忘记了吗?”

    “你知道?”

    饶兰蕊神色渐冷,直视男子,质问道:“你既然知道,刚才为何不说?若他逃脱,你知道后果吗?”

    男子毫不在意,语气淡淡:“我也不知道,先前的时候,我查探过,他体内的确还有冥气纠缠,但既然你说没有了,那就只能说是他的火源慢慢克制了冥气,这不是很正常的吗?”

    饶兰蕊默了默,也不在追问,一把抓住方尔亦的胳膊,将之放在了锦榻之上。

    “为我护法,我要拿走火源。”

    饶兰蕊三两三扯掉方尔亦的遮掩,自己也开始宽衣解带。

    饶兰蕊要做什么?方尔亦能想象得到,这令他厌恶至极,却无还手之力,哀求老鬼快快出手。

    老鬼却是不紧不慢,“不要急,等待即可。”

    就在这时,男子浑身一股黑雾渗出,将方尔亦团团包裹其中,饶兰蕊跨坐方尔亦身上,双手叠加压在方尔亦的小腹之上,一股柔和的气息随之渗入。

    就在这时,方尔亦的眉心忽然炙热难耐,似乎要将他的头颅撕裂一般。

    一股金光自方尔亦眉心遁出,脱离眉心之际,一分为二,分别射向饶兰蕊和那名男子。

    金光一闪而逝,在饶兰蕊和男子捡到金光的刹那,金光便已经射入了二人的眉心。

    “嗯...”

    “啊...”

    一声闷哼,一声凄厉的惨叫,饶兰蕊和男子口呛鲜血,眼眶和鼻孔均有鲜血渗出,显然已被重创。

    方尔亦还不及起身穿衣,眼前一晃,柳云丝已经出现在凉亭之中。

    忽然的出现,柳云丝还挺惊喜的,可一看到赤身的方尔亦,脸颊瞬间血红一片,扭头一边。

    这一扭头,正好看见了同样不着片缕的饶兰蕊,柳云丝的脑海刹那轰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