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 第669章 没有良心,杀妻证道
    天帝宝库之中,太阴寒冰洞窟之内。

    苏忘尘提着修罗冥狱镰刀,一步步的走了过来。

    “轰——”

    “轰——”

    每一步,仿佛地动山摇一般。

    只因,这一刻的苏忘尘已经衍化出了强大的仙魂底蕴。

    这一次,很多东西都可以曝光,也必须曝光!

    有些底蕴手段已经施展过不止一次,藏也是藏不住的了!

    既然藏不住,那么呈现出皇族的底蕴,那便也是应该的!

    同时,这也是一个呈现出《八九玄功》的威名极好的方式,不是吗?

    苏忘尘心清如镜,对于这所有的一切,都尽在掌握之中!

    而同样的,苏离此时也一如苏忘尘那般,心清如镜,一切也同样尽在掌握之中。

    这一战,无论成败,苏离也会告诉这世间的所有人,他苏离,苏人皇,从来都没有弱过!

    “苏离,你继续躲啊!”

    这时候,苏忘尘冷声呵斥道。

    那声音,如惊雷滚滚,炸响九天。

    “不,我从来没有躲过,我在这里等你很久了!”

    苏离一字一句,声音同样如惊雷一般。

    而也就是在这一刻,忽然之间,苏忘尘直接动手了。

    一击,便如雷霆万钧!

    “轰——”

    一道纵地金光炸开如惊雷,狠狠杀向了苏离。

    “嗡——”

    苏离抬手一拳,衍化仙魂,同样打出六道轮回般的力量。

    一拳打出轮回拳意,崩灭虚空,让这纵地金光直接崩灭。

    显然,苏离的实力也根本就不弱!

    这一幕开启,忽然之间,整片天地都直接震荡了起来。

    ……

    甚至,这一刻诸天万界似乎都一下子明亮了起来。

    虚空中,无数的眼睛仿佛全部睁开,万千之心也变得格外的明亮,已经变得不再那么的枯萎。

    更可怕的是,处于那灵荷秘境之中的莲蓬,那所有的莲花也都已经呈现了出来。

    莲叶伸展,莲花盛开。

    那盛开的莲花仿佛无尽延伸,真正的呈现出了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风姿。

    而这接天莲叶的场景,似乎延伸进入了天帝宝库之中。

    在那一座拱桥下方,那些莲叶莲花,也在此时仿佛睁开了眼。

    天帝宝库的虚空之中,也渐渐地出现了一丝淡淡的涟漪。

    涟漪之中,也有眼睛呈现。

    还有在苏忘尘的身上,在苏离的身上,记忆禁区里等等,似乎都有着残留的痕迹和印记等等。

    这些东西,仿佛全部都在这一刻激活了出来。

    就在这时候,苏离和苏忘尘似乎也都有所察觉,但是两人都完全没有在意。

    他们之所以可以察觉,是因为三千大道在身。

    同时,也因为天脉谛听之眼的能力可以呈现。

    但是这些,此时两人却都没有显化出来。

    在两人相视对峙的刹那,眼神有了一刹那的交流。

    那就是,三千大道不用,系统权限不提。

    谁输了谁成全谁!

    或者说不是成全,而是拼死一战,既分高下也分生死!

    这一战之后,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败者,会被斩掉和三千大道所有相关的因果,斩掉对于系统的所有权限的掌控。

    这一切,都心照不宣,如同刹那之间两人之间的心有灵犀。

    可也就是这样心有灵犀的两个人,如同真正的亲兄弟般的两人,却在这样的时刻忽然之间冲突上了。

    这像是命运之中既定的那一战,格外的吸引关注,也格外的……惹人注目。

    这一刻,这样的场景忽然之间就投影在了通天塔中,也投影在了通天塔大位面规则世界之诸天小世界各处天幕之中。

    甚至,就连浅蓝世界的天幕上,也有了投影。

    这时候,万千之心也亮起了投影。

    就仿佛游戏世界里出现了资料片一样。

    所有玩家都失去了对于副本的历练的机会。

    所有玩家都只能仰头观看天空之中呈现出来的资料片,而且是无法跳过的那种。

    这一天,天下轰动。

    天皇子对上了苏人皇!

    这大概是皇族底蕴最大的爆点,也是皇族的实力的真正的呈现。

    很多天骄或许不屑,觉得这一战没有那么大的规模,因为那苏人皇就是个废物。

    但是也有更多的天骄并不这么看,因为苏人皇若是真的废物,就不可能立道归墟皇族。

    这一战开启的时候,无论是苏离的记忆禁区还是苏忘尘的记忆禁区,都直接独立了出去,并同样的封锁了起来。

    这一幕,引起的轰动是巨大的。

    通天塔,镇魂墓,镇魂碑全部都开启了投影,诸天万界同时如同直播一般。

    每一个人,每一个世界,每一处地方,都可以看到。

    当这一切呈现出来的时候,苏忘尘和苏离两个当事人则遥空而立。

    此时,那一击的威力已经轰开了太阴寒冰洞窟,以至于其中的一元重水已经炸裂,飞出了洞窟,喷洒在了琉璃一般的光明的地面上。

    地面出现了一块块的一元重水的水池。

    但这些,与苏离和苏忘尘无关。

    “我的目的,你该知道了,交出造化之门,我可以给你个痛快!另外,你那些女人我也不会为难她们,我会让他们一起去陪你!给她们一个痛快!”

    苏忘尘手持修罗冥狱镰刀,浑身仙光四散,沐浴仙光之中的苏忘尘,如真正的地仙临尘。

    那一幕的气势,震惊了古今中外,万古八荒,如盖压天地万古的气势与无敌的风姿,让无数天骄眼眸如星。

    仅仅是一股气势,苏忘尘此时就已经圈粉无数。

    而苏离,则同样浑身披着霞光,背后法相显化,如万世的佛祖,显化慈悲佛轮。

    那一刻,苏离就仿佛这世间最大的光明之神佛,如绝世的仙佛临尘,同样普照天下,气势如渊。

    那一幕,简直是冲击人心之极。

    很多信仰者,也忍不住泪流满面。

    “我就知道,就知道苏皇主也一定会拥有强大的实力,他只是为人不争罢了。”

    “是啊,苏人皇就是光,就是这世间的温暖之源,就是希望之源,他从来不与人为难,可每每却都会被如此逼迫!”

    “世道不公,天道不公!”

    “这世间就该归墟,就该彻底寂灭,以血洗那无尽的罪恶!”

    “放屁,天皇子才是人族的未来!我人族只有凶猛无敌,只有霸气无双,才能痛打那些来犯者!犯我浅蓝世界者,虽远必诛!”

    “天皇子才华无双,惊才绝艳,当真才是最适合的,那什么苏人皇,假慈悲罢了,说到底还不是为了自己那几秒的快活!”

    “就是,他的亲传弟子孙成峰都说了,这苏皇主就是个不人道的,不行的家伙!废物一个!”

    “就是,还特别贪财好|色,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种人还配称之为什么苏人皇?不是已经被逐出了皇族了吗?竟然还有脸自立皇族,怕不是要笑死我!”

    ……

    各种议论声都有。

    而这一次,同样关注着的也有太多太多的存在了。

    或者说,这就是对于皇族的最大的一次试探,也是最大的一次成功!

    “如此手段之下,终究还是打起来了!”

    “是啊,他们不拼死一战,又如何知晓不朽浅蓝守护的到底是谁呢?!”

    “同样的命格,果然才可以相互制衡!”

    “是啊,当我们无法对付他的时候,就直接造出一个相同的命格的就行了!当造出来也不行的时候,那就让他自己造出他自己来!

    反正,以他的存在形式,但凡他存在的因果,就会成为真正定能哦,那就将重要的一切套在他的身上,让他背负着前行就行了!”

    “的确如此,总之,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而且这一次圆满的完成了这个布置,中间没有出现任何的瑕疵情况,这就是最大的成功!”

    “这一次,当记那诸葛沧海一大功。”

    “他损耗了不少资源!”

    “万倍弥补。”

    “这一次幽冥海损失也很惨重,被羊巅峰摆了一道。”

    “……”

    “羊巅峰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这般事情……我们就补偿一半损失好了,同时也警告一下他们,好好的办事,别把心思放在贪污上。”

    “他们好像不太愿意干了。”

    “不愿意做算了,让黑暗冰龙一族接管吧,这样或许也会更热闹一些。”

    “热闹好啊,热闹就好,就怕不热闹,然后翻不起一些浪花来呢。”

    ……

    如这样的交流,也同样出现在了一处处的神秘之地。

    灵荷秘境之中,大莲蓬默默的看着虚空中的投影,接着莫名的叹息了一声,道:“完了。”

    说着,他似乎已经预料到了不好的结局,竟是‘噗’的一声钻入了水下深处,再也不出来了。

    大帝墓上空,苏幕生一行人此时也同样的停了下来,并抬头看向了虚空。

    虚空中这样的一幕呈现出来的时候,风遥的眼神定格了许久。

    许久之后,也唯有一声无奈的叹息。

    风朝歌道:“朝闻道,夕死可矣。”

    苏幕生道:“从来都没有闻到你放的屁。”

    苏太清道:“他从来不放屁,所以你从来都闻不到。”

    风浅薇无语道:“皇主说的是问道,意思就是说,这两人为了问道,不惜身死。”

    风朝歌道:“醒醒,我说的是闻道,没有你们想的那么乱七八糟的。”

    风遥也有些哭笑不得,却也只能再次叹了一声,心中说不出的难过。

    外地环伺,天道崩乱,结果内乱不断。

    这大抵上就是最为悲哀的事情了吧?

    更悲哀的是,其实两位存在都是选拔出来的天皇子和人皇,人皇是曾经的天皇子,天皇子是将来的人皇,但如今,却要既分高下也分生死。

    这无论谁胜出,都必定会是最大的输家。

    这就是亲者痛仇者快。

    这时候,风遥不由看向了风朝歌,眼中带着几分恳求和决然之色。

    “我要去阻止他们一战。”

    风遥语气坚定。

    风浅薇瞥了风遥一眼,道:“有什么好阻止的,你阻止得了吗?你能前往天帝宝库吗?看清楚那是天帝宝库,好像是在凌霄宝殿之中,那是皇族的核心之地。

    在那里打斗我们能看到,那都是上面开恩,开了投影。

    再说了,你即便是真能进去,真能看到他们,估计他们也差不多打完了。

    即便是没有打完吧……

    估计这种级别的战斗,一道仙气波荡出来,你就得死一千次。”

    风遥:“……”

    风遥道:“你为什么反而现在能看明白了?还有理有据呢?!”

    风浅薇道:“我蠢啊,蠢人不需要动脑子的,所以说到底,两人都是个工具,旗子,如今就看谁是弃子了呗,说到底,皇族也不是那么有人情味的,不好玩。”

    风遥道:“所以你也只是看了个表面啊!我还以为你看的多清晰呢。”

    风浅薇道:“我只是在想,如果失败了的话,苏皇主该怎么办,好可怜呀,我想要去用我伟大的胸怀安慰他。”

    风遥道:“别闹,别被两个老梆子带坏了。”

    苏幕生道:“我好像一点儿都不老,还特别年轻,太清你快回答,风皇子在骂你。”

    苏太清道:“明明是在骂你,你和你分裂出来的分身一起,恰好是两个老梆子。”

    风浅薇:“……”

    风遥:“……”

    风朝歌道:“为什么这时候你们两个还有心情瞎闹呢?皇子我知道你的想法,我也想去阻止,但是的确没有办法进入天帝宝库。”

    风遥不由看向了苏太清,道:“太清长老——”

    苏太清立刻道:“没有办法,进不去的。”

    苏幕生道:“对,进不去的!”

    苏太清道:“天帝宝库真就在云霄宝殿之中,而且里面有太上老君的炼丹炉,有太乙仙丹,怎么进去?

    这地方开战本身就说明了无法干涉,我当然也想出手阻止这一战啊,但是真没法了。”

    苏幕生道:“对,真没法了!”

    苏太清道:“再者,无论是立道还是归墟皇族之道,其实都是皇族之道,所以只能存在一个,因为皇族资源有限!”

    苏幕生道:“对,资源有限!”

    苏太清道:“所以你们问也是白问,还不如安心的看着吧!”

    苏幕生道:“对,安心看吧!”

    苏太清道:“说不定,后续还有些转机。”

    苏幕生道:“对——”

    风浅薇打断了他的话,覆盖道:“有些转机!”

    苏幕生道:“讨厌的小姑娘,抢我台词。”

    风遥:“……”

    风朝歌:“……”

    风遥和风朝歌很是心累,但是却依然没什么心情,只因为他们其实是很偏向于苏离这一边的。

    尽管说来,他们的势力其实应该划分到归墟皇族这一派系。

    “希望这一次无论如何……有个好点儿的结果吧。”

    风朝歌叹道。

    “不知道……希望吧,这一次的失败看样子是必然了,他不可能是第二代天皇子的对手的。”

    风遥沉默了半晌,道。

    “是的,因为他有顾虑,有人性,而那一位却没有。”

    风朝歌唏嘘。

    “是啊,所以说,有时候真的就是一种很讽刺的事情。”

    风遥的语气有些戏谑。

    “风皇子,慎言。”

    风朝歌迟疑,提醒道。

    风遥摇了摇头,道:“无所谓吧,就如苏皇主曾经的那句话一般——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

    诸葛九凤站在忘尘寰上空。

    她看到了阙德和龟真子的凄惨模样,毕竟这样凄惨的一幕不看着不记录下来,岂能对得起这一次的付出?

    等将来两人有钱了,再去敲诈——哦不,是去讨债一番。

    不然就将影像到处传播。

    诸葛九凤觉得自己还是不太亏的。

    接下来,诸葛九凤也自然注意到了夏心宁惨叫的一幕。

    然后……发现真相之后,她差点儿笑死了。

    所以,这一份因果之下,诸葛九凤的心情顿时就好了起来。

    不过她的好心情也没有持续多久就被粉碎了——因为那小狐狸竟是主动入了洪荒皇族,自斩了,逃了!

    得到这个消息,诸葛九凤真的就差点儿炸了。

    “这是养不熟的白眼……白眼狐狸!”

    “就记得你的主人,几辈子了还改不了你畜牲的性子!”

    “唉,我也是难啊,这洗魂的效果怎么就无法符合预期呢?到底是差了什么?

    明明在推衍之中,十八层洗魂的效果会极好的啊!”

    诸葛九凤沉思着,恨不得自己去亲自多洗几次十八层的洗魂,亲身测试一下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只是这念头虽炽烈,她却也没办法也不能去这么做。

    这么做了谁来唤醒她?

    万一连唤醒都唤不醒,那可是真的糟了!

    “算了,到时候去问问那御天府的那位吧,听闻那位已经快成为天机圣师了,是时候也该出点儿力了!”

    诸葛九凤放下了这诸多的糟心事儿,随即忽然抬头看向了天空。

    这时候,这样巨大而浩瀚的一场决战已经来了。

    “完了!”

    “这下……没挡住啊!”

    “这是什么情况……”

    诸葛九凤看到苏皇主苏离和天皇子苏忘尘站在对峙的区域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大的因果要出现了。

    “你们现在打,一打就崩了啊!”

    “不能打啊!”

    “打了之后,所有底蕴就暴露了!”

    诸葛九凤忍不住嘶吼了起来,可是——她的嘶吼却发不出声音。

    更遑论是传出去了。

    她发现,她竟是已经失去了传递信息的能力,仿佛被天道屏蔽掉了天机、传讯等能力一样。

    那一刻,诸葛九凤也只能默默的认命了。

    “别激动,或许也不会那么差!你放心,我忘尘寰卖权限也要保他活着。”

    “这忘尘寰的权限是断然不能落入那苏忘尘天皇子之手的!”

    这一刻,诸葛九凤的耳边传来了一道略微粗糙的男子声音。

    听到这声音,诸葛九凤微微有些诧异,道:“阙德?”

    阙德和龟真子、夏心宁的身影一起凝聚了出来。

    阙德点了的虐吧,道:“的确是我。”

    此时的阙德,到现在还是瘸德,走路还一扭一扭的,就像是历经过开发的少女一样,动作很是不自然。

    诸葛九凤觉得都有些辣眼了,是以将头偏向了一边。

    阙德道:“不要乱看乱想,有些事情它就很复杂,总之这次我们确实是损失惨重。

    不过现在不是谈及这个问题的时候。”

    阙德说着,又道:“此次,我会动用忘尘寰的权限,力保那苏皇主不被杀穿——不过,看眼下的情况而言,这一战也并不简单。

    所以,苏皇主也未必像是我们想象的那般不堪。”

    夏心宁道:“是否如此,我们且看。”

    龟真子道:“就是不知道,此番是否有法宝大战,这大概才是他们关注的重点吧?!”

    阙德道:“不,他们关注的重点应该是《八九玄功》的真正运用以及因果衍化之法,再就是造化之门。”

    诸葛九凤闻言,拿出五色神光看了一眼,道:“看样子,那手镯是回不来了。”

    龟真子道:“五色神光换手镯,血赚。你要知道五色神光是什么?对于你而言,不是血赚吗?再者,当时的因果定下了,他若是能成功,自是可以回来。

    不成功的话,苏人皇那边你要拿回来东西还不容易吗?”

    诸葛九凤道:“我是说,那法宝估计要被打坏了。”

    龟真子道:“哦,原来——嗯?开打了,嘶——”

    ……

    战斗开始了。

    苏忘尘的修罗冥狱镰刀陡然之间便以仙魂摧动,狠狠劈杀向了苏离。

    这一出手,就是能秒杀风止水的一击。

    但是这样的一击,苏离却应对非常简单。

    盘古开天斧显化,横向一劈。

    劈杀虚空,毁灭的斧道杀机与那修罗冥狱镰刀狠狠碰撞在了一起。

    仙光璀璨,炸裂四方。

    惊雷滚滚,雷火四散。

    “轰——”

    毁灭的火雨漫天落下,瞬间地面就燃起了那种恐怖的业火。

    天帝宝库的环境却并没有因为这样的攻击冲击,而出现虚空扭曲。

    这一点,便让现场投影之外的诸多存在微微动容。

    这说明,其空间结构之稳定异常可怕!

    这样的法宝仙光攻击,在外界一击就能毁天灭地,可在这里却也不过如此!

    “果真是有点儿本事,所以装乌龟也不愿意暴露,宁愿被毒打也要藏着?”

    苏忘尘冷笑质问道。

    苏离道:“你不懂,其实我不过是多看了几部影视剧,然后太沉沦其中,又喜欢将自己代入罢了。”

    苏忘尘道:“结果每个世界都被当成是真的了。”

    苏离道:“是啊。”

    苏忘尘道:“你觉得他们信不信,你觉得我信不信?这个世界,就别说这些真相囚笼了,我们这一战,所有人都会关注,逃不掉的!”

    苏离道:“你这也太耿直了吧,就不允许我临死之前拉几个垫背的?用真相囚笼诓骗,收割一波天机造化本源命气?”

    苏忘尘道:“所以说你眼界浅薄,这就是自斩智力的恶心之处,因为你并不知道,在上层的眼中,你我都不过如蝼蚁一般。”

    苏离笑道:“不,他们都看不到我们的存在,所以才要投影来看啊。所以说这些老东西其实很悲哀,眼睛都不好使了,待有一天我若还活着,我便将这些眼睛全部砍了!”

    苏忘尘冷笑道:“你还真是作死之极!”

    苏离嗤笑道:“是吗?苏忘尘,你当真以为我苏离是废物吗?不过是我不想自相残杀而已!你当真以为我不知道,你不过是我从我身上斩下来的恶念吗?

    曾经的你不配,如今的你,也依然不配!”

    苏忘尘道:“是吗?配不配,待会儿就知道了!哦,别忘记了,待会儿还有惊喜——我已经知道乾坤造化门的秘密了。

    待会儿,请诸位上层的谁帮个忙,将那炎姬镇压了丢下来,我亲自杀穿!”

    苏离闻言,眼瞳一缩,道:“你敢!”

    苏忘尘道:“我不敢?对于我苏忘尘而言,那又算什么?或者你也这么去做?杀我女人?!”

    苏忘尘脸一沉,抬手一抓,竟是生生的从记忆禁区之中将姜鸾抓了出来。

    苏离眼瞳一缩。

    这时候,苏忘尘冷冷的看了姜鸾一眼道:“爱我吗?!”

    姜鸾心神一颤,这一刻她似乎明白了。

    她原本无比悲哀,但是此时,她忽然想到了那南宫古墨的那句话。

    那一刻,她似乎明白了什么——当时如果听话直接自斩了,此时就不用再发生这一幕了。

    她真的好愚蠢啊!

    为什么现在还要拖累天皇子?

    他不是没有情,而是他的情早已经被斩掉了。

    他相当于是一个完全没有良心的人。

    没有良心,尚且可以对我如此之好,若是有了良心呢?

    姜鸾隐约有所明悟,随即道:“天皇子,姜鸾爱你,生生世世都爱,为此,姜鸾愿意帮天皇子杀妻证道——请天皇子允许姜鸾斗胆自称一声‘妻’。”

    说着,姜鸾运转蕴含天狼元神的五色神光,狠狠一击轰击在了她自己的眉心上。

    苏忘尘冷冷的看着。

    苏离也同样没有出手,而是无比冷厉的看着。

    或者说现在所有人都在看着。

    都知道,天皇子苏忘尘多么在乎姜鸾——都是形影不离的那种。

    但是如今这一幕发生的时候……

    所有存在都倒吸寒气。

    苏忘尘忽然道:“你想化作一颗良心?想成全我让我拥有心?我若有良心,我就会成为苏离!所以,不存在的!安心去吧,我从来不曾爱过你!你不过就是我发泄的玩物罢了!”

    在姜鸾要凝聚出一颗九窍之心的时候,苏忘尘忽然出手,一把抓了过去。

    “噗——”

    那一颗心,便就这样的支离破碎。

    书阅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