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灵异 > 醉生梦死酒吧 > 第三十章 江湖有梦3
    而就在不归看到剑光的那一刻,隐宗内,有一个人也同时感应到了。

    琉璃孕养种莲花,

    花开七瓣护琉璃。

    本是相付生两命,

    奈何欲念径碎容。

    素手轻抬间,琉璃瓶内的莲花,便已经飞了出来,随着手挥动的方向,慢慢的落入地面,应是受不得天剑山的温度,莲花转瞬间便开始凋零。

    “既然觉得琉璃挡了你绽放,那么以后便自己应对这诸多风雪吧!”说罢,便不在理会,竟是多看一眼也不愿。

    三十年前,便种下了这朵冰莲,细心浇灌,尽心呵护,纵有万千烦扰,不曾忽略一分,如今弃之却不见一点心伤。

    能有此心境者,要么功参造化,证得菩提心境,不为轮回所扰,要么心伤魂断,早已伤无可伤。

    此人,正是隐宗这一代宗主,一袭白衣,面容俊雅,风姿绰约,只是站在那里,便有一种我不动则天地不移的气势。

    回到池旁,仔细的清洗着手面,似乎那洁白无瑕的冰莲,是什么污秽不堪的东西,耳朵微动,一丝嘲讽出现在了他的脸上。

    “诸位,既然已经到了,何不现身,我们也算是老朋友了,多年未见,众位不想我吗?”如此亲切的问候,却让天剑山的温度又下降了几分。

    “哎呀,这天剑山什么鬼地方啊,怎么越来越冷了,这难道是宗主对我的考验?那我的坚持住。”千米之外的不归,都感觉到了变化。

    “隐宗宗主,好大的气势,这是准备宴请我们吗?”清冷的声音响起,竟是位女士。

    随着声音出现,地面上的积雪开始纷扬,形成七个漩涡,七个黑衣人分别站在其中,随着七人出现,漩涡旋转的更是剧烈,最后脱离原处,像是七支龙卷风一般,向着远处飞掠而去。

    “呵呵,宴请不敢当,我只有酒。”说罢,抬手一吸,那冰莲池旁里,便飞出了一把长剑。

    剑身三尺七寸,晶莹透明,似琉璃似玄冰,寒气隐隐,正是隐宗天云境最强武器,天云玄剑。

    伸手抓住天云玄剑,注目望去,目光像是在看一个挚友,一个并肩作战兄弟,一个倾心相伴的恋人。

    “酒,绝等饮品,年代越是久远,越是香醇,如今它已经深藏冰莲池三十余载,用它来请诸位,可觉得我怠慢了?”说着剑未出鞘,却指向了七人。

    “这等绝品的酒,自然算是款待了,只不过,这世间能配得上此酒的食物,唯有此间八份,不知最后,是谁人品酒,谁人做食呢?”说完同样寄出了自己的武器。

    隐宗宗主,以天云玄剑做酒,问七人是否敢试其锋芒,而对方也不示弱,以他做食,言胜者踏其尸骨,配其宝剑,称霸天云。

    “哈哈哈哈!”隐宗宗主,大笑之中,神采飞扬,不似之前云淡风轻,周身气息震荡,发带无风自动。

    “那就开始烹饪吧,我还没吃饭,有些饿了!”言罢,纵身而起,天云玄剑自动出鞘,“亘古苍茫万刃山。”隐宗剑法第一式已经发动。

    内气灌输于天云玄剑内,短时间内震荡数千次,形成一座由剑气组成的剑山,范围性攻击,身处剑山之内,会被数千道剑气围攻,据说隐宗第一代宗主,可以一次发出进万道剑气。

    曾经六宗不服隐宗一人,便占据天剑山,联合前来,被第一代宗主,用这招,灭了所有前来的六宗子弟,后便在没有人敢质疑隐宗的地位了。

    虽然这一剑,很强势,但是毕竟对方也都是高手,并没有伤到什么人,隐宗宗主也没想靠这一招,就解决掉对方。

    双方都是老朋友了,彼此都很了解对方的招式,之所以用这一招,只是想试探一下,多年未见,他们提升了多少。

    “杀!”黑衣人爆喝一声,其余几人也都飞掠而起,一时之间,八人战作一团。

    剑,武器中有君子之称,八人中七人用剑,唯有那黑衣女子用的是一把匕首。

    隐宗宗主,虽然功力深厚,但应对这七个人,也是有些棘手,其他人还好一点,用的是剑,剑招虽然凌厉但也能抵挡,唯有那黑衣女子,总是游走于七人之中,步法玄奇,匕首也是神出鬼没,多番下来,能伤到隐宗宗主的,只有他一人。

    “不行,这样下去,必然会被对方耗死。”隐宗宗主,这会已经发现了问题,其他人的攻击更像是为了牵制住自己,给黑衣女子营造攻击的机会。

    自己功力在他们之上,天云玄剑也比他们锋利,剑法更是远超他们,但却做不到一击击溃哪一个,他们对自己太了解,很多剑招根本起不到作用,唯一能够起反作用的就只有那招了。

    “真的要用吗?”隐宗宗主问着自己,那招威力吉大,一旦用出,必定是两败俱伤的下场,这些人每一个都是三道宗的中流砥柱,如果全部死在这里,恐怕自己将要再打破一次平衡了。

    他在思考,其他人了没闲着,尤其是那个黑衣女子,短短失神的瞬间,身上又填了几处新伤。

    “停!”隐宗宗主大喝一声,硬接对方一剑,冲出了战圈。

    他本想着,能够缓和一下,他不怕死,却怕再一次打破平衡,由记得师父在收自己入门的时候说过,天云境内,三宗对三宗,算是平衡,隐宗不可轻易插手六宗的事情。

    那时自己满口答应,但三十年前,因为云宗宗主,却违背了师命,虽然隐宗宗主自己救了下来,但魔宗却因此损伤惨重。

    累累白骨,声声哀嚎,处处鲜红,每当梦回,都让自己无法安眠。

    但战斗已起,却不是他想停便停的,七人跟不不去理会他的爆喝,依旧持剑杀来。

    一道道剑气破剑而出,封锁了他所有的躲避空间,刚刚的停手,让他陷入了绝对的被动当中。

    黑衣女子也没闲着,这会正环视在他身边,只等他应对之时,露出破绽,就会给予致命一击。

    “为什么,为什么连一个停止都不愿意,为什么!”隐宗宗主,抵挡着,喝问着。

    “为什么?呵呵,你还是那么的幼稚,心中明明有答案,却不愿意相信,还能为什么,云宗宗主不思进取,只能用你的死亡,来唤醒她的杀戮之心了。”黑衣女子说完,趁着他失神的间隙,一刀插进了他的背后,好在他稍稍移动了一下,位置,并不致命。

    这会,隐宗宗主终于明白了,他们这些人,想要趁着魔宗势弱,直接灭了魔宗,但云宗宗主答应自己,不会赶尽杀绝,但如果自己死了呢?

    她会怎么办,整个天云境都清楚,自己除了与魔宗有嫌隙,与其他人无仇,反而有恩,所有人,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是魔宗的人杀了自己。

    这样,那些受过自己恩惠,自己的那些好友,最主要的是她,她一定会为自己报仇,到那时,自己不仅不义而且她也要处于危险之中。

    不要,这种结果他不能接受,这些卑劣的人,也没资格承接所谓的胜利者的果实,想到她将被欺骗,将被人利用,熊熊的怒火,开始在他的胸口中燃烧,一种早已经记不起来,名字叫做愤怒的情绪,慢慢的占据着他的心。

    “不要想着怎么逃离,我们七个人看似各自为战,实际上却是一个阵法,这个阵法我们是根据你留下所有的数据设计的,到现在已经三十年了,天衣无缝,别人也许可以,但你,嘿嘿,绝无冲破的可能。”

    听到这话,他笑了,笑得很是狂傲,越是笑,就越是愤怒。

    三十年,也就是说,从自己救在这些人开始,他们就想着要对付自己了,这该是怎样的忘恩负义。

    他现在很后悔,悔不该当初参与进去,悔不该救了这些人,天道潇潇,不该不听师父的话啊。

    “啊~~~!”他凌空而起,双目瞪的浑圆,因为愤怒,气劲划破了束带,染血的长发在空中飞扬,天云玄剑将身边的兵器挡开。

    气势外放,周身的空气都发出搜搜的剑气破空声,一时之间,众人没有一个敢上前,试其锋芒。

    “哼!大家不要怕,杀了他,大计可成!”言罢,黑衣女子已经率先冲了出去,她也不想,但是如今已然得罪的对方,如果此时众人真的被吓退,那么日后,自己就会成为下一个他。

    甚至,还不如他,这些人会为了缓和和他的关系,而直接杀了自己,连死在宗门的机会都不会给自己。

    有人带头,众人也同样杀了上去。

    杀向自己的七人,他根本没有再看他们,对他来说,现在这冰莲池的景色,要比他们更值得一观。

    “天道轮回,既然我是今天的因,那么也要由我来结束今天的果,只是可惜,隐宗从此便要消失了!”他怅然的说着。

    众人可不管他说什么,不理会,不理会更好,最好我们杀你时,你不还手才是最好的,内力输出的更是剧烈了,大家都知道,这一击之后,就是终结的时候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