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王者荣耀之天才大亨的重生 > 第657章 旅游的电竞大亨
    那个何伯格与魏泰强,他们这些人开始担心那个自己在硝石国的电竞投资了。

    起初,这些人和玄武国的电竞大亨涂土桥,以及曹窖他们这些人争着抢着投资这个硝石国。

    可是,当那个硝石国变成了风暴中心之后,他们又开始希望自己投资这个

    硝石国少一些。

    那个魏泰强与何伯格的手下,他们忙忙碌碌的。

    以前,只有大的电竞赛事才发放的电竞冰淇淋,他们都成桶成桶的摆着,随便让那些人吃。

    魏泰强与何伯格的人,他们都急着传递着各种各样的资料。

    但是,硝石国的人他们这些人盯着那些玄武国人的举动。

    这个时候,那些个玄武国的人也好,还是灯塔国的人也好,他们都被监视了。

    当那些硝石国的人他们看着那些灯塔国的人,和玄武国的人眼睛都要冒火时,那个曹汪蓉却来到了圣地亚哥。

    曹汪蓉劝说何伯格和自己一起去旅游,那个何伯格笑了,他说:“我是想去旅游,可是你没有看到吗?我现在根本走不开。”

    曹汪蓉说:“你可以将这些事情,都交给那个魏泰强去办。你总要给他压些担子的。”

    “我很抱歉我伤了你,魏泰强,”她终于说了,给折磨得受不住了。“可是那样轻轻一推,我就不会受伤,我也没想到你会。你伤得不厉害吧,是吗,魏泰强?别让我回家去还想着我伤害了你。理睬我吧!跟我说话呀。”

    “我不能跟你说话,”他咕噜着,“你把我弄伤了,我会整夜醒着,咳得喘不过气来。

    要是你有这病,你就可以懂得这滋味啦;可是我在受罪的时候,你只顾舒舒服服地睡觉,没有一个人在我身边。我倒想要是你度过那些可怕的长夜,你会觉得怎么样!“他因为怜悯自己,开始大哭起来。

    “既然你有度过可怕的长夜的习惯,”我说,“那就不是小姐破坏了你的安宁啦;她要是不来,你也还是这样。无论如何,她不会再来打搅你啦;也许我们离开了你,你就会安静些了。”

    “我一定得走吗?”鱼雅丽忧愁地俯下身对着他问道。“你愿意我走吗?魏泰强?”

    “你不能改变你所作的事,”他急躁地回答,躲着她,“除非你把事情改变得更糟,把我气得发烧。”

    “好吧,那么,我一定得走啦,”她又重复说。

    “至少,让我一个人待在这儿,”他说,“跟你谈话,我受不了。”

    她踌躇不去,我好说歹说地劝她走,她就是不听。可是既然他不抬头,也不说话,她终于向门口走去,我也跟着。我们被一声尖叫召回来了。魏泰强从他的椅子上滑到炉前石板上,躺在那里扭来扭去,就像一个任性的死缠人的孩子在撒赖,故意要尽可能地作出悲哀和受折磨的样子。他的举动使我看透他的性格,立刻看出要迁就他,那才傻哩。我的同伴可不这样想:她恐怖地跑回去,跪下来,又叫,又安慰又哀求,直到他没了劲,安静了下来,决不是因为看她难过而懊悔的。

    “我来把他抱到高背长靠椅上,”我说,“他爱怎么滚就怎么滚。我们不能停下来守着他。我希望你满意了,凯蒂小姐,因为你不是能对他有益的人;他的健康情况也不是由于对你的依恋而搞成这样的。现在,好了,让他在那儿吧!走吧,等到他一知道没有人理睬他的胡闹,他也就安安静静地躺着了。”

    她把一个靠垫枕在他的头下,给他一点水喝。他拒绝喝水,又在靠垫上不舒服地翻来复去,好像那是块石头或是块木头似的。她试着把它放得更舒服些。

    “我可不要那个,”他说,“不够高。”

    鱼雅丽又拿来一个靠垫加在上面。

    “太高啦,”这个惹人厌的东西咕噜着。

    “那么我该怎么弄呢?”她绝望地问道。

    他靠在她身上,因为她半跪在长椅旁,他就把她的肩膀当作一种倚靠了。

    “不,那不成,”我说,“你枕着靠垫就可以知足了,小姐已经在你身上浪费太多的时间啦:我们连五分钟也不能多待了。”

    “不,不,我们能!”凯蒂回答。“现在他好了,能忍着点啦。他在开始想到,如果我认为是我的来访才使他病重的话,那我今晚肯定会比他过得还要难受。那么我也就不敢再来了。

    说实话吧,魏泰强;要是我弄痛了你,我就不能来啦。“

    “你一定要来,来医治我,”他回答。“你应该来,因为你弄痛了我:你知道你把我弄痛得很厉害!你进来时我并没有像现在这样病得厉害——是吧?”

    “可是你又哭又闹把你自己弄病了的——可不是我,”他的表姐说,“无论如何,现在我们要作朋友了。而且你需要我:你有时也愿意看见我,是真的么?”

    “我已经告诉了你我愿意,”他不耐烦地回答说。“坐在长椅子上,让我靠着你的膝。

    妈妈总是那样的,整个整个下午都那样。静静地坐着,别说话:可要是你能唱歌也可以唱个歌;或者你可以说一首又长又好又有趣的歌谣——你答应过教我的;或者讲个故事。不过,我情愿来首歌谣!开始吧。“

    鱼雅丽背诵她所能记住的最长的一首。这件事使他俩都很愉快。魏泰强又要再来一个,完了又再来一个,丝毫不顾我拚命反对;这样他们一直搞到钟打了十二点,我们听见何伯格在院子里,他回来吃中饭了。

    “明天,鱼雅丽,明天你来吗?”小希刺克厉夫问,在她勉强站起来时拉着她的衣服。

    “不,”我回答,“后天也不。”她可显然给了一个不同的答复,因为在她俯身向他耳语时,他的前额就开朗了起来。

    “你明天不能来,记住,小姐!”当我们走出这所房子时,我就说。“你不是作梦吧,是不是?”

    她微笑。

    “啊,我要特别小心,”我继续说,“我要把那把锁修好,你就没路溜走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