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历史 > 郡主有毒 > 第六章
    本来说好的只睡半个时辰便去将军府,可容晏一个不小心就睡了一个半时辰……

    被林鱼叫醒换衣服梳妆还不情不愿,最后被拖上马车还昏昏欲睡。

    到了地方,容晏却不想下车。

    “醒醒啊少主,你看那好像有人在等你啊。”林鱼摇晃着容晏希望她能清醒一点。

    “人来人往这么多...那谁啊?怎么就是等我的了...待会儿再下...”

    “不是啊少主!那好像是汪大小姐啊?”

    “汪子意?”容晏清醒了些,看着一个人站在门口东张西望的汪子意顿时困意全无。

    容晏七岁的时候去过一年学堂,和城中的非富即贵的公子小姐们一起读书。

    虽然她是郡主,可毕竟没爹没娘,那些小朋友多多少少都排斥她,只有汪子意不一样,她愿意跟她一起玩,愿意给她吃好吃的桂花糕,容晏也总让容泽把汪子意请进宫陪她,一来二去,两人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

    汪子意是礼部尚书汪尚书的大女儿,她母亲在她出生的时候难产离去,可能算是对她娘亲的补偿,掌家的姨娘一直没有扶正,汪子意始终是嫡女,可汪子意在尚书府的地位一直也不高,还是后来和容晏成为了朋友以后才发生了一点变化。

    汪子意一年前就嫁给了晋世子江晋,江晋是容晏的表弟,容晏要叫江晋的娘亲平昌王妃一声小姨。

    将军府门口有很多人人,很热闹,几乎人都是两三个聚在一起说话,唯独她孤身一人。

    容晏皱了皱眉。

    她下了马车,汪子意便看到她了,笑着朝她走过来。

    两个人拥抱了一下,林鱼将请柬递给门口的小厮,三人一起走进了将军府。

    “子意,哦不对,如今要叫晋世子妃了。”容晏打趣道。

    “你就知道打趣我......许久未见,你可还好?”

    “好着呢好着呢,没病没灾的,倒是你,江晋待你如何?据我所知,平昌王府可不是那么好待。”

    “还好啊。”汪子意一笑,“他心里的人不是我,我不强求。我能在平昌王府安身立命,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

    汪子意虽然把情绪隐藏的很好,可是她身上那种淡淡的忧郁还是被容晏敏锐的察觉到了。

    “他要是敢对你不好,我就打的他连我小姨都认不出他。”容晏神情十分认真,不像是玩笑话。

    “晏卿郡主这话要是被别人听了去,不知道要怎么说你。”

    “我又不在乎。”

    到了地方,两人寻了个地方落座,容晏这才发现江晋也在。

    也对,江晋若不在,汪子意怎么会来。

    “你不该在这陪我,应该回到江晋那去。”容晏在汪子意耳边轻声说道。

    “无妨,他应该不希望我在他身边吧......裴初一会儿就来了......”

    容晏看着汪子强撑着意云淡风轻的样子心里莫名的不舒服。

    原来汪子意知道啊江晋喜欢的事许裴初啊......

    “你还真傻。”

    “来了来了,老将军来了。”

    众人一齐起身迎接许老将军。

    许家和容家关系十分要好,许老将军和先帝是拜了把子的兄弟,战死沙场的许将军与容晏父亲永安王是生死之交,许小将军也常年和容喻一起带兵打仗。

    可以这么说,容家的江山,若没有许家三代人的扶持,不可能坐的这么稳。

    “晏卿郡主也来了。”许老将军摸着花白的胡子,笑道。

    “两家世代交好,许爷爷的生辰,容晏怎会不到场。”

    “坐坐坐。”

    很显然,容晏这一声许爷爷叫的老将军很开心。

    老将军刚刚落座,就有好几个人抢着给老将军献宝。

    “咳咳...”容晏背过身去了捂着嘴咳了几声。

    “没事吧?”林鱼小声关心道。

    “没事。”容晏抿了抿唇,从位子上站起来,“容晏有礼物送给许爷爷。”

    “哦?”

    容晏接过林鱼手中的盒子,打开递给将军府的下人。

    “这是?……”

    “夷州岛的...咳咳咳咳咳...”容晏又猛烈的咳起来。

    “晏卿郡主!”

    “我没事。”容晏捂着胸口,平复了一下,“这是夷州岛的药参,小礼物,许爷爷别见怪,当萝卜用就行。”

    “夷州岛的药参那可是天价难求啊!晏卿郡主出手真是大方!”

    而且还说,当萝卜用就行?!

    “不是很常见吗...”

    识货的人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容晏。

    没错啊,她云师叔说,她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啊...

    “能冒昧问郡主一句,郡主与夷州岛岛主是什么关系?”申老太医从座位上起身。

    “我师叔。”

    “家师?...”

    “鬼医程淮。”

    “原来是小少主。”申老太医竟然躬身给容晏行了个礼。

    容晏回敬,“申老太医于容晏而言是长辈,这礼容晏可担不起。”

    申老太医应该是师父手底下的人吧,或者应该说,整个申家都在为程门卖命。

    程门作为靳山一派最大的门派,势力遍布各地,容晏走到哪都有人叫她少主。

    容晏有的时候就在想,自己能有程淮这么好的师父简直就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就是天天被按在地上摩擦也无所谓。

    不要说她没骨气,骨气重要师父重要→_→。

    *

    “你是说,容晏是鬼医的徒弟,程门的小少主?”汪唯惜看向远处的眸子中满是戏谑,“怪不得。”

    主人那样的人,如果容晏单单只有郡主一层身份,主子又怎么会注意到她,还命令她暗中保护她?

    “那...我们下一步怎么做?”

    “原计划,弄的干净点,别让别人查出来。”汪唯惜冷笑着,手上用劲,竟然生生捏碎了那瓷杯。

    容晏,我看你有没有命活到见主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