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历史 > 郡主有毒 > 第四章
    “我这么可爱,你不舍得的对不对...”

    可惜人家一点舍不得的意思都没有,单手就把容晏拎出去了。

    现在的大侠都见死不救的吗?!

    “快点把冥玉交出来!”

    “你们怎么就一口断定冥玉在我身上啊!”

    “我们几个亲眼看见你从天字一号房出来的,还狡辩!”

    操操操这个锅她不背啊!

    “我师父是程淮!......”容晏弱弱的喊道,“你们就不怕我师父剁了你们吗...”

    “你给不给!”

    “这光天化日之下的,你们这些人就这么欺负一个手无寸铁的人么?”

    暗处走出的人让容晏瞪大了眼睛。

    “我去......白景明!”

    “容晏!!!”白景明激动的手里的暗器都掉地上了。

    手里的。

    暗器。

    容晏:“……”

    黑衣人:“……”

    面具男虽然也什么都没说,但是伸出手把容晏又拎回去了......

    “你是过来搞笑的吗??”

    面具男身边佩剑的人噗的一声笑出来。

    “你才过来搞笑的。”白景明白了他一眼。

    “靠边,就这技术还想英雄救美。”那人向三个黑衣人走去,剑都没出鞘就一挑三“别闪着腰。”

    “你还是先操心你自己吧!”白景明也参与了进去,几个人顿时扭打在一起。

    白景明是容喻的军师,凉城白家的大公子,跟容晏在很久以前就认识。

    功夫不错的,就是人二了点儿……

    容晏不想再看这混乱的场面,一偏头发现面具男正看着她。

    “你,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面具男没说话,收回了目光望向别处。

    容晏觉得这个人给她的感觉莫名的熟悉,而且他,他的胸肌,也,也很好摸……

    她可不是故意摸到的!可是手感真的好……

    “容晏!小心!”白景明喊了一声,说时迟那时快,黑衣人的暗器泛着银光直面容晏而来,面具男一把把容晏拽到怀里,用内力弹开了射过来的飞刀。

    容晏又结结实实的撞上了他的胸膛。

    容晏愣了一下。

    有那么一秒钟,她是慌乱的,而慌乱的下一秒,她就被保护的好好的。

    她这是,做梦呢?

    容晏眼皮一沉。

    再睁开眼睛,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

    “醒了?”林鱼守在容晏床边。

    “我昨天怎么回来的?”

    “门口的侍卫说是一个戴面具的男人带着他一个手下把你送回来的,那男人把你交到世子手里就走了,一句话都没留。”

    “世子也什么都没说就放他走了,当时你还晕着,世子抱着你就去隔壁申老太医府上了。”

    “老太医怎么说?”容晏动了动胳膊,并没有感觉到哪里不适。

    “惊吓过度加上体力不支......你是不是跑步了?”

    “嗯,碰到三个要杀我的黑衣人,他们以为冥玉在我这。”

    “……下次绝对不让你一个人走了。”

    容晏看林鱼那内疚的小样子可爱极了,都忍不住想捏捏她的脸。

    “我没事的,查的怎么样了?”

    “我跟阿彧他们几个查了一晚上,一无所获。”

    那人到底什么来头?程门的情报网都查不出来?

    容晏皱了皱眉,刚掀开被子想下床,小肚子和腿上的肌肉就一抽一抽的疼,疼得她龇牙咧嘴的。

    “少主啊,不是我说你平时太缺乏锻炼了。”

    “不行,不行,我需要萝卜片续命......”

    “不能补。”

    “为啥...”

    林鱼给了容晏一个高深莫测的眼神。

    容晏只好乖乖倚着枕头坐好,突然,一种熟悉的下身有东西在流淌的感觉让容晏猛地瞪大了眼。

    “知道了?”

    “……”嗯。

    “姜汤。”

    容晏喝了一小口,顿时觉得浑身暖融融的。

    “少主,我现在像不像长的特别帅又特别会照顾人的绝世好夫君?”

    林鱼差点就没把“夸我啊”三个字写在脸上。

    “……刚才像。”

    就知道这丫头不可能突然这么上道,还是有目的的→_→......

    “林鱼姑娘,你出来一下。”老管家在门外小声喊道。

    “好。”

    不到半分钟,林鱼又进来了。

    “好像是柳门主,少主我去看看啊。”

    容晏点点头,继续喝姜汤。

    果真是柳眠。

    “师姑~”容晏甜甜的喊道。

    “来让师姑把个脉。”

    柳眠在床边坐下,将手轻轻的放在容晏的脉搏上。

    “别着凉,近期别乱跑乱跳了啊。”

    “师侄知道啦~”容晏甜甜的一笑,“师姑,昨日在清歌坊的拍卖场,拍下玄铁的人是你对不对?”

    “晏儿也在了?”柳眠微微惊讶,“疆難是我舅舅,他的佩剑我怎么可能让别人哪走……你不好好在王府待着,跑清歌坊去干嘛?”

    “师父让我把冥玉拍下,结果半路被人截胡了。”

    “呀。我没想到大师兄会派你会去。”

    “啊?”

    “半路截胡的人是你小师叔,现今的祁门门主祁君澈,我让他去的。”

    “小师叔什么时候拜的师?师侄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两年前的事情了,他一直没公开身份。”

    程门的情报网都查不到的话,她这位小师叔一定很厉害。

    容晏这下也算放心了,最起码冥玉在自家人哪,没落到坏人手里。

    “小师叔现在还在城里吗?”

    “嗯,我们有事情要在这边办。”

    “什么事呀?”

    柳眠没说话,淡淡的瞥了她一眼。

    “好好好,保密保密。”

    靳山上就这规矩,干什么都保密。

    据说是师祖早早就定下来的。

    她被师父派来拍冥玉的事情也是保密的,柳眠根本就不知道,所以才闹了这么一出。

    害的她差点没命见到今天的太阳……

    “对了师姑,你帮我看个方子。”

    容晏让林鱼从她的书桌上拿来一张纸,柳眠看了一会儿,笑着道:

    “这几种药材混在一起,表面上看着没什么,但是如果混到茶水中,尤其是花茶,效果跟烈性春_药差不多。”

    春,春_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