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镇魂风云录 > 第七百零七章 那就玩大点吧(上)
    习语樊心中想起的种种,也让紫霄真人有所察觉。不得不说,这鸿源灵液的确有些“霸道”,但比起习语樊心中所想的那个上古时代的做法,直接将那种灵液注入液体中去,可是要显得极为温柔的多了。

    尽管,那种直接将灵液注入到血液中,更合适能够极大的提升效果,可所带来的危险性比起现在的方法而言,几乎是毁灭性的。上古时代的那个种方法,稍有不慎,将会瞬间到阎王那报道。

    可即便是如此,习语樊在看到那玉瓶后,依旧是全身不寒而栗。

    “这东西.......太过恐怖了。”习语樊是心有余悸的深呼吸好几口才逐渐回复正常,同时见得那恢复正常温度的手腕以及全身。习语樊目光盯着紫霄真人。满嘴苦涩的道:“不会真要用这东西来修炼吧?”

    这东西,太恐怖,太可怕,太要人命了。

    “怎么,怕了?”

    “这不废话?”怕,自然是怕。

    闻言后的紫霄真人一笑,淡淡的说道:“先沉神,再冥思,感受一下,从手腕,到手臂,再到全身,各处流转的元灵,看看有没有什么变化,而这变化又是什么?”

    沉思,冥想,感受变化。

    习语樊依照着紫霄真人的诉所说的,习语樊准备盘坐而起。也在盘起而坐的时候,将自己的心神逐渐的沉入下去。也在逐渐沉入下去之时,开始进入渐渐的冥思。

    直至某一刻,习语樊是闭上了双眸,心神迅速转移到了手臂之处的经脉中,心神是稍稍的略一探测,便极为的惊讶起来。

    因为,习语樊惊讶的发现,无论是自己的左手手臂经脉上的元灵还是右手手臂上的元灵,不仅仅比起其他经脉各处流淌的元灵要顺趟许多,也要比其他各处经脉的元灵要雄浑很多。

    而且,就这双臂上的经脉元灵之中,所蕴含的那一股气息,整体而言,也要比起全身其他经脉的元灵要强很多很多。

    “这就是鸿源灵液的效果?”这不得不让习语樊惊讶,也更是不得不让习语樊愕然。哪怕鸿源灵液所带来的那巨大“苦难”,可毕竟能够达到的这个效果......不得不说,的确是无法想象,也的确是无法估算的。

    带着这无比的惊讶与愕然,习语樊的缓缓的睁开了双眼,望着一旁看着他笑意浓郁的紫霄真人,在略微的沉默片刻后,便是狠狠的一咬牙,说道:“来吧,真人,我拼了!”

    是的,想要在这继续走下去,甚至想要走到暂时的目的地,唯独只有继续的拼下去,才会有可能性。而这可能性所触发的再怎么艰难,也必须的走下去。

    见到习语樊如此,特别是那咬着牙的坚韧模样。紫霄真人当真是十分的满意,而那脸庞之上,已然又多出了好几分的浓厚笑意来。

    其实,身为习语樊的前世的他,早就已经料到了习语樊会如此了。

    说这家伙儿会如此,不是说这家伙儿的坚韧有多强。的确,这小家伙的那股子坚韧劲儿也当真是够强的。然而,最为主要的便是,这家伙儿是绝对受不了那鸿源灵液所带来的快速提升实力的诱导了。

    况且,这种快速提升实力,也是一种循序渐进的提升,而非是投机取巧的。这样一来,习语樊那就会更受不了如此的诱导了。

    “既然如此,来吧,先趴下,”说着看着习语樊趴下后,紫霄真人继续说道,“以后呢,我不仅仅会在你的两处手腕上分别滴一滴,也会在你的后脊梁处以及背心处分别滴上一滴,这样一来,能够更快的使鸿源灵液汇集全身各处,也能够使你的修炼速度提升足足四五层的局面。”

    足足提升四五层?

    习语樊听到这最后那一句时,已然是激动的不知道该用什么词儿来形容表达了。

    可是,就算是激动万分,可习语樊也知道,先前只是双手腕上的那两滴鸿源灵液就差点儿让自己生不如死,如今有在加上了两滴,分别在后脊梁处与背心处,那岂不是.......

    不过......习语樊也当真是管不了了。正所谓,想要得到什么,那就得付出什么。甚至有时候所得到的的,还不一定是与付出的形成对比同等的效果呢。

    习语樊是咽下一口唾沫,也不由的是裂了裂嘴,当下随地在旁边抓起了更树棒,就这么直接的塞入嘴中,然后双手这是狠狠的抓着一旁岩石的裂缝,有着极为含糊的声音从口中吐出:“来吧,谁怕谁啊!”

    此时,望着习语樊这如临大敌的模样。紫霄真人像是一愣,随后是极为无奈的摇了摇头。

    随即玉瓶再度稍稍的一倾斜,那幽红的液体,顿时流出。

    “啊.......”凄厉的悲惨嚎叫声,犹如在经历严峻的酷刑一般,顿时再次将在整个山谷之中彻头彻尾的响起。

    ......

    习语樊可谓是抓紧一切时间进行着苦修。

    也在习语樊抓紧一切时间苦修只是,星月门的搜索也是越来越密集。

    当他们有十五名镇魂道师的性命交代在唐魔林中的时候,也终于算是逐渐的开始接近习语樊所在的苦修之地了。

    习语樊开始动用鸿源灵液的第五天,当习语樊突破了二十一把巨剑且连砍瀑布激流三百一十次时,终于是有一个在习语樊认为是傻帽的星月门镇魂道师闯入了这个习语樊的苦修之地。

    站在那山谷的谷口。这位星月门的镇魂道师是愣了好一愣。

    他是极为愕然的望着那在瀑布及留下修炼的那位少年。片刻之后,方才被冷风吹拂的醒过了神来。

    当下,一股狂喜是涌上心头且二话不说的快速的从怀中掏出了备好的信号弹。

    然而,就在这位镇魂道师刚欲将信号弹打出,一股尖锐的破风劲气。却是骤然从正面袭来。

    同时,就那劲气所携带着的力量,让的这位实力在还非凡的银陵镇魂道师也是不由的为之心神一怔,心头更是一凛。下意识的,脚下朝着地面在是一踏一蹬。身形也是急速暴退。

    “轰!”破空而来的一道火色之影。重重的砸在泥土的面之上。顿时。泥屑四射。

    而四周射出的泥屑,更是灼汤不已,仿佛快要将自己直接给烧成灰烬一般。

    同时,一把纤细的且看上去有些怪异又带些许的平常长剑,深深的直插在了的面之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