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灵异 > 阴生人 > 第019章 刚刚是开始
    刚才我听胡胖子,喊我三叔叫三爷。

    这么看来,胡胖子竟然好像是我三叔的手下。

    所以我心里也不免有些狐疑,难不成胡胖子忽然在这里出现,其实是我三叔的安排。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胡胖子肯定知道一些什么,我肯定能够从他的嘴里面,问出什么来。

    所以我平复了一下心情,便站了起来,对胡胖子问:“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胡胖子又说:“你别着急,再等一等。”

    他说得倒是轻巧,但是现在村子里面,出现了这样的天降横祸,我哪里还能有心情再等一等。

    不过我为了从他嘴里套出话来,还是没有说什么,便点头道:“好,那我相信你一次,我先回去等着。”

    胡胖子点了点头,便跟我一起转身回去了。

    在路上的时候,虽然我一句话都没说,不过在心里,已经反复盘算了好几遍,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够从他嘴里套出话来。

    可我还在想着,却忽然听见胡胖子在旁边问了一句:“小哥,我之前交给你的那个匣子,你放哪里了啊?”

    他压低声音,一副试探的语气,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不过听他这么问,我却是愣了一下,多少都有些惊讶。

    本来我还以为,那个匣子,会不会是被胡胖子给拿走了,但是既然他主动问我,那就说明,其实也并不是他。

    我算来算去,既然不是我,又不是元教那一伙人,也不是胡胖子,更不应该是村子里面的村民。

    可是除此之外,村子里面究竟还有谁,会拿走那个匣子。

    不过见胡胖子还在等着我的回复,我还是不动声色,反问他:“你问这个干什么?”

    胡胖子便有些着急地对我说:“小哥,这可不是让你胡闹的,你赶紧把匣子拿出来吧。”

    他越是着急,我就偏偏装出一副不急的样子,只是开口说:“等见到了三叔,我亲自给他。”

    胡胖子扭头朝着我看了一眼,脸上的表情似乎还是有些为难。

    不过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倒也没有再说话,就闭上了嘴。

    等回了家之后,我便让胡胖子在三叔的房间里面休息,然后我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一晚上,村子里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以至于我到现在,都没有办法完全接受。

    所以我也觉得身体非常疲累,走到床边之后,就直接倒在床上,差点就要直接睡过去了。

    “咚咚……”

    但是正在这时,却忽然听见窗户那边,传来了声响,似乎是有人在外面敲了敲。

    听见这声音,我也是猛地一个激灵,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有些惊讶地看向窗外。

    在这时候,我忽然想起了那个女人,难不成是她回来了。

    我也没有多想,赶紧跑了过去,一把拉开了窗帘。

    可是我往外面看了一眼,只见外面黑漆漆的,根本就看不见半个人影。

    我也不由暗自叹了口气,感觉有些难受,心想难不成是我太想她了,所以才会产生这样的错觉。

    所以我低下了头,也没有说话,只是莫名失落。

    可是当我想要离开的时候,我低下头,却忽然看见,在窗户的夹缝处,竟然好像夹着一块白布。

    我有些奇怪,赶紧打开窗户,把那块碎布抓在手里。

    看这颜色和质感,我瞬间就怔住了,因为这布料,就是她身上的裙子,绝对不可能有错的。

    我摊开了这块碎布,只见上面用鲜血写着几个红色的字:“明晚,九点,后山。林若初。”

    看到最后的落款,我的心里,都是瞬间“咯噔”了一下。

    这个名字,是我给她起的。

    当时在场的人,也就只有我跟她两个人,所以根本就不可能还有第三个人知道,我帮她起过这样的名字。

    我浑身都在颤抖着,既兴奋,又害怕。

    这肯定是她给我留下的,可是她为什么不肯跟我见面,我真害怕,这是我自己想太多了。

    但我还是把碎布紧紧地握在了手里,控制不知自己的情绪,眼眶一红,眼泪就不自觉地流了下来。

    她虽然对我很凶,可是这些年来,除了三叔之外,也就只有她对我最好。

    如果她为我而死,我肯定是因为她,而一辈子活在愧疚里面。

    不管怎么样,既然我现在已经有了线索,就觉得不能放弃,我把碎布折好,放在了口袋里,便打算明天晚上过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在床上睡了一夜,等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

    村子里面,也不再有往日的热闹,整座空城,都好像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这种感觉,总让我觉得非常难受。

    而且我也没什么地方可去,便闷声不吭,在院子里的石桌前坐了下来。

    没过一会儿,胡胖子便端着两碟小菜上来,便冲我说:“小哥,先吃点东西。”

    我抬头看了他一眼,心想这都什么时候了,他居然还有心情做饭吃,看来是真的没把村子里的事情放在心上。

    趁着吃饭的工夫,我便不经意地问了他一句:“胖子,你是我三叔的手下吧?”

    胡胖子听我一问,也是猛地怔住了。

    他也是支吾了半天,这才小声开口说:“三爷以前救过我一次,所以我一直跟着三爷。”

    这么些年来,我甚至都没见三叔出过村子。

    这么一想,三叔还真是背着我做了好多事请,培养了胡胖子这个羽翼,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目的。

    我不动声色,就继续开口问:“所以你来村子,也是三叔让你来的?”

    “不是。”可是这次,胡胖子却摇头拒绝了。

    我抬头看向他,感觉有些疑惑。

    大概是看出了我的心思,胡胖子便对我解释道:“是我自己感觉不太对劲,所以才想要来看看,我也不知道三爷的下落。”

    我这都还没有问到三叔,可他倒是比我还着急,先赶紧把自己和三叔的关系给扯开。

    所以我听了,也不由微微蹙眉,心想他明摆着是在隐瞒什么,所以才会这么着急否认的。

    我自顾自地吃了几口,又抬起头来,看着他说:“现在村子里的事情已经结束了,村民也全都死了,你还留在卧龙村,是有什么其他的计划吗?”

    胡胖子微微一愣,然后才摇头说:“我能有什么计划,我是想等三叔出现之后,再离开这里……”

    听了胡胖子这话,我几乎就能肯定,他之所以留在卧龙村,肯定是另有企图。

    甚至我隐约有种感觉,昨天晚上我见到的那一幕,并不是结束,而仅仅是个开始。

    后山的那些空棺,是在很多年前,就为村民们准备的,那就说明,其实现在发生的事情,其实他们当初就知道了。

    我又试着旁敲侧击问了几句,不过胡胖子对我显然是非常警惕,根本就问不出什么来。

    认清现实之后,我也就干脆不再问了,只是坐在那里发呆,毕竟在今天晚上,我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胡胖子见我坐在家里,什么都不做,也是有些奇怪地样子,还问我:“小哥,你就在家里坐着,不出去走走吗?”

    我抬头看了他一眼,便说:“村民们全都死了,出去还有哪里可走的。”

    胡胖子悻悻地点了点头,也没有再继续跟我问什么。

    好不容易绕到了晚上,胡胖子很早就回房间休息了,我也是熬到时间差不多,才把那块碎布放在口袋里,悄悄地出了门。

    其实村子里面,除了我和胡胖子之外,也不剩下什么人了。

    我出了家门,完全就是大摇大摆,朝着后山跑了过去。

    但后山实在太大了,而碎布上给我留的地点,就是在后山,并没有指明是什么地方。

    我没有办法,也只能先到处乱走,想着说不定还能够碰到她。

    但是我在林子里胡乱地走着,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却忽然发现,前面竟然是村子里面的祖坟。

    那些坟包一个个鼓鼓囊囊的,我看了一眼,全都是新土,看起来是刚刚埋起来的。

    我不由瞪大眼睛,身体也往前走了一步,心想难道这些黄土下面,埋着的就是村民们的尸体。

    想到这里,我顿时就深吸了一口气,身体也微微颤抖起来。

    那些墓碑上的字,都好像是活了起来,我眼睁睁地看到,它们一个个,都变成了村民们的名字。

    这一幕诡异至极,甚至让人毛骨悚然。

    我不敢多留,转身就想要赶紧离开。

    可是不等我跑上多远,脚下的枯叶里面,忽然伸出一只手来,直接抓住了我的脚,直接就让我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上。

    我扭头看过去,只见从地上的枯叶堆里面,竟然钻出一个人来,把我都吓了一跳。

    我腿脚都不听使唤,整个身体都僵在了那里,但是我也认了出来,钻出来的人,竟然是隔壁村的王二麻。

    他平日里就是个小混混,爱做些小偷小摸的事情,在一个村子里犯了事,就跑到其他的村子里去继续犯事。

    所以附近的几个村子,大家都不欢迎他。

    但是在这里见到他,我多少还是有些惊讶,不由瞪大眼睛问了一句:“你怎么在这里?”

    王二麻脸色惨白,神情也显得非常慌张,好像是被吓坏了,只是连声重复说:“杀人了……我看到杀人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