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路鱼 > 第四百一十七章
    岳晨语在片场被各种人嘲笑,都说她是被人遗弃了的玩具,她现在只能默默忍受这些,其实她心里也不好受,做任何事都能听到一些冷嘲热讽,然后还有就是各种各样的闲言碎语。

    岳晨语想尽快让这个难熬的日子快点过去,她在这里快要被逼疯了,那些人的嘴像刀子一样锋利,她真的快要受不了了。

    她现在变得小心翼翼,甚至是戴起了口罩,然后在她住的旅馆附近的小商铺里买了很多的连帽卫衣,还有一些鸭舌帽,从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开始,她就开始戴帽子或者穿着连帽卫衣还有戴口罩度过之后的日子。

    以前她是非常热络的,几乎无话不说的,现在她只有在剧组干活,一句话也不说,甚至变得开始抗拒在人多的地方了。

    回到酒店的房间里她就开始拉上窗帘,然后把自己蒙在被子里,她现在已经适应黑暗的生活,白天的时候把自己全副武装,到了晚上就很少开灯,让自己完全沉浸在黑暗里。

    这部剧拍摄了大概有三个多月的是时间了,还有两个月就可以完全的杀青结束了,岳晨语就可以完全回到属于自己的地方去了。

    赵熙铖和隔壁剧组的女演员处于热恋期,已经快一个月了,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很多人都想要知道赵熙铖能不能在一个月或者之后把对方给甩掉。

    两个月后剧组就杀青了,许多演员就拍摄了杀青的照片,赵熙铖也带着隔壁剧组的女演员拍摄了杀青的照片,两个月的时间里,赵熙铖都没有和那位女演员分手。

    直到赵熙铖离开了剧组,还是没有分手的消息,难道赵熙铖对那位女演员情有独钟了吗?

    舒展和岳晨语回到了川江,岳晨语从舒展的家里搬了出来,她没有回到公司的宿舍,而是在外面租了很小的一间房子,她住在一个破旧的巷子里,周围全部都是乱七八糟的租户,房租很少很少的,一个一室一厅的房子,她就已经很满足了。

    岳晨语重新填写了自己的简历,把职业那一栏从经纪人变成了勤杂工,然后开始在公司里做起了保洁员,居住的地址写了现在租住的地方。

    岳晨语现在的办公室是在公司里的杂物房,很小的一间杂物房,每个保洁员都有。

    她现在回到了那个租住的家,家里都是漆黑一片的,是岳晨语特意选择的那样的房子,房东看她整个人都怪怪的,不知道以为她是精神不好的人。

    岳晨语回到家以后,拉上了窗帘,遮挡了外面的灯光,然后家里都是漆黑的,随后她就把自己蒙在了被子里。

    白天去熙然娱乐上班啊的时候,就戴上帽子和口罩,穿上保洁员的衣服,就开始打扫公司的卫生,基本上一句话都不说,就这么打扫。

    凌然看到岳晨语的时候,觉得她整个人都不对劲了,从回来的时候到现在,一声不吭的,就在公司里默默地打扫卫生,下班的时候一个人换了衣服,像一个幽灵一样出入在人群里。

    凌然就觉得岳晨语不对劲了,以前是那么阳光的一个女生,现在整个人阴沉沉的,不开口说一句话,一整天戴着帽子和口罩,惧怕陌生人触碰,连熟人和她搭话都是躲得远远的。

    凌然就把这个事情和任峰说了,其任峰也观察到了,他们都开始觉得岳晨语有问题了。

    舒展从剧组回来以后都在外面赶通告,每天都是忙碌的行程,然后就是录制各种的综艺节目。

    任峰暂时不和舒展说这个事情,毕竟两个人已经分手了,也没有必要告诉舒展岳晨语现在这个情况。

    在员工下班以后,凌然和任峰开车悄悄跟着岳晨语来到了她租住的地方,把车停在了巷子门口,悄悄地跟在岳晨语的身后,穿过各种各样的垃圾堆,然后来到了最里面的房子。

    凌然和任峰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个巷子很复杂,住的不知道是一些什么人,而且还住的很杂,周围都是臭气熏天,外面还有一个臭水沟。

    看到岳晨语往房子里走去,凌然和任峰也跟了上去,他们就看到了岳晨语进了一间屋子,随后就把门给关上了,等了好半天也没有开灯。

    凌然和任峰知道岳晨语住在什么地方了,比之前住的地方差了好多,他们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个地方了。

    他们回到自己住的地方,开始想办法要帮帮岳晨语了,不能让她再继续这样下去了,再这样下去岳晨语会出事情的。

    舒展拍完各种的通告回来以后,任峰就把他叫到了办公室里,和他说了一些岳晨语的事情。

    还没有说完就被舒展给打断了,他说他现在和岳晨语已经没有关系了,他们现在是陌生人,不用告诉他现在岳晨语是什么样子。

    然后没有等任峰继续说话,舒展就从办公室里离开了,岳晨语现在怎么样和他没有关系了,之前在剧组里那么关心她就是一个错误,现在开始他都不想再听到岳晨语所有的事情了。

    岳晨语一个星期都没有去上班了,她现在抗拒出门,一个星期的时间都没有出门,渴了和饿了就喝水,没有吃过一顿饭。

    公司的人就开始担心岳晨语,就希望她不要出什么事情才好,凌然和任峰也开始担心岳晨语了。

    任峰实在受不了了,他给舒展打了电话让他必须马上到公司来一趟。

    舒展来到了公司,任峰直接给了舒展一拳,凌然就在旁边看着,也不劝阻他,舒展被任峰打了一个趔趄。

    完了之后凌然就对舒展说岳晨语一个星期都没有来上班了,她现在的情况他们根本就不知道,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去岳晨语现在住的地方看看她到是什么情况。

    舒展还是之前的一套说辞,说他和岳晨语没有任何的关系了,让任峰以后不要在他的面前提起岳晨语,他是真的不想听。

    就在舒展要出任峰办公室门的时候,被凌然给拦了下来,她告诉舒展,岳晨语很有可能得了抑郁症,但是不知道这个抑郁症现在到了什么情况,必须马上去岳晨语住的地方,不然她会出现危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