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庶门风华 > 第三百九十章、大长公主
    约摸一刻钟多后,颜彦的马车停了下来,大湖上前去递了拜帖,透过薄薄的车帘,颜彦看到了大门上三个黑漆鎏金的篆体,“晋阳府”。

    虽同是面阔五间的大门,但公主府的台阶比郡主府多了一层,且大门的宽度和高度也要大些,还有门上的门钉、门当等也比郡主府多一些,因而也明显气派些,此外,守门的小厮就有七八个,排场大多了。

    颜彦正暗自比较时,大门打开了,颜彦的马车驶进了大门,也是一条长长的甬道,甬道两边是高大的树木,约摸三五分钟后,马车停了下来。

    颜彦坐着没动,青釉青苗先下了马车,待随行的大湖大海退避之后,四个刚留头的小厮抬着一顶简易的青绸轿子来了,很快,这四人也退下去了,上来几位婆子,领头的是一位管事妈妈,说是晋阳长公主身边的,姓杨,待颜彦下了马车上了轿子之后,亲自替颜彦放下轿帘,随后拍了拍手。

    很快轿子被人抬起来了,颜彦听见这位杨妈妈叮嘱几个抬轿的小心,随后,这位杨妈妈扶轿随行,也就七八分钟吧,轿子又停了下来。

    几个抬轿的小厮退下后,杨妈妈掀起了轿帘,颜彦正搭着她手下轿时,一堆丫鬟婆子拥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妙龄女子过来了,女子上前对着颜彦屈膝行了个礼,“陈宸奉祖母命前来迎接百惠郡主。”

    “原来是陈宸妹妹,多年没见,陈妹妹可好?”颜彦认出了对方,上前扶起了对方。

    小时候原主和她在慈宁宫见过几次面,两人年龄相仿,没少在一起玩,约摸八九岁时,陈宸和她父亲一起去了北地任上,什么时候回京的颜彦倒没有听说。

    颜彦看对方穿的是件桃红色的齐胸襦裙,手臂上挽了一条长长的同色披帛,头发也是梳的丱发,应该还未成亲。

    正暗自疑惑时,陈宸笑了笑,反手扶住了颜彦,“多年没见,百惠郡主的变化不小,若是在别处遇上,怕是不敢相认的。”

    颜彦摸了摸自己的脸,“是胖了很多,想必也老了很多,还是陈妹妹好,依旧这么年轻漂亮。”

    这话还真不是客套,要依颜彦自己的本意是不想这么早成亲的,可抗争了几个月,最后仍是被逼的上了花轿,好在陆呦没让她失望。

    不知是不是颜彦孩子气的动作令陈宸放松了很多,揶揄道:“彦儿姐姐放心,你白嫩着呢,气色比我还好,说真的,我就没见过孕妇像你这么漂亮的。”

    “可能我怀的是女儿吧?都说生女儿母亲才会漂亮。”颜彦再次摸了摸自己的脸,她脸上确实没有任何蝴蝶斑。

    “女儿也不错啊,姐姐这么聪明能干,您的女儿还能差了,将来的福分说不定比姐姐还要大呢。”陈宸恭维了一句。

    颜彦一听,对方显然是打听过她的事情,所以才会这么说话,因而问她什么时候回来的,这次回来是长住还是暂居等。

    说话间,两人到了一座大门前,门上也是黑漆鎏金的三个大字,“晋阳殿”,一看就是府里的上房大殿,也是老太太会见重要客人的地方。

    果然,进了大门,两边是抄手游廊,中间是一条一米来宽十米来长的汉白玉甬道,甬道的尽头是一座重檐庑殿顶式的大殿,雕梁画栋的,门口站了四个刚留头的丫鬟,见到颜彦和陈宸进门,很快就有人进去通传了。

    颜彦和陈宸走到甬道中间时,一位三十七八岁的妇人领着几个婆子出来了,颜彦正猜测对方的身份时,陈宸介绍说是她的母亲。

    颜彦印象中陈宸的父亲没有爵位,好像是通过科考出仕的,地位应该在她之下,正琢磨自己该不该先向对方行礼时,对方屈膝先向颜彦行了个礼,“见过百惠郡主。”

    “陈夫人客套了,您是长辈,理应晚辈向您见礼的。”颜彦屈膝回了对方一礼,对方侧着身子躲开了。

    随即,陈夫人稍稍打量了眼颜彦,也夸了句颜彦气色不错,问她月份多大、预计几月生产等,上台阶时还细心地扶了颜彦一把。

    进了大殿,颜彦见前面的主位上端坐着一个年龄和太后相仿的老太太,头发也半白,不过脸上的褶子不多,气色也还好,只是脸上的表情未免严肃了些,不用问,这就是晋阳大长公主了。

    “百惠见过晋阳大长公主,给晋阳大长公主请安。”颜彦规规矩矩地要跪下去行磕头礼,只是她月份太大,动作未免慢了些。

    “罢了,连太后和皇上都免了你行礼,宸儿,快替祖母把百惠郡主扶起来。”老太太发话了。

    没等陈宸上前,一旁的青釉忙过来扶着颜彦,颜彦趁势搭着她的手跪下去了,“多谢晋阳大长公主的体谅。只是今日乃正式初次登门拜会,礼不可废。”

    果然,颜彦这一拜,老太太的脸上才有了几分笑意,“难怪太后和皇上没少夸你,确实是个聪明懂事的,不骄不躁,有礼有制,坐吧。”

    “谢大长公主,这是晚辈的一点心意。”颜彦淡淡一笑,从青苗手里接过礼单递给了陈宸,陈宸接过礼单送到了老太太面前。

    老太太略过了一眼,“这藕粉想必又是你自己的新东西了?”

    “回长公主,是,《神农本草经》上称莲藕为‘灵根’,经常食用能补五脏和脾胃,还益气补血,只是莲藕性寒,不可多吃,可如若不多吃,又起不到补五脏和脾胃以及益气补血之功效,故而晚辈想了个法子,做成了藕粉晒干,用滚开的水冲泡,变成了味甘性温之物,此外,还有一个意想不到的功效,可以安神助眠,太后老人家试过,她如今几乎每晚都要吃上一小盏。”颜彦恭敬地说道。

    “难为你有这个心。”老太太说完见颜彦还立着,忙瞋了陈宸一眼,“宸儿,还不快把百惠郡主扶去入座。”

    颜彦一听,屈膝告了个罪,坐到西边第一个位置,陈宸挨着她坐下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