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历史 > 郡主有毒 > 第五章
    辛好她没好这个面子喝了!

    春_药可就只有那么一种解法的!

    “怎么了?”柳眠轻笑。

    “有人把这个倒进我的茶水里了。”

    “茶?”

    “嗯……”

    “那还真是居心叵测……我看啊,这凉城里纵然是王府也不比山上安全,晏儿你可要万事小心,改天我带你去见你小师叔。”

    “好。”

    *

    几天后的早上。

    容晏一大早就被宫女揪起来洗漱打扮。

    没错,她现在在宫里。

    她昨天来找皇叔蹭饭,就被皇叔扣在宫里不让走了。

    她现在好困啊。

    容晏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郡主,奴婢给您梳妆吧。”

    “唔,好。”

    容晏今儿穿着象征身份的朝服,上面的图案全部使用的都是金色的绣线,看起来正式极了,头发也没像往常一样随意的挽起来,而是梳的整整齐齐。

    “不能少带几个吗...”容晏看着那钗子上长长的流苏就觉得头皮一阵发麻。

    “可是郡主,带这才符合您的身份啊...”

    “好好好,你弄吧你弄吧。”容晏干脆闭目养神。

    今天要先和皇叔还有一众大臣去城外的荣华寺祈福,回来还要去给许老将军祝寿,容晏全程都要顶着好沉的发饰,而且不能露出半点不悦的表情,全程都要微笑。

    想想她都郁郁闷。

    许老将军是凉国的开国将军,辅佐了容晏的皇爷爷和皇叔两代贤君,威望极高,而且已经亡故的许将军和容晏的父亲永安王是生死之交,容晏今日若不去,失了礼份不说,还伤了两家和气。

    梳妆好以后,容晏将几包药粉顺手塞进了袖子。

    “郡主...这......”

    “没什么,防身用的。”

    宫女弄完,容晏就解放了,站起来的时候因为不适应头上那么多的东西还晃了几下。

    容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站在殿外了,也没差人禀报也没进去。

    “郡主!使不得...”

    容晏刚想揉揉眼睛就被制止了。

    哦对,她今天脸上有妆的。

    容晏一脸沮丧。

    “不累的,一会儿就完事儿了,丫头你这表情好像是要去刑场一样。”

    “可是好麻烦啊皇叔。”

    “忍忍,忍忍,”容泽走到容晏身边,那些宫女太监看容泽有话对容喻说,立马乖巧的向后退。

    “其实你皇叔我也嫌烦,没办法,这是你皇爷爷留下来的规矩。”

    容晏噗的一声笑出来。

    每年立夏容泽都要去皇家寺庙荣华寺烧香礼佛,祈求风调雨顺,不会发生天灾。

    容晏两年没在京中,也算躲过了两年。

    浩浩荡荡的队伍往殿外走。

    “丫头今天还得陪着朕一同给佛像上香。”

    “啊......好吧。”

    容喻去璟南秘密查案,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不然按理来说,容晏一介女流之辈是不能和容泽一同敬香的,往年,也都是容泽和容喻一同敬香,今年这个担子不偏不倚就落到了容晏身上。

    谁让凉国上下就她剩这么一位和皇帝有血亲的郡主了呢。

    出城祈福的队伍占据了凉城的整个道路,两旁都是围观的百姓,和容泽一起坐马车的容晏时不时透过窗子向外望一眼。

    往年容泽都是骑马的,唯独今年不同,因为容晏来了,外面日头正盛,他们这些大老爷们没什么,容泽怕把容晏晒伤,而且容晏头上带的东西还很沉,她自己坐马车吧,害怕招来非议,不坐容泽还心疼。

    所以容泽大手一挥,朕身子不舒服,朕要坐马车!

    于是容晏顺理成章的坐了马车。

    容泽对这个只小她十四岁的侄女,当真是宠的不得了,让她受一点苦估计他都舍不得。

    下马车的时候,容晏总觉得有几位德高望重的老臣看她的目光不太和善。

    荣华寺要走好几百阶台阶,不过正巧这个时候太阳被云彩遮了去,还不算晒。

    容晏跟在容泽身后走在队伍前面,总觉得身后有好几道炙热的目光,怕是要把她的衣服烧出窟窿来。

    “皇叔,我今天是不是太任性了点?”容晏小声说道。

    “任性什么?坐马车是朕提出来的又不是你。”

    “可那些人看我的目光好像不太和善啊...”

    容泽听容晏这么说,停了脚步回头看了一眼,果然有好几个大臣都没来得及收回他们的目光,还停留在容晏身上。

    可被容泽这么一看,都吓得低头看台阶,不敢盯着容晏的背影了。

    皇上多宠晏卿郡主他们又不是不知道,偷偷摸摸的议论一下得了,要是让皇上知道了,脱了这身官服算是轻的,人头不保都有可能。

    几百阶台阶爬上来,容晏早就出了一身汗,身边的宫女小心翼翼的给她摇着扇子擦着汗,生怕把容晏的完美形象破坏了。

    和容泽一起敬完香出来,容晏许是被那香的味道呛到了,咳嗽了几声。

    许小将军投来关心的目光。

    “没事儿。”容晏笑笑,“那香味儿太冲了。”

    从寺庙回来,容晏直接回了王府,林鱼知道下午要陪着容晏去将军府,特地从内务府拿了一身丫鬟的衣服换上,还把头发扎成了两个小鬏鬏。

    容晏没忍住,伸手弹了一下。

    “少主!”林鱼生气的看着她,“你怎么能这样呢!”

    “我哪样了?”容晏笑的直不起来腰。

    “那我去换掉了。”

    “别别别。”

    林鱼平时基本上穿的都是男装,很少时候穿裙子,跟在容晏身边这么多年容晏从来就没要求过她穿什么衣服,有时候一时兴起容晏还随着她穿一样的颜色,看起来就像情侣装一样。

    林鱼是容晏七岁那年捡回来的。

    如果没有容晏,林鱼早就不知道以什么奇葩的死法一命呜呼了。

    容晏轻轻的叹了口气。

    时间过得真快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