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醉欢眠 > 第154章 冒充
    三七这几日忙得几乎脚不沾地。

    寿材店的生意意料之中的繁忙。

    自冉少棠在开张之日抛出两大福利,一个寿材店显然不够用,三七把邻铺也买了下来。

    一是为了生意,另一个原因也是故意要挤兑毒仙门。

    虽免费的生意较多,但按照主子的意思,这些免费的生意才有利可图。

    前来领棺椁的人,大部分是近期家中有人中毒而亡。通过仵作提供的证明,以及死者家属的阐述,三七让人顺藤摸瓜,收集了许多毒仙门拿无辜人命做实验的罪证。

    秦晓月也赶来昭亭,开始收集情报,并派人慢慢渗透到昭亭的重要官员之中,打探消息。

    这日,秦晓月与三七商量着最好在昭亭开一家风月场所,方便收集情报,店里传来争吵声,吵得二人不得不从后院出来,看看到底发生了何事。

    小伙计正与人争得面红耳赤。

    玉器店的伙计也委屈得很。

    店内柜台上摆了七八件玉器,看成色便知价格不菲。

    玉器店的伙计坚持要寿材店把银票付了,他们才肯走。

    小伙计坚持说没有定这堆东西,不给钱。

    “你们终老板亲自去我们店里买的,我们辛辛苦苦送来,你们说不要就不要?”玉器店的伙计红了眼睛,关键是担心掌柜的骂他办事不利。

    三七转头问秦晓月:“主子刚刚出门了?”

    秦晓月摇头:“没有呀,用完午膳说是看会书就睡觉,估计现在人还没醒呢。”

    她去问玉器店的伙计:“这若是今日的交易,恐怕你们听错地方了。我们家主子一张未出门,怎么会去买这些东西?”

    玉器店的伙计要哭了:“绝对没错,我在街上见过你们终老板,刚才来我们店里订货的就是他。”

    秦晓月与三七对视一眼,难道主子趁他们不注意,自己偷偷溜出去玩了?

    “你在这儿等着,我去看一眼。”

    秦晓月与三七交待一声,去了后院,冉少棠休息的寝居。

    轻手轻脚进去,还是把冉少棠吵醒了。

    “小公子,睡得可好?”她问。

    冉少棠躺在被子里伸了个懒腰,不耐烦地说道:“好什么好?外面这么吵怎么能睡好?”

    秦晓月听她如此说,便知玉器店那小伙计要哭着回去了。

    冉少棠听秦晓月简单说了一下外面发生的情况,心头不由得微微快跳了几下。

    “说不定是有人冒充公子。”秦晓月边说边倒了杯温度适中的茶水递给冉少棠。“公子最近可得罪了不少人。”

    毒仙门且不说,竟还跑去医圣门跟人家要请柬,虽说给了对方一些稀缺的药材做交换条件,但估计与黑水翠雀的解药相比,人家更愿意去仙盟大会领一颗救命的解药以备不时之需吧。

    也不知医圣门门主盛春秋是怎么想的,竟然同意了。

    难道是被主子修罗宫少主弟弟的身份给震慑住了?

    冉少棠不以为然,接过茶漱口、起身。

    “要想干大事就不能瞻前顾后,得罪几个人有什么要紧的。有人敢冒充我,也是胆子大的豪杰,走,陪我去瞧瞧?”

    主仆二人一前一后进了前店,拨开挡路的纸人,冉少棠一眼就瞧见柜台上摆放的玉器,果然是好成色。

    价格应该不菲。

    她上手摸了两把,温润腻滑,倒跟仇无病的肌肤有几分相同感。

    那玉器店里的小伙计看到冉少棠,就像看到救命稻草,几乎要扑上来,连作几个揖,激动说道:“终老板,小的把玉器给您送来了。您店里的人非说不是您买的。您可还记得我,之前在我们店里,小的还给您奉茶来着。”

    冉少棠看着那个快哭了的店伙计,指着自己的脸问道:“你确定是在下买的这堆东西?”

    小伙计的脑袋跟鸡啄米似的,忙不迭的点头,还拉来身后跟着自己一起送货的另一人说道:“不信您问他,您来店里时,我们都在现场。错不了。您现在是昭亭的红人,我们不会认错。”

    冉少棠心思转得飞快,看了眼三七说道:“交钱收货,把东西放好,别摔了。”

    玉器店伙计赶忙作揖感谢。

    冉少棠笑着嘱咐了那店伙计一句:“日后我若再去你家店里买东西,记得一定要来寿材店找三七掌柜过去现在付钱。否则,出了你家的店,我可再不认帐。”

    她想,那人要是再来这么一出,一定要把人逮到。

    玉器店伙计连声答应着,拿了银票走了。

    走到外面,又觉得终老板这话里有话,他一个小伙计想不通,干脆不想,反正银票拿到手,不会挨掌柜的骂就好了。

    三七看着那堆华而不实的玉器,心疼花出去的那笔钱。

    “主子,您说这会不会是毒仙门干的?”

    “不一定。”

    “不是他们还能是谁?”

    冉少棠望着外面街上的车水马龙,神秘地笑了笑:“管他是谁,早晚有碰面的一天。”

    那一日,寿材店陆续有人送来还未付账的货物,众口一词,全是终老板买下让送来的。钱由寿材店付。

    得了冉少棠的命令后,三七只好咬着后槽牙收了东西,把钱给人家付清了。未了,按着冉少棠的意思,把最重要的那句话交待清了。以后终老板再去买东西,立即通知三七掌柜亲自去付款。

    冉少棠拿着三七让人誊抄出来的毒仙门罪证,回后院边看,边琢磨下一步打算。

    秦晓月不等冉少棠吩咐,已经派人去查今日这冤大头是怎么当上的。

    终九畴耍了一通后,心情颇好,与苏仑回到修罗宫在昭亭的落脚处。

    今日这一番折腾,他倒是打听出来杏林其他几派的一些私密事。

    神农派最让他觉得可疑。

    在毒仙门的挤兑下,各门派都有入不敷出之势,唯独神农派花钱如流水,他买的起的玉器珠宝,神农派买起来丝毫不手软。

    要论声名,神农派是几大杏林门派里最弱的。

    要论实力,也排在末尾。

    医馆的生意虽然仍旧维持,却不可能支撑他们如此奢靡的生活。

    终九畴决定先从神农派入手,查一查当年到底是谁要害自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