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历史 > 郡主有毒 > 第七章
    “什么弄的干净点啊,汪大小姐?”

    汪唯惜身子一震,愣愣的转身。

    “主,主人?”

    “我不是说过,别对她下手么,嗯?”

    被汪唯惜叫做主人的男人亲昵的将她拉进怀里,左手环在她腰上,右手却掐着她的脖子慢慢收紧。

    “主,主人...我,我错了...”汪唯惜的脸色越来越差,却不敢反抗。

    “错哪儿了?嗯?”

    “属下错在...错在不应该动容晏...”

    插着她脖子的手终于松开,汪唯惜趴在那人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眼中有一丝丝的不甘,片刻,主动伸出手臂环上那人的脖子。

    “主人~”

    “还真以为你那点小动作,能逃得过我的视线,嗯?”说着,像是惩罚似的在汪唯惜的臀上捏了一把。

    “那,主人的意思是?...”

    “小妖精,伺候好我,我考虑考虑。”

    “包您满意。”

    反正,那人也在凉城,就当是送给他的见面礼了...

    ......一室旖旎。

    *

    平昌王府。

    因为身体不适已经从将军府回来早早就睡下的容晏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全然不知已经被算计的连头发都不剩。

    第二天。

    容晏和老管家打了招呼便带着林鱼出门去了。

    两人的目的地是城东的和闰斋,容晏一路都在走神想着那天救她的面具男,刚一进门,就和一个人撞在了一起。

    “你走路不看路的吗?”林鱼把容晏护在身后,没好气的说道。

    “明明是这位小姐不好好走路撞到了我家王...公子的!”

    原本是容晏走神撞到了那人,如今被倒打一耙那人却一点也不生气,“是我撞到这位姑娘了,我给姑娘赔个不是,不知姑娘家住哪,改日我登门道歉。”

    “不用了。”容晏看着他一笑,拉着还要说话的林鱼走上了二楼,本就是自己理亏,如今人家又道了歉,再揪着不放就有些过分了。

    “公子,那女人撞了你,你怎么不生气,反而还给她道歉?”

    “本公子若没猜错,那女人就是容晏。”男人笑了笑,“挺好看的,气质也不错,怪不得三哥会为她守身如玉那么多年...对了,三哥现在住哪?”

    “属下不知道啊,公子你不知道吗?”

    “我知道我还问你!”男人用手中的折扇敲了一下身后侍卫的头,“罢了罢了,这次好不容易能借着找三哥的名义溜出来,既然找不到三哥,就在这凉城里多玩儿几天也不错。”男人一双好看的桃花眼微眯,“看来我这小嫂子,还不知道我三哥来找她了呢。”

    楼上。

    容晏抱着茶杯一脸乖巧的喝着。

    和闰斋是程门的地盘,表面上是个酒楼,实际上却是程门在凉城的分部,阿彧是和闰斋的掌柜,也是容晏手下的另一位得力助手。

    今天斋里人比较多,容晏也是闲来无事过来瞅瞅而已,就没打扰阿彧,在二楼寻了处地方落座。

    “少主,你非拉着我到这来干嘛?”

    “吃早饭!”容晏翻着菜单。

    和闰斋是她一手办起来的,这两年容晏都没在凉城,还真想这儿的味道了。

    “那就直接让下人来点悲,干嘛要大早上跑过来吃顿饭。”

    “懒死你得了。”容晏翻了个白眼,“小二,怎么还没上菜?”

    “这位客官您稍等啊,我去厨房给您催催。”

    “……”在自家店里被当客人的感觉很微妙……

    “你们怎么回事啊,都半天了怎么还没上够!”一楼突然传来巨大的一声拍桌子声。

    “客官,是您点太多了,我们后面的客人还没来得及上呢......”

    “少废话!今天这三十八道菜上不齐,爷就砸了你这破店!”

    破店?

    容晏皱了皱眉。

    她这和闰斋可是整个凉城装修最华丽,味道最好的了,这叫破店?

    “客官稍等,客官稍等!”

    “小二,你过来。”容晏向快要跑断腿的小二招招手,“那人什么来头?”

    “哎呦这位客官,您刚来凉城吧,那是张侍郎的大儿子,是个有钱的主,不过嘴忒刁,每次来都点一大桌也不见吃多少!.......这位客官您一看就是柔柔弱弱的人,可别惹到他!”

    “好好好你去吧。”容晏憋笑憋的很辛苦。

    这波乖巧装的很成功。

    “一会儿跟阿彧说说,小二该换了,这眼神不太好啊。”

    “我觉得挺好的,涨月钱涨月钱。”容晏又喝了一口茶。

    “一楼那位,怎么办啊?”林鱼敲了敲桌子。

    “哐!”

    容晏还没等回答,楼下那位就又开始作起来了。

    “客官客官,您消消气,消消气!”

    容晏无语看着真快跑断腿的小二。

    “消气?你这菜不但上的慢,里面还有虫子,你叫我怎么消气?”说着,竟然要掀桌子。

    一下。

    两下。

    桌子纹丝不动。

    林鱼好像突然明白了容晏当初为什么把桌子设计成这个样子了。

    “和闰斋的桌子特别结实,这位客官您想怎么掀都可以。”容晏笑着从楼上走下来,缓缓开口。

    “老子,老子又不想掀了!关你什么事!”

    “客官,您还是上去吧!”

    “叫你家掌柜的下来。”容晏笑了笑,“在和润斋吃饭呢,有和闰斋的规矩,既然这位客官说你吃出了虫子,那就让店家赔偿便是,可是你大吵大闹打扰别的客官用餐,还想掀桌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没看见那边墙上写的什么么?”

    那人顺着容晏指的方向看过去,是请勿喧哗四个大字。

    “你这小娘们怎么话这么多?!今天要不给我个说法,休想让我离开!”

    “你这人讲理不讲理!”林鱼撸袖子就要冲上去抽他。

    “怎么?还想动手?!”

    周围很多人看着,这人这么嚣张竟然也没人出手管。

    “给你三秒钟,自己滚。”

    “三。”

    “老子就不走了!”

    “二。”

    “一。”

    容晏笑着数完,那人却还趾高气昂的站在原地。

    “阿彧下来没?”

    “没!”

    “那就不等了。”容晏抄起桌子上的盘子就砸在了那人脑袋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