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梦境黎明 > 第二百八十二章 低语
    雷奥妮亚一只手遮在面前,她感觉到了皮肤被灼烧的痛楚,就像是企图砸向恒星的陨石那样顽强地朝着那光球渐渐靠近。

    就差一步了……继续……就现在!

    “叮!”

    银铃被高举过头顶,摇响的第一声便让周围狂乱的噪音戛然而止。德拉诺感觉压在自己背上的大山彻底崩塌了,现在只剩下几个石块依然压在那里,随着白光褪去的程度一点点变轻。

    “叮!叮……”

    紧接着是第二声,第三声……悦耳的音调与强烈的白光揉搓在了一起,逐渐从相互中和的状态变为了压倒性的逼迫。在最后一声回荡在这建筑中的几秒钟内,那光球彻底失去了颜色,无奈地被地心引力牢牢扯回霖面。

    球体就落在管道探出来的缺口处,在巴别塔回归宁静的同时它也展现出了自己的真面目:

    那是一个圆形玻璃容器,底端留出了一个手腕粗的圆洞供那些管道向内输送血液。容器一半是空的,另一半则覆盖着一团扭曲的血肉,能看到暴起的青色血管,还有无数深红色的肉瘤,就像是融化的肺叶一样瘫在那里。

    盘踞在德拉诺太阳穴处的膨胀血管渐渐退去,手指下意识地蜷成拳头将自己撑了起来。他的计划成功了,虽然这只是个猜测,但自从看到雷奥妮亚的身影起他就相信这个拥有一半夜魔族血统的少女肯定能让图莫拉罕的驱梦之铃发挥出全部力量。

    “雷奥妮亚,快回来!”他忽然反应过来,那女孩依然站在距离月之种最近的地方,手中提着银铃望着容器中的血肉出神。

    “我感觉……有点奇怪……”

    那女孩抬手捂住了双眼,身体失去了平衡左右摇晃起来。就在她即将倒下的一刻,让娜飞速地冲上前去将她抱了过来。

    有什么东西浸湿了让娜的衣袖,她将雷奥妮亚的双手从脸上拉到了一边,发现从那女孩的双眼、鼻孔和嘴角竟然溢出了鲜红的血液。

    “我看到她了,芙洛拉,她抱着一个……孩子……”

    “呜呜呜……哇!!呃……”

    高塔中回荡着婴孩的啼哭声,那声音震动的频率突然飙升到几乎刺破耳膜的程度,在它传入颅腔的一刻,德拉诺感觉像是有某种巨大的生物将自己踩在了脚下,他体内的脏器被什么东西拧成了一团,痛苦地蠕动着。

    “咳!!!呕!!”

    他看见洛普德突然跪在霖上,右手紧紧捂住嘴,却依然从指缝中流出了粘稠的血液。而此时就连他自己也不受控制地呕吐起来,血液中夹杂着暗红色的肉块。

    德拉诺注意到红色的液体忽然遮住霖砖的纹路,他强忍住腹部的绞痛,抬头向这建筑的中心望去,那些断裂的传输管竟然不住地喷出血泉,猩红的浪潮向各个方向蔓延开,一转眼的功夫就已经形成了足以没过他膝盖的血湖。

    那个玻璃容器在湖中央漂浮了片刻,德拉诺看见胎盘中的婴儿挣扎着爬了起来,它只有一只眼睛,连接着腹部的脐带膨胀到了原来数十倍的程度,像是触手一般疯狂地抽搐着,直到彻底将容器击碎,带着那婴儿的身体沉入了湖底。

    “开始了,月之种已经被驱梦之铃惊醒了……”洛普德像是宣布灾难降临一般自言自语道。

    就在婴儿消失的地方渐渐形成了一个漩涡,在周围的浪潮因为离心力而凹陷下去的同时,漩涡的中心却隆起了一个巨大的肉瘤,血管和肌肉毫无规律地交错于其上,通过遍布于各个角落的诡异器官贪婪地吸收着血湖的养分。

    等到血湖完全干涸的一刻,那颗肉瘤已经膨胀成了一个三米高的诡异生物,原本的脐带已经被覆盖上了一层厚重的角质,形成了一条巨大的铰接式肢体。就在德拉诺正对着的方向出现了一条逐渐撕裂的缝隙,遮盖住内部的半透明薄膜徒了一边,露出了一只灰色的眼球。

    在德拉诺与那眼球对视的过程中,他似乎听到了巴别塔中亡魂们的低语:

    “膜拜它……”

    “跪下,为月神的诞生献出鲜血!”

    “在这无尽的噩梦中徘徊吧……”

    “德拉诺先生!”

    让娜的呐喊将他的思绪扯了回来,他察觉到一个巨大的阴影遮住了自己的视线,没有一丝犹豫地翻滚到了一边。巨大的肢体拍碎谅拉诺之前站立的地面,在他站稳脚跟的一刻右手已经抽出了大剑,双眼聚焦在那怪物的身上。

    “在这里是不可能打败它的,你眼前的是与体齐肩的神明。”洛普德不明显地侧过头向德拉诺着,从狩猎服侧兜的最深处抽出了一支黑色的蜡烛。

    “我将带你进入梦境……”

    驱魔人半蹲下来,将蜡烛插在了石砖的缝隙中,火铳的击锤擦出一串悦动的火花,倔强的火苗丝毫不顾寒风的侵袭,照亮了洛普德脚边的区域。

    “为我争取点时间,拜托了。”

    德拉诺连犹豫的机会都没有,他才刚听清洛普德的话,下一秒那长着巨螯的肢体就已经向他挥了过来。

    手掌死死顶住剑身,皮囊下的关节似钢钉与螺帽契合,他已经做好了接下这一击的准备。

    “轰……崩!!”

    巨螯的甲胄与拿菲留斯之剑撞出了足以震碎颅骨的巨响,一股崩雷般势不可挡的力量灌入谅拉诺的体内,将他向后推出了五米远,顺着肌肉已经震裂溢血的双腿冲向了身后的地面。

    相互契合的六边形石砖像是炮弹的碎片那样刺入了石柱和墙壁中,忽然被激怒的飓风沿着墙壁的裂隙冲向了高空,地面上只留下脉络般毫无规律的龟裂。

    “真要命……”德拉诺来不及为自己成功挡下了这一击而感到庆幸,那力量依然顺着剑刃源源不断地灌入他体内,折磨着那些已经断裂扭曲的肋骨。

    “还要多久!?”他朝着驱魔人喊道,鲜红的血沫难以抑制地喷出了口腔。

    “坚持住,不到十秒……”洛普德用身躯守护着那团微弱的火光,将荆棘紧紧缠住右臂,银质的碎刃交接在一起,凌乱的花纹变成了清晰的文字。

    他用右手食指的指环在左腕划出了一道血口,深红色的血珠顺着文字的凹槽迅速蔓延,为古老而神秘的雕纹赋予了人类难以想象的力量。

    “极乐的光芒总有死角,而地狱的獠牙永远慷慨。无尽之梦终有竟时,星火之光永不覆灭……”

    ……

    “膜拜它……月神已然降临,创世者的血脉将不复存在……”

    将人推向奔溃的低语依然在德拉诺的脑海中疯狂地窜动着,有种恐怖的生物蚕食着他体内的脏器,介于挑衅和逗弄之间,企图以这种方式碾碎他倔强的灵魂。

    心脏开始不受控制地暴走,毫无顾虑地将血液泵入了他的颅腔,在太阳穴附近有什么东西快要炸开了,双腿的肌肉已经像是遭遇狂风的船帆那样彻底断裂。但只要骨头还没碎成渣滓,他就一直会像城墙一样与这不断侵蚀着自己的力量抗衡。

    “跪下!你这渺的生物!”

    肉瘤上的眼珠睁到了接近完美圆形的程度,连接着血丝的瞳孔缩成了一个灰色的光点,愤怒地盯着这个外乡人,直到他再也无法承受这种压力,眼角也流出了猩红的液体。

    模糊的双眼似乎望见了让娜向那眼球不断抛出木桩的身影,一种浓稠的绝望抑制住谅拉诺的呼吸,用狂妄的声音向他陈述着事实:

    一切顽强的反抗都将化为泡沫!

    在他几乎能听见胫骨碎裂的声响时,驱魔人终于站了起来,抬起头低吟道:

    “以先辈路德维希之名……不寐之人将坠入梦境。”

    “呼……轰!!!”

    微弱的火苗射出了一道银光,千万缕愤怒的光蛇缠住了月之种的身躯,它们膨胀着,在德拉诺的面前彻底爆裂,将他和驱魔饶身躯霎然变为了漆黑的影子。

    那是梦境降临的预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