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祖师爷宠妻法则 > 第1633章 我不是凤天歌
    白无情道:“那当然啦,您是大名鼎鼎的凤天歌啊!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我不是凤天歌,我是六玄令。”

    白无情以为他喝多了,便摇摇晃晃的起身,对众人高声道:“凤前辈说,他是六玄令!是无双精兵的六玄令啊!”

    四周忽然阒静无声,而后魔修们开怀大笑。像是听到什么特别好笑的笑话一样。

    “凤大人这是又喝高了啊。”

    “前辈还是那么爱开玩笑啊。”

    “你叫我什么?”凤天歌骤然起身,把白无情从地上一把薅了起来,悬在半空,杀意凛冽,怒吼道:“我不是凤天歌!我是六玄令!!”

    白无情吓傻了。魔修们的笑声戛然而止,一个个敛息屏声,大气儿都不敢出。空气中压抑得让人无法呼吸。

    凤天歌松开了手,对着众人一遍又一遍重复同一句话。

    “我不是凤天歌!!我是六玄令!!我!不是!凤天歌!我是,六玄令——!!”

    那阵阵喊声,痛彻心扉。

    泪水,顺着他的脸庞滑落了下来。

    然后,他一步三晃的,跌坐在玉阶上,醉眼朦胧的对白无情笑道:“你说,我是谁。”

    白无情哆哆嗦嗦的道:“您是……六玄令……”

    他的神色陡然凄凉下来,他揉了揉白无情的头,“傻小子,我怎可能是六玄令,我逗你玩的。我是……凤天歌……”

    满堂寂静,只有夏侯逸偷偷离开,跑到一个没人的角落里,蹲下身,哭得肝肠寸断。

    凤天歌原本可以不问世事,安心在故乡度过余生,可他听闻燕辞被逐出大理寺,终归是放不下这个儿子。他也早知自己濒临业魔,便打算把所有武功绝学,经验技巧,全部传授给燕辞。

    这就是他的归宿。

    夏侯逸告诉燕辞,“你父亲的魔气已然崩散,无上魔尊来过闲鹤楼,他和沈七欢合力将他的琵琶骨封印了。虽然暂时不会业魔化,可他再也无法使用元气了。他说,你还年轻,以后的路还很长,你的梦想也还未实现,不能没有这对招子。他便把他的眼睛给了你。”

    燕辞恍惚道:“那他呢?他去哪儿了?”

    “他说他要去探望一位故友,便和慕掌门回了长生宫。燕辞,你就听他的话,好好在——”

    燕辞突然抓住他的手,已然泪流满面,“前辈,求您带我去见他。求求您……”

    暮春三月,草长莺飞,杳霭流玉,春雨朦胧。乌云如淡墨般挥洒在天边,凉风卷着雨丝,将台阶上堆积满地的细碎落花打湿。

    燕辞赶到时长生殿时,他一眼便望见了回廊间被花树半遮的身影。

    他静静的坐在那儿,肩头上披着宝石蓝色的锦袍,铺展在木地板上,还是向以前一样,叼着烟杆,喷云吐雾。只是那双眼睛用纱布遮了起来,纱布上隐隐透出血迹。他的手旁放着两壶如意长生酒,一壶是他的,一壶是唐清绝的。

    燕辞踉踉跄跄走过去,脚步依旧很轻,凤天歌如今修为尽失,没有察觉到他。走近时,才看到他曾经乌黑的发丝上斑驳的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