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历史 > 如弈歌 > 第二卷 朝问歌 第九十四章 盛情邀请
    案子结了,在常来福的诱导下,这场原本由声势浩大的临安县百姓聚集起来的案子渐渐沉默了下去。没有刀剑相向,没有血与肉的交葛,仅仅凭借着常县令的几句话,让上告的王氏低头不语,让外头气势汹汹的百姓面面相觑,最后各自摇头,各自回了家去。

    至于王氏,怀抱着自己的女儿王丫丫,跪在县衙里面久久不肯离去,直到常来福实在是忍不住了,让衙役出手喝退,架出县衙。

    这几个衙役应该是常年跟在常来福身边,而且又不是太苍八县本地人,所以出手没有留余力,手中的水火棍横叉于前者腋下,一人粗鲁的抱歉哇哇直哭的王丫丫,就要将母女二人扔出来县衙,可以看得出来,这些人的眼里满是厌恶之色。

    周舒移终是忍不住,大步向前夺过大声哭泣的王丫丫,又推开架着王氏的衙役,一言不发,默默的带着儿女出了县衙。还算王氏懂事,没有继续犟着,不然周参军刚才也不好处理。

    衙役们回头看了一眼常来福,后者笑着摇摇头,转身走向刚起身的李箫。他拱拱手,说道:“几日不见,参军大人是越发的神采,下官对您的敬佩当真是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京兆尹府作为临安八县县衙的上司,虽是正七品同阶,但常来福也得称李箫一声大人,并以下官自称。这是规矩。

    李箫藏下一开始的阴翳,回之一笑,抱拳开口说道:“常大人说笑了,这几日本官一直在院子里面忙着陛下交代的差事,每日起早贪黑,生怕出现纰漏,这每日啊还得小心翼翼的办事,连休息的时间都没了,哪还有什么神采。毕竟是陛下的差事,咱们这些下边的人,只能全心全意的办了,可不敢有别的念头,常大人,你说是吧?”

    都是些客套话,虽然他初入官场,但心理年龄好歹也是个三十多岁的人,还是可以随随便便应付应付。

    每日运进院子菜蔬里边藏着的银子他自然是知道,但隔天还是原封不动的放在牛车里面奉还。说实话,自从来了这个世界,他对于钱的概念就越来越淡,当然,这是因为楚家。楚家富庶,这一点,江南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到了京师之后,虽然有一段时间没有银子,但绝大部分,有陈子夜跟皇帝的帮忙,也算得上是腰缠万贯。尤其是现如今,寿宴一夜,赏银千两,其余的赏赐更是数不胜数,再加上黄大妈茶摊的股份,每月都有将近百两的入账。所以,如今的他压根没有缺钱一说。

    李箫的这番话让常来福没法判断前者是发现了银子还是没有发现,毕竟前者一字未提及银子的事,反而一直在强调忙。也不知是不是故意,但也不能直接挑明。如今的李箫还算不上是敌人,即便他再怎么讨厌,也得看在杨公子的面子上,耐住性子。

    对于李箫的态度,杨公子他们明确表示了,要使用怀柔政策。当然,这个政策,是曾经皇帝陛下在对付南方蛮族时候提出的,效果显著,被牢牢记入了昊国史册。

    “参军大人说的是,陛下的差事,自然不能出现纰漏,也是辛苦了大人,若是今后遇到什么不便的事,大人大可来找下官,只要是下官帮得上的,下官一定倾尽一切。”常来福往前挪了半步,一脸的讪笑:“毕竟咱们都是为陛下做事。”

    他停顿了片刻,站直了身子,接着说道:“不过大人已经忙绿了这么多天,趁着今日,不如休息休息。前几日大人来的时候没能设宴款待,今日得空,大人可口赏个脸……”

    这是来邀请李箫吃饭。但明面上是设宴款待,可实际上谁又知道是不是鸿门宴呢。常来福今日一改往日的趾高气扬,这般客气,估计今日的宴会是其背后的人做主。

    杨庄!对于太苍八县,李箫虽然说不上是了如指掌,但通过检察院给的档案,也了解的七七八八,可唯独对着杨庄,仍然是一知半解,检察院的档案中,对于杨庄的记录也少之又少,而问了周舒移,京兆尹府里面关于杨庄的事也几乎算是没有。它就这么一声不吭出现在了临安县,而杨庄这个名字,却一直仅仅在太苍八县中又人提及。

    偌大的京师城,却对于它的周边的这个庄子,一点也没有消息。

    可以肯定的是,杨庄在京师,换句话说,杨庄的上面有人,而且那人在故意隐藏太苍八县的杨庄,同时,太苍八县的八个县衙跟杨庄定然有不可分割的关系,尤其是临安县衙,是杨庄在太苍八县最大的保护,伞。

    “既然常大人盛情相邀,那本官哪有拒绝的道理,正好这几日吃得清淡,便承了常大人的好意,吃顿好的。”李箫看着从门外沉步走来的周舒移,笑着答应。

    逃是逃不了的,不如就去看看那杨公子是何许人也。

    能做到如今这般地位的人,虽说是因为有上头的人庇护,但其自身也不会没有本事。今日的这般阵仗,怕是有部分原因是为了他。他不是傻子,杨庄杨公子也不是傻子,常来福更不是。

    作为京官,作为太苍八县县衙的上司,作为京师无数官员的焦点。今天王氏的案子是什么情况,在场的官场中人不会不知道,可常来福就敢这么颠倒黑白,难道他就不怕,以后李箫回了京师,向皇帝告状。

    没人会怀疑李箫有没有这个本事。因此,今日的案子,是在立威,是在彰显他杨庄与临安县衙的能耐,而今日的宴会,则是向他身处橄榄枝,只要拉拢了,那还怕什么告状,都是自己人,一根绳上的蚂蚱,要死一起死,要糊一起糊。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拉拢一个促进炙手可热的小诗仙,收益绝对大于付出。

    还有一点,这位小诗仙可是不久后科考的五位主考官的一员。

    “小李大人爽快。”常来福捧腹笑着:“今日时辰也不早了,不如便随着下官一起?衙门外已经备好了马车。”

    听到李箫答应,常来福连称呼都发生了变化,从参军大人到小李大人,他的心里已经下意识的认为李箫是他们其中的一员。一瞬间,甚至都忘了刚来时候被前者拉了面子的事。

    李箫微微一笑,看着做了个手势转身朝着衙门外走去的常来福,好看的脸上渐渐浮现出一丝阴翳,眉头紧锁,原本放松的双拳,此刻已经紧紧握着。他看了一眼王氏原本跪着的地,眼中闪过一抹怜悯,接着一丝杀意快速涌现。

    “公子,没想到这临安县这般的放肆,那常来福更是这般欺负人。”周舒移忿忿不平,怒视一眼常来福,便移开目光。这还是在临安县衙,边上时不时的走过几位临安县衙役,他们收拾着衙门堂中的物件,有些扫着地,有些摆放着凳椅。有几个路过李箫的时候,会稍稍低头,恭敬的道上一句“李大人”。

    李箫松开双拳,叹了口气。没有京兆尹府三班衙役的相助,就凭他跟周舒移二人,斗不过在临安县根基深厚的常来福一众,更别提那神秘的杨庄。他负手扫视一眼堂中忙碌的衙役,往门外走去,低声说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陛下自从给了政策之后,便没怎么将心思放在管理方面,这就使临安县,或者说整个太苍八县的权力完全落入几位县令手中。”

    他停顿了一会,忽得想到杨庄,继续说道:“因为如此,杨庄的出现让太苍八县跟那儿的人有了联系……还有种可能,是那里的人让杨庄跟太苍八县有了联系。总之,杨庄让官府没有出现在欺压百姓的事情上,一切由他承担,而官府又从中包庇,多年来让杨庄没有出现在京师各部门的视线,从而,以此反复,京师各部门没法问责,太苍八县也就这么不断积弊。”

    “那京察时候呢?那些可都是……”说着说着,周舒移下意识的闭上了嘴,他想到一个很可怕的可能。

    李箫知道周参军心里想的什么,点点头,清秀的俏脸满是忧虑,他接着说道:“没错,京察虽然是昊国最为公正的考校官员的法子,但京察的官员绝不会是两相,或是厂院。”

    他欲言又止,所谓官大一阶压死人,京察的官员最大也不过是三品,而三品的京官可不会来太苍八县,即便来了,也有更大的官儿。他扶住沉重的脑袋,不住的头疼。他现在开始渐渐明白皇帝派他来太苍八县真正的用意,可是他这个咸鱼并不想掺和进来。

    常来福已经在了马车里面,他探出圆如球的脑袋,对着李箫二人笑着说道:“小李大人慢些,临安县可不比京师城的路,若是没有马车,可不太好走。”

    话里有话。

    李箫抱拳回之一笑:“多谢常大人提醒。”

    话毕,一跃直接上了马车,没有踩在步凳上,接着钻进马车,便没了动静。而周舒移则是接过马夫手中的马鞭,一脸的冷然。

    常来福哈哈一笑,挥挥手,示意启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