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历史 > 风雷吟 > 胡笳催夜雨 第七十八章 褚竞雄,宁缃
    褚竞雄藏身于阴影之中,紧盯着那边的动静。

    很快,一个略显臃肿的肥胖身影出现了,虽然稍有些远,褚竞雄也认得出他臃肿的身材,他绝对就是那个一路上总是不怀好意地盯着自己和宁缃的人——讨虏将军中行尧。

    大约一炷香之后,狐康也出现了,举止依旧像个鼠窃狗偷之辈,伸头缩脑的样子看上去简直就是个盗窃的惯犯,而非朝廷赐封的征虏将军。

    既然鱼已尽数入网,那便是时候收网。

    又是一发烟火窜上云霄,片刻之后石墙内隐隐传出一阵机扩的轰鸣,远处狐康和中行尧的大队人马很快便乱作了一团,继而都望着脚下消失不见的栈道阶梯怔怔然发呆——退路一断,他们只能就此滞留在上城。

    与此同时,褚竞雄已经带同数十人沿另一侧阶梯返回,一上一下之间,城头变幻大王旗——可当她看到已经四分五裂的巨大绞盘时,神色也难免慌张了起来。

    “妈的,狗东西倒挺鸡贼!”褚竞雄紧咬银牙,朱唇一启又是久违的污言秽语——自从来了江东,她已经很久没有骂过人了。

    “姑娘,现在怎么办?铁闸拉不上来,咱们开了门也是无济于事啊?”

    “不管了!你留在这儿灯火传信,其他人先跟我下去撤了城门闩.. ...”无计可施之下,她只能先把这情况通报给城外的赵俨和段归。

    随后她回望北门,眉宇之间尽是忧心忡忡的焦虑——司徒靖说过,两个时辰是他们可以坚守的极限,时间一到若是赵俨和段归还不入城,他们就只能封锁栈道退守上城区,否则一旦被前后夹击,必定是死路一条。

    狐康的人马被封入上城,他此刻一定马不停蹄地率众往北门而去,段之泓和司徒靖已危在旦夕。

    “... ...兄弟们!想走的,老娘不怪你们,要是有不怕死的,就跟我去北门!”褚竞雄虽是女流却悍勇非常,眼下左右不过是个死,坐以待毙倒不如舍命一搏。

    “夫人太小瞧俺们龙骧武卒了,既然应了差使,这条命早就压在将军的虎帐里了,拿不拿得回来,就不是俺们该操心的事——对吧,哥几个?”

    “没错!兄弟们别怂,别让建康来的娘们小瞧了咱龙骧武卒!”

    褚竞雄凝视面前几十张悍不畏死的笑脸,愕然半晌之后页朗声笑道,“好!果然悍将手下无弱兵,老娘保证,要死一定死在你们前头——杀!”

    “杀!”

    “杀!”

    “杀!”

    区区几十人,硬生生吼出了千军万马的气势,声威之壮,即便是上城的狐康和中行尧也为之动容。

    埋伏在上城宁缃自然也能听得到,她的职责是在上下城区通路被断绝的时候切断索道,并倚仗地利尽可能为段之泓和司徒靖争取时间。

    褚竞雄和士卒们的咆哮不仅是在为自己助威,同时也是再告诉她,情况有变,准备迎敌。

    宁缃缓缓起身,她身后的部属也握紧了手中的弯刀,摆出临战的姿态,这些人不是龙骧武卒,而是近百名精挑细选的舍龙精锐——龙骧武卒和黎越人的仇恨绝非一纸诏命可以化解,所以即使是赵俨也不可能命令任何一名士卒听命于宁缃。

    “我说过,今晚就把残害我们同胞的凶手交给你们——他们已经发动了叛乱,挑拨我们和吴人朋友的不合毫无疑问就是他们的阴谋!现在到了你们倾泻怒火的时候了,舍龙的勇士们,用你们手里的武器,让这些豺狼血债血偿!”声音仍是曼妙有如天籁,语气却一扫往日的悠然婉转,取而代之的是是气壮河山的果敢豪迈。

    “血债血偿!”

    “血债血偿!”

    “血债血偿!”

    依旧是一身紧紧贴合着曼妙曲线的劲装包裹着宁缃的娇躯,但她和身后的舍龙武士脸上布满的暗红色花纹却尽显凶悍,那颜色看起来好像是干透的血迹——这是黎越人复仇时的惯例。

    甬路的顶壁开始有规律的震颤,那是近千人的步伐,在坚固的石壁上踏出的赫赫凶威。

    中行尧一马当先,圆润肥硕的脸上杀气腾腾,一双本来臃肿无神的肿眼泡迸射着前所未见的凶暴——他从知道自己落入圈套的那一刻起,就抑制不住内心的恐惧,无奈之下只好将之化为滔天的怒恨。

    “妈的,千算万算,算不到竟然是你们这些黎越人搞得鬼!兄弟们,跟我上!剁了他们!”中行尧看到眼前身姿曼妙的宁缃,竟然没有如往常一般垂涎欲滴,而是挥舞着手里的一对金瓜锤像凶神恶煞一般,脸上写满了不死不休。

    宁缃却丝毫不为所动。

    即便是面对着比自己高了足足两个头的大汉,她也没有表现去丝毫的畏惧,当然,也可能是因为中行尧手里的那对兵器实在太过缺乏威慑力。

    那对金瓜锤柄长四尺,锤头一尺有余形如一个稍大的香瓜,表面六棱浮凸上满布两寸的尖刺,顶端圆润,全然不见一般锤类兵器上常有的尖锥。

    这样一对东西,固然一眼望去便知其有不俗的杀伤力,尤其是对身着甲胄的目标,可拿在中行尧这样身材肥硕腰扩六尺的壮汉手里,却说不出的滑稽可笑。

    “去死吧!”

    中行尧一声暴喝,右手金瓜锤猛然挟着贯耳生痛的风声砸向宁缃的头颅,没有半分的犹疑,更没有半点的怜香惜玉。

    “难怪这把年纪只能混个北部尉的官职~”宁缃轻蔑地一笑,双足点地之后娇躯后掠三尺,轻松避过了这一锤。

    “臭娘们~再试试这个!”中行尧恼羞成怒,左手如法炮制,金瓜锤再次袭来。

    宁缃依旧面带着醉人的微笑,而那一双玉臂抱在胸前更凸显着傲人的身姿,就在金瓜锤砸下前,她整个身子再次向后飞掠三尺,又一次避过致命的一击。

    不过这一次她疾退之后却并未就此停住而是如舞姬胡璇一样顺势扭转身形,然后那个六棱锤头就从她眼前飞掠而过。

    “你、你怎么会知道?!”中行尧惊诧莫名,他兵器上的这般变化从不在人前显露,即便是被段归打得半死那一次也并没有按动机关变为链锤形态。

    这一次是他平生第三次按动机关,而前两个有幸见识这一幕的人都已经被砸碎了脑袋。

    “蠢货果然都自以为是,你一锤挥空还面露欣喜之色,第二锤出手的力道和姿态却又与之前迥然不同,若是连这都看不出,我岂不是和你一样是个废物?”宁缃说话间便腾空而起,刹那间鞭梢如灵蛇吐信一般缠上了中行尧的脖颈。

    中行尧来不及挣脱便感到一股排上倒海之力从长鞭传来,紧接着自己二百多斤的身躯就被扯得飞了起来。

    正在他惊诧之际,眼前猛然间已是宁缃紧致的玉腿,然后那让他朝思暮想的光滑细腻就狠狠撞上了他的面门。

    中行尧只觉天地间炸响了一声霹雳,然后眼前便是五彩斑斓天旋地转,世界仿佛被无上的神力搅动成一片混沌,正在他懵然不知所以时,剧痛将他拉回了现实——鼻梁、颌骨、还有断齿飞出时撕裂的牙龈都在传递着危险的信号,这时他才相信,宁缃能打伤段归真的不是仅凭美色而已。

    “臭娘们,你找死!”狐康见状大惊,他实在想不到眼前这个声音让人浑身麻酥酥的小娘子居然手底下的功夫这么硬。

    但是他不是中行尧,所以他第一时间选择了缩入人群,然后对着身边的士卒恶狠狠地下令道,“剁了他们!”

    士卒们随即挥舞着手里的长刀,嗷嗷叫着蜂拥而上。

    不足百人对阵近千,以十敌一,结局可想而知。

    但这里是凿山而成的甬道。

    其宽不过丈余,并排四人已是极限,所以在这种地形上,几十人和几百人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黎越俗语有云,越密的草越好割。

    现在狐康的手下就是那些浓密的杂草。

    黎越人的弯刀本来就擅于近身缠斗,这种狭窄的地形对他们更加有利——反观狐康的手下,大开大合的招式难免伤及自己人,而畏首畏尾又无异于自寻死路。

    两难之下,他们开始畏缩不前。

    而宁缃这边凭借区区数十人也确实无力击溃狐康的部众,一时间双方僵持不下,刀光暂隐,铮鸣渐息。

    “冲!冲上去!谁敢后退,妻儿老小一并处死!”狐康怒了,如果他的精锐连区区几十人都拿不下,那指望那些老弱残兵战胜北门的千人精锐更是痴人说梦。

    一句话仿佛让这些士卒发了疯一样,他们的妻儿老小都在滁州,而狐家既然给了他们田地屋舍,自然也就对他们家住哪里人口几何了如指掌。

    畏战者族诛,这种事狐家也不是第一次干。

    “杀!”士卒们突然就开始以死相拼。

    这让舍龙武士始料未及,他们大多不通中原语言,只知道那个领头的喊了一句什么,这些当兵的就突然像是变了个人一样悍不畏死。

    在他们眼里,这一定是妖术!

    略一踌躇的功夫,前排已经倒下了七八人。

    “舍龙的汉子,冲上去!帮我砍出一条路来,我去宰那只头羊!”宁缃一声大吼,让略显慌乱的舍龙武士稍定心神,郡主要冲锋陷阵,他们又怎么甘心只做畏缩于后的羔羊。

    狼群与狼群,此时才真正开始撕咬、搏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