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遣返者的游戏 > 第五百七十六章.天罚
    万机神宫...

    这颗代表着人类文明最为璀璨的明珠...

    这座代表着人类智慧最为高光的圣殿...

    万物万灵、万德万心、天下法理、皆为破恍...

    唯有天机所在,唯有神选枢来...

    唯有,万机神宫!!!

    “我记得自己曾在年幼的时候,在《太衍经》里曾经看到过,有关这座传说之中的圣殿的描述,虽然其行文自述中对于万机神宫的描述十分模糊,字里行间之中对于这座圣殿的位置也是阐述的极为不清不楚的,但是最起码我能够从这本《太衍经》中看明白一件事儿,那就是这座万机神宫,是真真切切存在过。”

    仔细地端详着此时正在曝光于众人眼中的母盒核心,李耳轻声说道:

    “时至今日,我都能回忆起来,《太衍经》中对于这座天下圣殿的描述,《太衍经》中曾有过记载,说是在太古法历刚刚被五王氏族所推崇的时候,在人王氏族的故土内,有一座火山喷发了,而这场灾难,更是直接导致了当时的人王氏族近乎被灭族,数十个部落皆没能在那场灾难中得以幸存下来,那不断落下的火山灰,以及那些不断从火山口所喷发出来的熔岩巨石,更是让当时人王氏族的整个体系得到了剧烈的震荡,而那座万机神宫,那座被当时的人们视为圣殿的居所,便至此以后,连同着那些被时间所湮灭的灵魂,是一同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

    缓缓地手中的母盒核心稍加转动,然后让其所散发的光芒是不断地在自己的眼前闪耀,一时间,李耳看的无比痴迷,无比陶醉,可陶醉之余,他还是不忘向苏庆广等其他人是继续阐述这段被历史所遗忘的过去。

    “而对于那场灾难,《太衍经》中是有着极为详细地记载的,书里说,那天恰巧是个凌晨,那时的天空还尚未褪去夜色的华服,彼时的苍穹还零星地挂着一些尚未褪去的闪耀繁星,鸟儿们都还未起床,更别说那些依旧沉浸于梦乡之中的人们了,一切都显得是那般的平静,是那般的祥和,是那般的安宁,只不过...”

    说到此处,也不知李耳是刻意为之还是无意感触,总之就是,在众人的眼中,他是停顿了片刻之后,这才继续开口说道:

    “只不过,当黎明还未到来,一声巨响,便从山的那一头给传来,可以说这声巨响,动辄天地,而当巨响还未消散,当人们耳边尚且还留有一丝惊余之音的时候,一股皆为燥烈的气浪,就像旋风一般,是将人们头顶的茅草房顶,一个个的给直接掀飞,直至此时,熟睡的人们这才逐一惊醒,而当他们再度注视这片夜空的时候,他们却发现,原本漆黑如墨的夜空,竟然变得无比通红,竟然变得有些炽亮。”

    瞥了一眼身旁的苏庆广,李耳继续:

    “《太衍经》里记载,这场爆发足足持续了将近半天的时间,从黎明时期的喷发,至第二天午时之后的停止,这前前后后的喷发,若是不计算大小和规模的话,其喷发的总数,怕是早已超过了数百次之

    多,甚至直至第二天的午后,整片区域的天空都被那浓郁到望不到天际的火山灰给遮蔽着,那令人呛鼻的硫磺气味,再夹杂着各种烧焦了的煳味,是将整片区域给笼罩起来,除了灰黑色的火山灰之外,什么也看不见,时不时地,那些如同巴掌大小的火山灰质,就这般如同下雪一般,晃晃悠悠的从天而降,然后安静地落在脚下,可以说彼时的这里,俨然是成为了一座名副其实的死城。”

    母盒核心的光,再加上此时李耳所向大伙讲述的历史,竟能让在场的一众人皆是感到,一种无力抵抗的绝望,以及一种想要去挣脱的迫切。

    “喷溅的熔岩淌遍山野,漫山遍野的树木都被地底所喷射出来的熔岩给烧成了灰烬,待这些熔岩冷却之后,只余下了那一片片尚且还在不断自灼的干枯枝干,以及那些没能逃脱这场自然审判的焦灼躯体,可以说,那里的历史,自那座火山喷发之后,便被永久地定格于此了,同时遗留下来的,还有先祖们所遗留在那里的知识,以及无尽的奥秘。”

    而随着李耳所阐述的越来越详细,曾浩轩的心口,此时就好似是被压了一块石头一样,是压得他连呼吸都极为不顺畅。

    “然后呢?”

    实在是忍受不住自己心中的那股憋屈感觉,曾浩轩不仅急忙发问起来,可能当他问出了这句话后,他的心里能多少的变得好受一些吧。

    “然后?然后那些有幸从这场天灾之中逃出来的人,就必须去面对两个更为严峻的现实。”

    看着曾浩轩,李耳轻声回答。

    “什么现实?”

    听着李耳那模棱两可的话,曾浩轩不仅皱起了眉头。

    “是瘟疫,以及饥荒...”

    只不过,回答曾浩轩问题的人不是李耳,而是在一旁的苏庆广。

    苏庆广这边刚一说完,李耳便不由得向其投过去一个赞赏的目光。

    “苏侯爷说得不错,整两个现实,便是瘟疫与饥荒,你们这几个人,其身份不是将军,便是侯爷,要不就是一门之中的佼佼者,那么相信你们都能明白,一旦在某一个区域内出现了生物集体性的大规模死亡,那么这些死亡了的生物,其体内便会开始滋生出超大规模的病菌和腐化之物,而眼下以我们现有的能力,除了将这些尸体给活化处理掉,要不就只能是刨个坑的将这些尸首给埋了,可是这些都无法做到治标又治本,当然了,火化还是要比直接埋了更好一些...”

    说到这里,李耳不由得又想起了自己之前所犯过的错误,甚至他是为此连连叹了好几口气。

    “有些事,早已说不清谁对谁错了,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你这样一昧地陷入这份自责当中,于你个人而言,于这个天下来讲,都不是一个最好的结果。”

    轻轻地拍了拍李耳的肩头,慧贤急忙开口劝道。

    “谢谢...”

    用手拍了拍慧贤此时放在自己肩头上的手背,李耳这才是向着众人露出了一丝微笑,只不过此时挂在他脸上的这幅微笑,

    看上去却是那般的令人感到压抑和不舒服。

    “那我还是不理解,这都火山喷发了,按理说那些动物呀,人呀,都应该早早地就被那些个滚烫的岩浆给烧成了灰了吧,又怎么会出现大规模的瘟疫呢?”

    略微的思考了一阵子,曾浩轩又再次问起,毕竟他这一辈子,还当真是没能亲身经历过一场火山喷发,所以他压根儿就不明白,李耳口中所提及到的这两件残酷的现实,究竟为何会是瘟疫和饥荒。

    “老曾,其实最终被岩浆烧死的人,恐怕只能算是个例,而更多的人和动物,他们这些的真正死因,恐怕还是死于窒息,死于那漫天落下的火山灰的。”

    还不等李耳回答呢,苏庆广便再度地回答起来曾浩轩方才的这个新的问题。

    “死于窒息?”

    而听到苏庆广地回答,曾浩轩更是不解了。

    “是,可以说绝大多数的人,都是死于窒息的,而这些死于窒息的人,才是诱导这场瘟疫爆发的真正根源,《太衍经》里也对这场瘟疫是进行了阐述,经书里说,因为人王氏族触碰到了神选者的禁忌,因为万机神宫窥破了天神们的秘密,所以神选者才会借着自然之怒,是向整个人王氏族降下刑罚,而那场火山喷发,只是这批刑罚的引子,真正要人命的,乃是这场爆发在人群之中的瘟疫,这场瘟疫先从受灾区域的西北部开始蔓延,随后便在数月的时间内,便夺去了无数生灵性命,然后毫不停留,以燎原之势向东边继续蔓延扩张...”

    接过曾浩轩的话,李耳继续说道:

    “经书里说,当时的人们采取了很多种预防措施,但一切的努力都是徒劳无功的,在疫病初起时,无论男女,在他们的腹股沟或腋下位置,是先有肿痛,而随之长起来的肿块,个头大小就像个鸡蛋差不多大小,也有再小或再大一些的,一般人把这些肿块叫做脓肿。不久之后,致命的脓肿在全身各个部位都可能出现,接着症状转为手臂、大腿,或身体其他部位出现一片片黑色或紫色斑点,有的大而分散,有的小而密集。而这些斑点和原发性的脓肿一样,是必死无疑的征兆。”

    一边说着,李耳一边用手在曾浩轩的身上来回比划,倒是吓得曾浩轩不仅急忙咧开。

    “这种情况下,侥幸痊愈的人只占据了极少数的基数,而绝大部分的病人,皆是没能逃脱那场瘟疫之祸,那场瘟疫来势特别凶猛,健康人只要一接触病人就会传染上,仿佛干燥或涂过油的东西太靠近火焰就会起燃,而更为严重的是,且不说健康人同病人交谈或者接触会染上疫病,多半死亡,甚至只要碰到病人穿过的衣服或者用过的物品也会罹病。”

    一看曾浩轩是不断地咧着自己的身子,是不让自己被李耳给碰到,他这般的行为,倒是惹得李耳哑然一笑。

    “不过对于当时的人们来讲,他们对于那场瘟疫的恐惧,却远远不及他们对于即将而来的饥荒的恐惧,可以说在他们的心里,接下来所要面对的那场饥荒,才是真正考验氏族人性的存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