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明明是甜品店长先动的手 > 第518章 刘露被捕
    “说这个有用吗?你的喜欢也太让人恶寒了,别再继续算计下去了。”林维维蹙起眉头,再也不敢相信刘露的话,喜欢一个人怎么舍得去害他呢?

    不要让那份私欲去玷污了当初的心动。

    “你懂什么,我所求的东西全部被你抢了,你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我的处境有谁了解过?”刘露恼羞成怒,像个疯婆子般站起来,声嘶力竭的喊道,“到现在了你们还在逼我,我没让阿杰去伤人!”

    她像个坏掉的娃娃,开始怨天尤人,从来没有人拉她一把过。

    林维维掏出手机,将定位发了过去,以免被气到喘不上气的情况:“我已经联系上警察了,你纵火加上整出来的幺蛾子没有人会替你承担,你最好到此为止吧。”

    说完,她不愿在这儿浪费时间,拉着季铭佑要离开,总算是解决了这难题了。

    刘露晃着头,泪如雨下,抓住了季铭佑的衣角,泪眼朦胧的哭喊道:“我自知做了错事,我也愿意承担,可是我的母亲就没人照顾了。店长,你就再帮我一次吧,以后我肯定会痛改前非,做牛做马的报答你的。”

    “松手!”季铭佑的风衣被扯到肩膀处,厉声喝道。

    “我不!店长,你就像之前一样再帮我最后一次,哪怕安顿一下也好,求求你了。”刘露死活不撒手,在躲藏的这些日子里,唯一牵挂自己的怕是只有母亲了。

    她知道母亲被赶出来后,心如火烧,可又不敢跑出去。

    林维维觉得好笑极了,看着如狗皮膏药般粘过来的刘露,将她的手掰开:“你想尽孝去求别人做什么,况且季铭佑为什么要帮你?就因为帮了一次,还是被你害到捅了一刀子?”

    “不是的啊,用不着你来插手!”刘露泪流满面,此时也不清醒了,只想在这深不见底的地方抓住一块浮木,下意识的抓向了季铭佑。

    季铭佑冷冷的睨了眼,不带一丝感情的走出去:“最初帮你时是因为你眼睛里有求学的光,如今已经灭了。”

    他大步走了出去,温柔的注视着身边的娇小身影,刘露呆滞的看着,心被一点点的揉碎,趴在地上失声痛哭。

    “你涉嫌纵火被逮捕了!”

    当双手被扣上手铐的时候,刘露的眼泪早就哭尽了,被推到警车前时站在原地。

    她望着季铭佑如刀削般的完美侧脸,发现他笑得好温柔,可惜不是对自己。

    见警车驶去,林维维双手举过头顶,欢呼了一声:“让我犯愁的事情终于解决了,我可不想再经历一次持刀行凶的事情了,与高空跳伞有的一拼。”

    “事情都尘埃落定了,我们也该回去了,还需要给伤口换药呢。”季铭佑勾起嘴角,缓缓吐出一口气,看着围着自己转圈的丫头,看来上次阿杰的出现真的吓到她了。

    林维维猛的记起这一事儿:“对哦,你伤口怎么样?我来扶着着。”

    “可能有点问题,今晚留下陪我吧……”

    季氏的高层刚进行了一次大洗牌,一时间内的气氛紧张着,让人不由绷起神经来。

    这次像是个大摸底,在处理事务时,浑水摸鱼之人被暴露在面前。

    所谓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唐云做事利落,恩怨分明,很快就决定裁员。

    这让本就难以升职的季弛年又被打回了原型,拿着被退回的文案,恼怒的甩在了桌子上。

    路组长敲了下门,提醒道:“布置下的方案要快点上交,不要让经理等太久。”

    面对催促声,季弛年扶着额头,压制下翻滚的怒气,扯出一假到一眼就能看出来的笑容:“好,我会赶快的。”

    他走过去刚要关上门,几个人走出去,迫不及待的谈论着:“看来咱们可能会面临着降职的危险,唐云在董事长的领导下做事儿,最近蛮横的不讲理。”

    “谁说不是,还不是收拾着孙沛兴留下的烂摊子?走之前可搞了不少事情,现在才查出来。”

    “不过,咱们也别慌,里面的总监才是第一个被开刀的。”

    压低的哄笑声像汽油般让季弛年的怒火更盛,愤慨的坐在椅子上:“让人去帮孙沛兴一把,他却眼瞎似的无视了,替他掩盖着各种行为,本想着有大用,还是被季铭佑给弄倒了。”

    一想到孙沛兴灰溜溜的跑到国外,自己在公司的地位进一步的缩小就恨得牙痒痒。

    “总监,你找我?”那日去拿报表的小职员走进来,面容清秀白净,像个面团子似的,好像十分容易被人拿捏,一看就是个好欺负的样子。

    季弛年点了点头,收敛起情绪,又恢复了之前吊儿郎当的样子:“我是处处被打压,反正孙沛兴被赶跑了,继续装下去也没用了。”

    “我面临着降职或者其他的可能,你去联系下那人,不要伪装下去了,消息收集的也差不多了。”

    小职员听话的嗯了声,对同事间传出的谣言也多有耳闻,小声道:“总监有足够的能力留在公司,既然不想忍了,为何还要装下去?”

    办公室内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季弛年神情恍惚,像是沉浸在了回忆中。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小职员开始懊悔起不该多嘴的。

    “之前的我资质平庸,一夜之间改变了,季家的老爷子会怎么看我?我不会冒这个风险。”季弛年眼神冷下来,讲到季家时总会重读,藏匿着太多的心事。

    听完后,小职员如释重负般关上门,背后的寒气才慢慢褪去。

    几个梳着背头的高层走来,商量道:“年轻时的季弛年能力水平可高了,很被董事长看重,要不是因为那件事也不会混成这样的。”

    “整个人都变了,也不好降职,显得太不近人情了。”

    身后的几人附和着,留下了一脸震惊的小职员,这里面的水也太深了。

    今天的甜品店格外的不一样,墙上挂上了彩带,带着露水的花束被送过来,娇艳夺人。

    相熟的客人忍不住笑道:“呦,这是要过节呀!”

    林晓菲手上打着气球,一副要大干一场的样子,忙的团团转:“将照相机提前架好,时间太紧了,都动作加快一点。”

    今天是店长痊愈后回到店里的第一天!

    必须要庆祝一下,她瞄到紧挨在一起的两人:“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