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历史 > 活在明朝做孙子 > 第33章 夜访银安殿
    朱绍晨从知府衙门出来,就往回赶。

    路过中原镖局大门的时候,他便让倪破虏先回去王府。

    自己忍不住,走进去叫上了慕容珊珊一起去聊聊天。

    他这日经历了太多,以前没有人倾诉,现在知道慕容珊珊是自己人以后,有些事情就愿意找慕容珊珊去说了。

    上次一别后,自己便有不少话想要和她说。

    上次因为事发仓促,什么都还没问。

    反正慕容珊珊也没进过王宫,这次便顺便带她,到王府里面参观一番。

    顺便在宫里聊聊天,朱绍晨也还是有许多东西,想要问问她的。

    尤其是关于她是如何,穿越到到这个时空来的。

    因为朱绍晨对旅行社的那一段不是很清楚,所以朱绍晨希望能和慕容珊珊聊聊那个事。

    这两日,他也实在是憋得难受。

    不过看慕容珊珊的样子也是有一肚子的话想说。

    两人倒是一时不约而同的一拍而和了。

    进了王府,朱绍晨想起,自己还要去和王爷汇报一下姜福自杀的情况。

    于是就直奔王府去了,临行前让慕容珊珊在自己寝宫那,等着他回来一起聊聊了。

    慕容珊珊也对这家伙的寝宫感兴趣。她还没见过住这么大的屋子的人呢。

    朱绍晨一路疾走,到了银安殿门前。

    谁知刚到却又被魏吉祥给拦了下来。

    “殿下,世子爷还在里面。”

    魏吉祥客气的说道,毕竟是拿人手短。不过这次是因为里面是世子自然还是要秉公办事的。

    “哦,我爹在里面,那就更好了,还省得我跑两趟。老魏你通传一声吧。就说我有要事禀报王爷爷。”

    朱绍晨听闻朱恭枵在,那就更一举两得了,其实朱恭枵要的结果不也是这个吗?

    听说是有要事,魏吉祥不敢耽误,连忙进去回报。

    果然周王爷马上就同意了。魏吉祥连忙带着朱绍晨又进了银安殿。

    “孩儿见过王爷爷,见过爹。”

    朱绍晨进了大殿连忙跪下。见朱恭枵立在一旁,目光和蔼的望向自己,看来上次那个钟给朱恭枵的印象不错啊。

    “不用跪了,快起来吧。乖孙,你有什么事快直说吧。”周王朱肃溱也说道。

    “王爷爷,爹,那姜福怕是知道自己犯的案子太大,所以服药自尽了。”朱绍晨回道。

    话音刚落,朱绍晨只见到朱肃溱和朱恭枵两人,竟然同时都松了一口气。

    也不知他们方才在里面聊了些什么了。

    但是必然是和这案情有关的。

    朱恭枵这当然十之八九又是那姜氏撺掇的。

    “晨儿,你可帮了爹爹大忙了。”

    朱恭枵过来抚摸这朱绍晨的光头说道。这光头这阵子长出了一些细细的发渣子,有些刺手。

    他想必是以为人是朱绍晨给弄死的了。

    “恭枵,既然事情绍晨都处理好了。那你也回去吧。记得你说的,要好好管教管教姜玉人这厮。本王也和你说了,不会再有下次了。另外他那个司库大使就不用做了。孤会另外再安排人来。”朱肃溱看了一眼朱恭枵说道。

    “是,父王。孩儿谢过父王了。”朱恭枵连忙答应道。

    想了想又对朱绍晨说道:“绍晨,那为父就先走了。再有两日福王就要路过咱们这里,你到时要切记叫上你大哥二哥陪同为父一起迎接。到时你们都要朝服衣冠,切莫要忘记了。”

    福王这事,看得出来朱恭枵有多重视。

    这都临走了还不忘叮咛一声。

    “是,爹您尽管放心吧。孩儿忘不了。”朱绍晨也连忙答应道。

    朱恭枵这才心满意足的和王爷告退,然后缓步走了出去。

    “绍晨,那姜福怎么死的!”

    朱肃溱待到朱恭枵走出后,方才问起朱绍晨细节。

    朱绍晨连忙把陆知府说的死因,在复述了一遍给朱肃溱,朱肃溱听了在一旁细思。

    “莫非是陆知府知道咱们的想法,不想把事情闹大,故而直接药死了那姜福?如果是这样,那这陆府台就太可怕了。”

    朱肃溱想了想,如果是这样,那这陆知府说不定,会把这事作为,将来要挟咱们周王府的一张牌。

    老朱不愧是周藩第一人,想事情就是比朱绍晨要细致不少。

    “王爷爷您放心,据孙儿这几日的观察,那陆知府不是那样的人。”朱绍晨坚定的说道。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绍晨你要记住,咱们宗室虽说是只有圣上能处置咱们,但是一旦有把柄落在了别人手里。只要那人一个不慎,泄漏了出去,那皇上一道圣旨,那咱们还是得在那高墙冷苑里渡过余生的。”

    朱肃溱后怕的说道,这些年被废除的王室,实在不在少数。

    朝廷怕是觉得宗室,有些尾大不掉了。尤其河南各府,更是怨声载道的。

    “这样,一会我让魏吉祥去账房给开封府送三千两纹银,以示嘉奖。孙儿你过几日再去探探那陆府台的口风吧。”朱肃溱说道。

    这给整个开封府,送银子以示嘉奖。和给知府大人一人,送钱又有差别了。

    因为假若这知府大人,不收这种嘉奖银子,那反而会被手下衙役埋怨。

    周王爷这一手也玩得漂亮,我先给你些甜头堵住你们的口。

    “是,孙儿知道了。”朱绍晨说道。

    “是了,孙儿还有一事禀报王爷爷。”

    朱绍晨想起四轮马车和开超市两件事,觉得很有必要需求王府支持。

    “你说便是。”朱肃溱点了点头。

    “孙儿这次弄出了个四轮马车。搭乘起来快捷舒适。孙儿想要在这上面做些文章。”朱绍晨说道。

    “你说的是你那四轮马车吧?你那马车,孤也搭乘过了。”朱肃溱回道。

    “王爷爷什么时候搭乘过?竟然不叫孙儿知道呢。”朱绍晨说道。

    “你让你那木匠头,四处邀人搭乘。还都是开封城里非富即贵的人。这自然就会有别的郡王,他们自然会来问孤,这车是哪里造的。孤王听说是你那木艺坊出来的以后,孤王就和他们说了。你们要买车都直接去找三王孙。这车卖出所得也全是三王孙的。”

    说罢朱肃溱笑着看着朱绍晨。

    “孙儿谢过王爷爷!王爷爷万岁!”朱绍晨说道。

    “住口!胡说!万岁岂可随便用在孤的身上!”

    朱肃溱厉声骂道,吓了朱绍晨一跳。

    朱肃溱也是没办法,他必须大声斥责才行。

    王府大内里面,锦衣卫和东厂的探子多得是。

    这要是传到皇上耳中,那自己就真要去凤阳安度晚年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