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在白切黑男主刀下狗着 > 第三十七章:照顾生病的总裁
    她又仔细观察了一下,看钟景深那个样子,也不知道在车里睡了多久了,她还发现他的唇色好像透出了几丝樱桃红。

    想法像是得到了印证一般,她赶紧跑到驾驶座的门口试着开门,打不开她就猛地拍了好几下车窗,手掌震得发疼,但她也顾不上了。钟景深好像隐隐感觉到了,眉头皱的更深了一些,许愿见状拍得更用力了。

    她边拍还边焦急的喊他的名字,“钟景深!你醒醒!别睡了!”

    敲了几分钟里面安静的一点反应都没有,许愿鼻尖的都冒上了一层汗珠,她的脸色发白,一颗心砰砰直跳,脑子里面充斥着各种各样念头。

    她慌乱得不知所措,她原地转了两圈,突然看到路边有块石头,她冲过来捡起来,回到车前一咬牙就要往车窗一砸,希望这个车的车窗能质量差点!

    石头正要砸上车窗,车窗忽然慢慢下降,露出钟景深那双满是疲惫的眼眸,“你在做什么。”他的嗓音也沙哑得不行,像是许久没有说过话的人突然开口一般。

    许愿呆呆的望着他,嘴唇不自觉地轻颤着,钟景深下了车,看许愿还是站在那一动不动,“怎么了?”

    许愿像是在抑制自己的情绪一般,压着嗓子,尾音有些颤抖,“你在这干什么?”

    钟景深听到这话微愣了一下,似才想起自己居然在车里睡着一般,他淡淡道,“本来想休息一下。”

    许愿抬眸看向他,语气异常的尖锐,跟平时的她完全不一样,“你不是回家了吗?怎么还呆在这不走?睡在车里很舒服吗?”

    钟景深的头还昏昏沉沉的,“我...”

    许愿控制不住自己的语气越来越重,“你知不知一个人在车里睡觉有多危险?!你怎么敢连窗户都不开?你知不知道你差点一氧化碳中毒!”

    她说着说着心中又是一紧,她刚刚甚至连打开门之后迎接的是他冰冷的尸体都想到了,她根本没办法想像他出事的场景。

    可他呢?还一副无所谓的问她在干嘛?

    钟景深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正想说话,却一个眼前一黑直接往前一倒。

    “诶?!”许愿脸色一变,立马接住他,差点一个没站稳两个人都摔倒了。

    “钟景深?钟景深?”许愿拍拍他的背,发现他身上的温度有些奇怪,她往他脸上一探,温度高的吓人。

    许愿脸色瞬间就苍白了,他一直都在发烧?!

    她一下就想到他脸上和唇上看起来就不自然的红,她还以为....

    许愿赶忙打了120,在等待期间,她抱着他浑身滚烫的身体,她的心底涌出了一丝她自己的也没想到的情绪,害怕。

    她在害怕,害怕他真的出了什么事。

    120来的很快,他们帮着许愿把他放上了担架床,其中一个护士问她:“请问你是患者的什么人呢?”

    许愿跟在他们身后的脚步一顿,随即她认真道,“我是他的朋友。”

    即使他阴晴不定,又神经质,还总是试探她,不信任她。

    可她还是没有办法丢下这样的他不管不顾,再怎么不承认,钟景深这个人,她始终都是想把他当朋友的。

    ——

    “他的情况暂时稳定下来了,”一身白大褂的医生道,“现在你需要多注意他的体温,每隔半个小时量一次,如果一个小时之后还是没有降下来,我再给他用药。”

    说完医生看着面前这个眉眼精致的女生,她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房间里躺着那个人一秒,他不由感叹,一定是一对感情很好的情侣吧。

    许愿有些无力的扯起唇角,“谢谢医生了。”

    她回到病房,坐在病床旁,看着钟景深因为高烧而通红的脸颊,她的心也一阵难受,她静静的看着他,轻声道,“钟景深,你快点好。”

    不好起来,你怎么继续作妖啊。

    从病房回去的医生刚回去就被几个护士给拉过去八卦,“李医生,刚刚救护车拉过来的那两个是不是一对啊?!”

    李医生看着这几个散着八卦之光的女人,没好气道,“是哦。”

    有个护士瞬间就失望了,“就知道帅哥都是有女朋友的。”

    另一个护士就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你们都不知道,当时那男的送过来的时候,那个女生慌得就差没直接哭出来了。”

    这么一说,李医生也接了上嘴,“跟她谈话的时候,她的眼睛没有一刻离开过她男朋友,感情真的很深吧。”

    那几个护士也不禁一阵唏嘘感叹。

    许愿一直守着钟景深几个小时,终于在她第五次量体温的时候,体温终于快降到正常范围了。

    她把数据报给护士之后,看了看钟景深各方面都没什么问题了,就发了短信给柳秘书让他过来,自己收拾好东西就走了。

    她走到护士站有个负责钟景深房间的护士见她要走还随口问道,“是要去吃饭吗?”

    许愿这才想起自己一整天都没吃过东西,她笑了一下,正想回答,嘴刚张开,眼前便天旋地转,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没了直觉。

    那护士没听到动静疑惑地正要抬头,便听见一声“嘭——”的声音,她立马起身,看到眼前的场景大惊失色,“有人晕倒!来个人帮忙!”

    接下来又是一阵兵荒马乱。

    ——

    钟景深醒来时,夜幕已经降临,周围安静的能明显听到外面护士隐隐说话的声音。他睁开眼,眼前还是一片朦胧的,他挪开视线,发现房间还有第二个人。

    眼前的身影有些重影,钟景深摇了摇头,视线缓缓恢复,那个人转过了身,看他醒来便急急走过来,“钟总,您醒了?”

    柳秘书体贴地把钟景深扶着坐着起来,还倒了杯水递到他面前,钟景深却没有接,他垂着眸不知道在想什么。

    “钟总?”柳秘书又疑惑的喊了一声。

    他的唇因为高热有些干裂,他抿了抿唇,开口声音似撕扯过一般,“你怎么来了。”

    柳秘书想到他收到的信息,眼里闪过一丝犹豫,“是我收到信息,让我过来照顾您。”

    钟景深的心跳因为这句话而加速了起来,“她人呢?”

    柳秘书摇头,“我来的时候,这里就没人了。”

    钟景深垂在被子两边的手倏地攥紧。指节发白,他苍白的唇轻动,声音几不可闻,“她走了...”

    这三个字说的他好似吃了黄连一般,整个人都沉在苦海里挣扎出不来。

    柳秘书没听清,“钟总您说什么?”

    没有回答。

    半晌,钟景深接过他的水杯喝了一口水,表情一下就变得如平日一般的冷漠,仿佛刚刚的晃神只是他的错觉罢了。

    钟景深:“给我办出院。”

    柳秘书语气有些担忧,“钟总,您不多住两天好好休息一下吗?医生说你这个肺炎要多观察两天。”

    钟景深掀起被子就要起床,一个护士正好进门,看到他的动作就是直接喊了出来,“这位先生,你现在暂时不能下床!你手上还在输液呢!”

    钟景深瞥了眼自己的手,伸手就要拔,那个护士语气更重了,脸色很是不愉,“先生,你才刚退烧不久,要补充你失去的液体才行。”

    柳秘书也在旁边劝阻道,“钟总,要不您今晚再休息一晚,明天出院吧。”

    那个护士最烦看到这种生病不配合就知道按自己意愿做事的人,她又忍不住道,“你女朋友照顾你这么辛苦,你忍心浪费她的心血吗?”

    护士这话一出,钟景深和柳秘书两个人的动作都停住了。

    钟景深的眼神一下锐利如刀般向她扫了过去,整个身子都绷得死紧,语气沉沉,“你说什么。”

    柳秘书的心不由一紧,这钟总这个语气....可不是很妙啊。

    护士无知无觉地端着治疗盘走进来,边放边跟他说,“就是你女朋友啊,她都守了你一天诶?她一直等到你烧退了才走的。”

    钟景深低低的重复,“她没走...”

    护士给他换好瓶,听到他的碎碎念,内心开始替那女孩不值,初时看见帅哥的喜悦一丁点也不剩,她没好气道,“她可是寸步不离照顾了你一整天,走哪去。”

    钟景深怔怔道,“她....”她不是很讨厌他吗?昨天她那冷漠的眼神仿佛还历历在目,她怎么会...

    护士忍了忍,还是没忍住,“你女朋友都累晕过去了,你不赶快养好怎么照顾她?”

    “她晕了?”钟景深紧张地攥紧了拳头,指尖狠狠扎向手心,却像丝毫感觉不到疼痛般,只死死盯着护士,等待她的回答。

    护士被他凶狠的眼神吓了一跳,声音也微弱了些,“就两个小时前晕过去了,不过没什么事,就是低血糖。”

    钟景深沉着脸,直接拔了手上的针头就要走,柳秘书苦着脸也不知道该不该劝了,护士更是被他的脸色吓得不敢再说话了。

    钟景深刚出了病房门口,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带着迟疑的声音,“景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