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所有深爱都是谎言 > 第41章 我喊停了吗?我没喊,你继续
    我没打算开,门铃声忽然停歇,变成了拍门的声音。

    我住的这一栋,二梯四户,外面这么响,多少会影响到邻居。我匆匆披了件外套爬起来,往猫眼里看,居然是陈严。

    他怎么知道我住这儿的?深夜来找我,是跟沈轶南有关?

    “嫂子!嫂子,开一下门。”

    陈严这货在外头大喊大叫,这个点,不是给人制造噪音吗?

    我开了锁,一把拉开木门,隔着一道防盗门冷冷看着他,“谁是你嫂子?“

    陈严缩回手,语气颇着急:“嫂子,你快出来,跟我走一趟,沈他……”

    沈轶南?“他怎么了?”

    “总之,你跟我过去看看,时间不等人。”陈严一副火烧火燎的样子。

    什么叫时间不等人?还有,哪怕沈轶南真出了什么事,也不该第一时间来找我吧?

    我打醒警惕,“陈严,你找错人了。他有什么事,你可以找他舅舅去。”

    “这都什么时候了,我要能找沈伯,还至于到你这儿喊人?你快出来,先过去再说。”陈严又催促我,“不然我就在你门外候着,你什么时候出来了,我就什么时候走。”

    威胁我?我瞥了眼挂钟,已经凌晨十二点半。要是没事的话,陈严也不会这个点找过来吧。

    我将信将疑,换了条裙子,穿夹脚拖鞋,拎上手包就出去,和陈严一块下电梯,坐进他的路虎里。

    陈严开得很快,约莫二十分钟就到了目的地。

    我睁大眼睛一看,这不是上次沈轶南带我来的酒吧?也就是在那里,他们要整陆怀年。所以,沈轶南在这里面,还能有什么事?

    我深吸口气,骂陈严:“你耍我。”

    陈严耸耸肩,眼里带了一丝笑,“来都来了,进去看看。”

    我下去,往路边走要打车回去。

    陈严拽我手臂,拖我进去,“你不来,沈可不肯走。”

    “放手。”我挣不过陈严,被他拉进去。

    还是上次那个包间,但没有上次那群人,里面只坐着沈轶南和另外两个我很面生的人。

    陈严将我往沈轶南那边一推,“看看谁来了?”

    沈轶南手里握着一只酒杯,漫不经心地抬眸,见是我,他的眼神变得凌厉,像把刀子似的甩过来。

    他身边两个人笑嘻嘻说道:“这是嫂子吗?快过来坐,沈等你好久了。”

    “滚。”沈轶南声音寒凉。

    我还等什么?立马转身要走。他以为我愿意来吗?谁要看他那副苦瓜相?

    陈严往我跟前挡了挡,“嫂子,他说气话呢,你又不是不知他那劣根性。你要真走,他得砸了这里。”

    砸了就砸了,与我何干?

    我只字未说仍是坚持要走。背后突然响起一阵玻璃碎裂声。

    “沈你真是。”有人说话。

    陈严有些无奈地扶额,“你回头看看他那暴脾气。”

    我没理。他生气拿东西出气,我呢,我是不是该拿他出气?切!

    我的手刚握上门把,还没来得及打开门,突然手臂被人用力扯住,我知道这人是沈轶南,我对他身上的冷冽香气有印象。

    他低头盯着我,像要把我吞进去一样,“你敢走试试。”

    “发什么酒疯!我有义务和责任承受吗?滚!”我用力推他。

    他往后趔趄一步,猛地用双手圈住我的腰,“义务和责任,你说得对,要当我沈轶南的妻子,这些你都要履行。”

    “那我现在不想当了,你找别人履行去。”我一点没客气地瞪他。

    他紧抿着唇,目光越发冷下去,“我喊停了吗?我没喊,你就得继续。”

    “继续你妈!我就没见过你这么拧巴的男人。我早说了,你给我品源,我跟你离婚,谁也不亏,两全其美,多好的交易。是你不肯答应。”

    他冷嗤:“我也说过,要离婚,除非你净身出户。”

    “免谈!”

    我与他僵持着,谁也不让步。在我看来,品源是我应得的。

    还是陈严过来劝和:“拜托你俩别吵了,让有心人听了去,麻烦不少。”

    “关你屁事!”

    “和你有什么关系!”

    陈严投降,“行,我不说了。你们继续吵,把我们几个当透明就好。”

    我拉开包间的门,大步走出去。

    沈轶南却也跟着出来了,在我身后,保持着半臂距离。

    出了酒吧门,我要去打车,他硬是将车钥匙塞我手里,怒冲冲道:“你有义务和责任送你老公回去。”

    “我不是跟你说过,我丧偶。”我就是不接他的车钥匙。

    他的脸拉下去,二话不说拽着我走。

    他步子又大,我脚上的是拖鞋,这么一整,我拖鞋都掉了一只。

    我掐了他手臂一记,边单脚跳着回头找拖鞋,边骂他:“你有病吗,不会叫代驾?”

    话音落,他把我打竖抱起,丝毫不管周围有人吹口哨和笑话。

    我一拳头锤在他手背,他闷哼了一声,却并未停下,继续大步走,走到他的车旁,拉开门将我塞进驾驶位。

    “我不会开。”

    他显然不相信,“你再说一句试试。”

    “你只会这一句威胁的话吗?能不能换个新鲜的说法?”我撇开脸不看他。

    沈轶南正要说话,我却见车后方闪过可疑的光,忙将手搭在沈轶南后颈,一把拉近他,佯装拥抱。

    “别说话,有狗仔。”

    沈轶南突然低笑一声,头凑近我的脖子张嘴就是一啃。

    “嘶。”他属狗的么?我帮他应付狗仔,他倒好,恩将仇报。

    “你找死。”

    他回我:“没办法,总要做得逼真些。”

    语罢,他把我拉出驾驶位,开了后车门让我坐进去,他随即也坐进来,给许泽打了电话。

    我心想许泽的年薪一定很高,连自家老板喝酒还要随叫他随到。

    许泽来得很快,坐进车里见我也在,他笑着唤我:“太太。”

    我很想看看他身上是不是装了什么感应器,会根据不同的场景称呼人。但这声“太太”绝不比他喊我“文总”或者“文小姐”来得让我自在。

    我没吭声,倒是沈轶南应了声:“嗯。”

    嗯个屁嗯。

    我扭头看向窗外,没理他。

    许泽自然而然往别墅的方向开,我纠正他:“先送我去恩泽路的华蕾小区。”

    沈轶南朝我坐近,在我耳边低低道:“我没有分居的打算,你要实在想住那边,我可以勉强配合你。”

    “你在说什么鸟语?我和你,不是一直在分居?”其实早就可以起诉离婚的,只是我没拿到想要的东西罢了。

    他笑起来,还用手指拨弄我头发,“要我提供没有分居的证据吗?”

    他应该没有变态到保留了些什么吧?但他这话就是让我心底毛毛的。不是说好,上次那个事儿,不要再提的吗。

    我蹙眉看他,很是不满他这么耍着我,吊着我。

    “告诉你也无妨,你过来一点,”他朝我勾勾手指。

    没错,这么骚的动作竟然真的出现在他身上。我有点被惊到,他却把我拉过去,半边身子和他的贴紧,近得我能听到他的心跳。

    “你是不是忘了查,有什么东西掉了?”他又玩我的头发,一圈圈卷着他的手指,又松开,再卷,再松开。

    我想了好一会儿,都没想到。看他这笃定的神态,肯定是手里拿着我的东西的。

    “没想到?那就算了。”

    我怎么觉得,他这么像狐狸呢?

    “回去,我让你瞧瞧。”

    沈轶南的眼神,像两泓深不见底的漩涡,一点点让人陷进去,不想出来。

    我回神,不知自己是怎么了,明明这世上我见过的最美的眼睛,是陆怀年的,如星辰,如大海。

    我这会儿想回我那房子,好像太迟了。

    许泽开到别墅,沈轶南拉我下来,许泽直接开车走了。

    沈轶南去按密码,我想起我已经改过了密码,就等着看他吃瘪,谁知,他长指按那么几下,大门开了。

    开,了!

    “忘了告诉你,智能锁绑了我手机。”

    “……”

    !!呵呵。

    进门后,他大爷似的瘫坐在沙发,跟指使婢女一样,“去给我弄解酒茶。”

    “不会弄,没弄过。”我也择了单人沙发坐下,看了眼只剩一只的拖鞋。

    他上下打量我,目光胶在我脚上,“你就穿这样出门?当去买菜?”

    “是啊,你跟菜也没什么两样,就是我不愿花钱买,行了吧?”

    他站起来,玩味地说了句:“要不要瞧瞧你留下的东西?”

    我跟着他上楼,这时候还完全没意识到,我中了某人的圈套。

    刚走进房间,他连灯也没开,门一勾上,就将我按在门板,含着酒气的唇堵上我的。

    我死活不张嘴,他却越来越使劲,我以为自己的唇得流血了,那样疼,最后还是被他乘机溜了进去。

    怎么能这么被动,他在占老娘我的便宜!

    我屈起腿,用膝盖狠狠一撞,他松开了我,倒抽着气。

    房间里漆黑一片,我看不见他的表情,却听到他略粗的喘气声,想必我那一下,让他疼得不行。

    我摸索着开门出走,他却又覆过来,语气略狠道:“撞坏了,是你的损失。”

    “滚!”

    “是要滚。是你先招我的。”

    我有些怕,男女天生的力量悬殊,他要做什么我根本挡不住,可我,不想。

    “沈轶南,你喝多了,我,我去给你煮解酒汤。”我声音微微发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