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历史 > 郡主有毒 > 第十二章
    两人随便找了一家看起来还可以的酒楼便进去了,容晏早上只吃了点东西垫了垫肚子,本来就打算出了荣华寺就到小师叔那装个可怜蹭饭吃的,没想到小师叔自己“送上门”来了。

    容晏别的不喜欢,但是她喜欢肉。

    吃了午饭,容晏才不要和她盛世美颜小师叔说拜拜呢,于是就打算跟着祁君澈他去哪容晏就去哪儿,没想到一出酒楼就遇上了个麻烦。

    “你是嫌上一次那几盘子砸的不疼是么。”

    “呦晏卿郡主,您身边这位是谁啊,怎么着?还蒙个面?装大侠?”说着,就要去摘祁君澈的面具。

    没等祁君澈动手,容晏就抢先一步从袖子中摸出她让阿彧做的暗器来对着张止的咸猪手就扎下去,结果当然未遂。

    “暗卫!”

    “......”一点回应都没有。

    容晏记得,林鱼和她说,王府的暗卫跟着她来着......

    容晏看了一眼祁君澈。

    ...虽然看不出祁君澈现在的神情,但是容晏明显感觉到周围的气压低了点。

    “你那些暗卫,早就被我差人引开了,容晏,你羞辱我的,我今天一定要还回来!”

    “别做梦了您内!”荆六直接从后面给张止一脚踹趴下了。

    身后的家丁也都被制服了。

    “还有脸出来狂吠,上次没打爆你的狗头真是算我手软了!”荆六又踹了他一脚。

    这个时候,王府的暗卫才反应过来是调虎离山,匆匆赶回来。

    街上就这么站了十几个黑衣人......

    突然,趴在地上装死的张止抬起手,一只毒针朝着容晏射过去,距离太进,所有人都是始料未及,祁君澈眼疾手快将容晏拉倒一旁,那毒针直直的穿透了身后王府暗卫的身体。

    “我就说你们不行吧,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荆六虽然嘴上嫌弃着,还是替那人封了穴道,喂了药丸。

    容晏看起来心情不是那么好。

    “张止,你逼我的。”容晏不知道把什么东西扔进了他嘴里,张止本能的想吐出来,可惜那东西入口即化,身后的暗卫还眼疾手快的阻止了他。

    “不用乱猜了,毒药。你活不过今天。回去告诉你那个老爹,收拾收拾让张家替你陪葬吧。”容晏冷冷开口,祁君澈更是脸色不好到极点。

    随后,容晏一直没乐过。

    即使是和祁君澈回了祁府,容晏依旧不高兴。

    祁君澈写东西,容晏就在一旁看着,不说话也没表情。

    “......”祁君澈摸了摸容晏的头。

    “要抱抱。”

    “嗯?”

    “要抱抱。”容晏又重复了一遍,“要小师叔抱抱。”

    “......”祁君澈怎么可能受得了自己魂牵梦萦了这么多年的小丫头撒娇,一把搂了过来。

    虽然,这个拥抱一点都不合时宜。

    虽然,两个人名义上才认识两天不到而已。

    可容晏就是很想依赖着祁君澈。

    容晏是这么想的,现在也确实这么做了。

    “小师叔,你肯定骗我了,我们一定不是第一次见了。”

    “...你小的时候,我哄过你。”

    “你看我就说,不然我怎么会觉得小师叔这么熟悉。”

    当然,祁君澈扯谎了。

    他应该怎么和她的小丫头说,自从十一年前的偶然相遇,他就惦记了她十年?现在还计划着,一步一步走到她身边?

    ...这些话,现在说出来还不是时候,更何况,他如果强烈的表现出来,会把他家这个情绪敏感的小丫头吓跑的吧。

    嗯,来日方长。

    “主子。”荆六敲门。

    容晏从祁君澈怀抱里出来,心虚的摸了摸鼻子。

    她好像再过几个月就十七岁了吧,这么撒娇,她自己都觉得有点过了,偏偏她小师叔竟然还应了。

    容晏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祁君澈察觉到容晏的小心思,反而还有一丝丝的高兴,“何事?”

    “柳门主的信。”荆六走进来。

    祁君澈打开看了一眼就搁在了一旁。

    “唔,柳师姑的信?”

    祁君澈递给了容晏。

    容晏扫了两眼,上面只说那人走了,也没说那人是谁,看不懂,容晏也就不看了。

    “哎?林鱼姑娘,你怎么来了?”

    “我当然是来找我家少主的呀!”

    荆六和林鱼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小师叔我去看看,晚上好像有灯会,小师叔等我,我们一起去看好不好?”

    “好。”

    容晏出门,林鱼就告诉了她一个惊天大消息。

    汪子意动了胎气。

    “江晋只说子意动了胎气?其他的没说?”

    “嗯...”

    “心大公司总裁吧!”容晏摸了摸口袋,却发现什么丹药也没带。

    “鱼,你回王府,拿药参,我没写过安胎的方子,但是药参总是管用的吧。”

    “嗯。”

    容晏匆匆往平昌王府赶。

    “怎么回事?”容晏看着小脸发白的汪子意眉头紧紧的皱起来。

    “回,回郡主,世子妃刚刚去井边打水,差点掉进井里,被世子爷救下了,受了点惊吓...”

    “你们...你们这些人都是干什么吃的!”容晏知道现在不是发火的时候,给汪子意把了个脉闻了下人端来的安胎药,确定没问题才给汪子意喂了一些。

    “是我自己口渴想去弄口水喝的,你别怪她们...”

    “省点力气吧,如果真的想保住肚子里的孩子的话。”

    汪子意一惊,攥着容晏手臂的手指收紧了几分,“孩子,孩子还好吗?多大了?...”

    “孩子多大了,这得问你们俩吧。”容晏嗔怪道。

    汪子意红了脸,偷偷的瞄了一眼喜当爹的江晋。

    虽然站的板板正正,但是看那无处安放的双手就知道,江晋有多兴奋。

    “放心吧,孩子很健康,不过你们俩可得给我注意了,谁敢伤到我小侄子,我肯定跟他没完。”

    “...放心吧。”

    容晏要的就是江晋这句话。

    “哎呦姨母,你怎么从庄上回来了?”容晏说道。

    江晋见平昌王妃进来,立马扶了上去。

    “你这丫头,姨母又不是瓷娃娃,子意有身孕了,还不许我来看看?”平昌王妃笑着瞪了容晏一眼。

    “许许许,当然许。”容晏站了起来,给平昌王妃倒地方。

    平昌王妃握着汪子意的手,激动的都快眼含热泪了。

    这个时候,林鱼抱着药参进来了。

    “不打扰你们婆媳叙旧了,这是药参。”容晏把盒子放在桌子上,“安胎用,有情况随时找我。”

    “江晋,送送你晏表姐。”

    “不用。”

    容晏出了平昌王府,深吸一口气,笑了笑,往祁君澈的住处走。

    想来,江晋是爱汪子意的吧。

    本来和小师叔约好了去逛灯会,没想到小师叔竟然临时有事走了,容晏只能回了王府。

    一夜好梦。

    院子里又很热闹。

    只不过今天这个热闹有点不一样。

    荆六今天没在树上,而是和祁君澈一起出去了,容晏去找祁君澈的时候就不在,祁门的暗卫们暂时没有老大管着,又恢复了大爷的作风。

    喝喝茶,溜溜弯,逗逗鸟...不不不,不是这个大爷...

    王府的暗卫因为今天下午的“优秀表现”,成功被罚不许休息,边做俯卧撑边守夜,皇家帮着守上半夜,程门帮着守下半夜。

    而祁门的大爷们负责...

    看热闹。

    不不不,应该叫做监督,监督。

    为什么大爷们可以看热闹呢,因为其他人打不过他们啊!程门的人同样大爷,但是大爷和大爷是好朋友啊!

    本来大爷们觉得这种悠哉悠哉的日子还可以过很久,没想到第二天就被通知危险解除,再也不用去王府守夜了。

    于是祁门和程门的大爷们友好的握了个手表示再见,皇家的出任务去了,只留下王府的这群菜鸟被大爷们洗刷三观。

    大爷的世界他们不太懂...不过看起来好好好牛逼的样子!

    所以他们也要努力的变成大爷,冲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